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雪簌簌似衣裳脫落,爐火 啪,也像是在暗示著某個激情的撞擊,呼吸聲是那麼的重,相互都可以听見。

    蒼天大地,男人哪里是需要藥這種東西的,只要一個女人像現在這樣吐氣如蘭、氣息重重、含情脈脈的站在自己面前,便跟被灌下一萬斤春|藥一樣,唯一的解毒方式就是撲上去,廝殺個痛痛快快!

    “那個……我有女朋友了。”不知道哪跟腦子抽了,莫凡忽然間冒出了這樣一句話來。

    “啊?我沒問你這個。”布蘭妾說道。

    “那你問了什麼?”莫凡說道。

    “我問你你不喜歡我嗎?”布蘭妾明顯是被燥得神志不清了。

    我勒個去!!

    “布蘭妾老師,你可能確實有些生病了,我扶你到屋子里躺好,你休息休息。”莫凡感覺布蘭妾很不對勁了,同時又不敢就這樣離開。

    布蘭妾神智都到這種程度了,萬一她跑了出去,便宜了哪個混蛋狗東西,還不如自己來做這個畜生啊。

    “哦,好像是,我對你說了一些奇怪的話。”布蘭妾自己也好像時而清醒,時而模糊。

    莫凡扶她到房間里,將被子拉開,卻立刻看到了一些精致的小內|衣,天吶,那麼小的布料,真得包裹得住那麼翹圓的部位嗎?

    “你躺好,那個茶我給你倒掉了,發燒不適合喝這個……”莫凡說道。

    “哦。”布蘭妾躺進了被窩里,一雙美麗的眼楮像一個小女孩一般盯著莫凡,幾分羞澀,幾分期待,也有幾分迷茫。

    “睡一覺,人就好了,不要到處亂走,我怕你會有事。”莫凡趕緊說道。

    “好。”布蘭妾點了點頭,過了一會兒才道,“你守著我,可以嗎?”

    “會出人命的。”莫凡嘀咕了一句,見布蘭妾一臉疑惑不解的樣子,急忙改口道,“不太合適吧。”

    “沒關系,我只是有點害怕,很久沒有像現在這樣生病了。”布蘭妾說道。

    莫凡還真怕她跑出去,于是點了點頭道︰“我在廳里,有什麼事……哦,最好別叫我,我也很困了。”

    “嗯,知道你在就行。”布蘭妾已經徹底淪陷了。

    莫凡看到布蘭妾完全變成了一個心智都有些低的女孩,感嘆自己錯怪了穆白,他明顯不像是業余的,反而更像是一位老司機!

    ……

    莫凡坐回到了木沙發上,面對著壁爐的火焰。

    過了一會,莫凡側過去,目光穿過沒有關上的門,看著鵝絨一般的床鋪,被子的輪廓勾勒著布蘭妾微微蜷縮如小貓的身子,很難想象一個身材高挑成熟的女人也可以在被窩里變成這麼嬌小玲瓏,露出的玉潤香肩與鎖骨看上去格外柔弱,讓人升起保護欲|望。

    “看來我一定是能夠超凡入聖的。”莫凡自嘲的說道。

    連他|媽絕色美女帶著異國風情的都可以拒絕,還有什麼修為的檻是過不去的??

    “看在是藥物的份上,這次就算了,哼哼,要是被我人格魅力折服的,分分鐘推倒,決戰到天亮!”

    火爐烘烤的格外溫暖,不知不覺莫凡也睡了過去。

    講道理莫凡也佩服自己,這種情況下都能夠睡過去,難道就不怕餓羊撲虎?

    可他就是睡過去了,跟這幾天太累沒合眼有關,也跟他再不睡過去下半身要爆了有關,布蘭妾身材和容顏都太贊了,那份成熟與典雅更撩人至極,要再不打昏自己,遲早要出事。

    雪還在下,時不時听見屋檐上一堆的雪塌落下,發出的響聲也不打擾人清夢。

    布蘭妾也睡過去了,她應該是感覺到自己身體異樣了,同樣是強迫自己睡下……

    只是,在她心中還有一個疑惑︰

    在莫凡眼里,自己真得那麼的普通平凡嗎,他為何一點都沒有對自己動心,他全身上下都沒有散發一點點正人君子的氣息,平日里眼楮亂瞟,僅僅是有賊心?

    而莫凡在睡著前困擾的是︰我是不是一開始就立錯了志向,不應該立志要娶兩個老婆。假如立志娶一個,漫長的歲月里做了一點錯事好像也不是那麼不能夠原諒。可立志娶兩個老婆,還做出這種事來,就變得人神共憤了?

    ……

    “咚咚咚……咚咚咚……”敲門上驚醒了莫凡,莫凡從椅子上醒了過來,人還有些迷糊的就去開門了。

    門一打開,一頭亞麻色長卷發的海蒂站在面前,露出禮節性笑容的她看到開門的人,神情一下子就僵住了,好半天沒有回過神來。

    莫凡見到海蒂的