🏡
PTT小說網
x
    ……

    ……

    凌長者最終還是離開了,他不可能以一己之力與整個阿爾卑斯山學府抗衡,單單是拼盡一切都要捍衛阿爾卑斯山學府尊嚴的佩里院長他都很難對付,更不用說幾大學院里都還有幾位實力不遜色于他的高手,若真的惹惱了她們,凌長者可能真的很難安然無恙的回到卡薩世族了。

    接下去阿爾卑斯山學府和卡薩世族究竟會有怎樣的踫撞,那也不是莫凡可以管的了,這是她們自己認為正確的選擇……

    這幾日,莫凡一下子受到了阿爾卑斯山學府的姑娘們別樣的熱情,在這樣的花叢之中被簇擁著的感覺,簡直不要太爽,恨不得自己找一個地方蓋一棟房子,從此就住在這里了,每天醒來可以听見含蓄又撩人的嬌笑聲,隨意的走在某個校園角落便能夠撞見一位清新脫俗的認真修煉女子,夜里更充滿了無限香|艷總有那麼幾位多愁善感的小姐姐需要自己與之促膝長談。

    可惜啊,該走還是要走的,不然聖裁院會親自過來把自己抓過去!

    “就麻煩你們了。”珈藍老師臉上露出了一個溫和的表情。

    “舉手之勞,何況我們打擾了這麼多天,本就應該為你們做些什麼。”李教授笑呵呵的回應著。

    “放心吧,我們會把她安全送到聖裁院的。”鄭教授說道。

    卡薩世族的人已經知道了是誰對赫卡薩下毒咒,他們自然也會想盡一切辦法來截獲伊迪絲,以此來泄憤。

    珈藍老師知道莫凡等人還要去聖裁院,于是便希望莫凡一行人將伊迪絲押送到聖裁院去,這件事李教授很自然的答應了。

    伊迪絲被喬裝打扮成了明珠學府隨同學員的模樣,卡薩世族的人自然不會想到這一手,等他們大怒的找阿爾卑斯山學府麻煩的時候,人已經在聖裁院,聖裁院是不可能容許卡薩世族那樣撒野的!

    “等雪再薄一些你們再出發吧。”珈藍老師說道。

    “莫凡呢,怎麼沒有看見他?”

    “不知道,可能還在一一和美女們道別吧。”趙滿延一嘴酸的說道。

    以往他趙滿延屢戰屢勝,很少有他泡不下的妞,可在這阿爾卑斯山學府,遍地的花兒,自己竟然沒有成功的采摘到一株半株,她們的防備心理太嚴重了,再加上如今她們的偶像全部變成了莫凡……

    沒多久,莫凡、布蘭妾、海蒂三人便出現了,布蘭妾和海蒂也明顯換了裝扮,穿著明珠學府的衣裳,事實上明珠學府這次前來也根本沒幾個人,可卡薩世族的人根本不會去理會明珠學府,哪里會去算他們到底帶了多少人來。

    “你們兩個也跟我們去聖裁院?”趙滿延有些意外的看著變了裝束的海蒂和布蘭妾。

    布蘭妾與海蒂兩大美女今日這個裝扮實在讓人眼前一亮,就宛如兩位極品麗人,處處散發著最迷人的嫵媚與優雅,由于肌膚的雪白,身高的相似,她們站在一起還真像是一對完美的天使姐妹,要不用面紗來遮擋遮擋,走在城市大路上,肯定要引發連環車禍的!

    “怎麼樣,是我選的!”莫凡很滿意自己的杰作。

    “對我口味!”趙滿延說道。

    海蒂和布蘭妾穿舊了阿爾卑斯山學府的衣裳,換上這種平日里女孩們的衣服反而有幾分不自在,可考慮到現在的情形她們也只能夠默默接受。

    海蒂倒還好,她不算是完全清心寡欲的久居阿爾卑斯山,時不時也會到市區里去游逛,布蘭妾到是明顯足不出戶的,那窄窄的彈性牛仔褲完全貼在她的臀上,便感覺自己整個臀型都跟無物遮擋一樣暴露在空氣中,雖然很有彈性,但也很不習慣。

    “出發吧!”

    “走 !”

    鄭教授是一位召喚系法師,這前往聖裁院的上路還有一段很長的距離,靠步行肯定是很累的,他難得召喚出了他的莽山獸,眾人坐在這頭大型的召喚獸背上,感受著周圍壯麗的風景,任由薄薄之雪落在肩上,與美人調笑幾句,何嘗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

    山路顛簸,鄭教授的這頭莽山獸卻是格外的穩當,想來是長年累月被鄭教授拿來做苦力做su用的,沿途也有一些小妖在附近竄動,可這頭召喚獸一個鼻息就能夠把它們嚇得魂飛魄散。

    ……

    大概走了有半天時間,聖裁院的山門才終于得見,也不知是阿爾卑斯山的什麼位置了,海拔更高,到處都被厚厚的積雪覆蓋著,茫茫的白色被一些山脊背分出了不同的層來,光線不同的陰影也才能夠勉強分辨出這些雪山的大致輪廓……

    “順著這雪階梯往上爬,上面就是聖裁院了。”布蘭妾老師指著上面說道。

    “恩,我們趕緊上去吧。”

    爬上了冗長的雪之山梯,到達了最頂端的時候,忽得看見了一個由十幾座山峰並排圍在一起而形成的盆谷,盆谷如一個大地之碗,被那些山峰們高高的托起,承載著日月之精華,吐納著阿爾卑斯山靈氣……

    雪下得開始密了,朦朦朧朧的可以看到盆谷中有十幾棟布局整齊的古派歐式建築,燈火神聖,靜穆莊嚴。

    順著修建好的道路往下,大家踏入到了這峰碗盆谷,沒多久便有幾名穿著聖裁制衣的法師出現了,他們盛氣凌人的懸浮在空中,絲毫沒有落到地面與莫凡等人談話的意思。

    詢問了大家身份後,他們依舊沒有落到地面,而是在空中引路,將莫凡這一行人帶入到了聖裁院之中。

    ……

    進入到了聖裁院的眾神大殿,這才有幾個女佣模樣的人過來接待,帶大家到分散在不同位置的木屋住所去更換衣裳,免得被融化的雪給凍傷,這阿爾卑斯山高峰的雪威力可不容小覷。

    布蘭妾和海蒂將伊迪絲移交給了聖裁院的一名聖裁法師,更是親自看著伊迪絲被押解到聖裁院大牢後,兩人才放心的回來。

    途徑了眾神大殿時,她們看見了一名女子坐在空無一人的眾神大殿里,旁邊有一杯冒著熱氣的香茶,身後有一位如同雕像一樣一動不動的騎士。

    這名女子蒙著面紗,她目光隨意的掃過了經過這里的海蒂和布蘭妾,並沒有主動開口說話。

    布蘭妾和海蒂也不是願意交談的人,她們在女佣的指引下前往自己的住處了,但不知道為何這名女子總給人一種不同尋常的感覺,讓人禁不住去多看幾眼,偏偏每次去認真凝視的時候,又仿佛是一種冒犯,不由的產生幾分怯意。

    布蘭妾和海蒂離開沒多久,莫凡換上了干爽的衣服,正打算找她們兩個詢問交界的情況,剛步入到眾神大殿里,一個眼神立刻迎了過來,莫凡也愣住了,帶著幾分詫異的看著這個蒙著面紗卻英氣逼人的女子。

    “白無常婦?”莫凡看著她,脫口而道。

    “真不巧。”英氣逼人的女子對莫凡的出現並不意外,淡淡的回了一句。

    莫凡實在不想和這個讓自己惡心的女人打交道,轉身就要走,女子輕輕一笑的道︰“你害怕我?”

    “我怎麼會怕一個活死人。”莫凡還真就不滿了,直接坐在了她的對面。

    “我的生命純淨如雪,不信你可以湊過來聞一聞,看看我身上是不是會散發著只有活死人才有的腐爛的臭味。”女人說道。

    “你的身體可能不是臭的,靈魂一定是,這個靠鼻子是聞不出來的,但我有一雙火眼金楮,什麼妖孽都能夠立刻分辨。”莫凡毫不客氣的說道。

    正說著話時,幾名年長者從另外一個門中走入到了眾神大殿里,其中一個正是當時負責保護赫卡薩的赤衣家臣,他此時如同隨從一樣跟在一名年長者的身後。

    那位年長者看到了端莊而坐的女子,立刻快步前來,並行了一個禮,道︰“多謝神女殿下出手相救,不然小佷性命堪憂。”

    “舉手之勞。往後還請叮囑小公爵私生活嚴謹幾分,別如此輕易讓一些卑賤別有企圖的小妖女靠近。”伊之紗說道。

    “那是當然,我听聞神女殿下這次前來是為萊茵世家的一位金耀騎士討回公道,我平日里也看不慣某些人橫行霸道,目無法律,屆時有什麼需要的話,神女殿下請盡管開口,我們卡薩世族一定會為神女殿下分憂。”那位年長者恭恭敬敬的說道。

    說完這番話,年長者便帶著他的隨同們離開了眾神大殿,眾神大殿又一下子只剩下了莫凡、伊之紗以及伊之紗身後的雕像保鏢。

    莫凡看著離開的那位卡薩世族的議會長老,陷入到了沉思之中,良久後,莫凡猛的將目光鎖定在伊之紗的身上!!

    “為何這樣盯著我?”伊之紗笑了起來,笑容中透著幾分是邪非邪的味道。

    “伊迪絲是你的人!”莫凡對伊之紗說道。

    伊之紗沒有回答,而是用那雙狡黠的眼楮告訴莫凡答案。

    “所以你根本就不是來這里對我控訴的,不過是找一個合理的理由來這里恰好救下赫卡薩?”莫凡再一次質問道。

    “我是真心實意的希望你受到應有的懲罰。”伊之紗保持著剛才那個笑容。

    這個笑容卻已經讓莫凡明白了一切!!!

    這才是真相嗎?

    更可怕的是,除了自己,其他人依舊一無所知!!

    阿爾卑斯山學府,卡薩世族,包括自己,都變成了伊之紗手指上的一枚……

    (明天要回福州咯,坐車會很累,明天更新就可能出問題,如果大家11點前沒看到更新就別等了哈~~~~~~)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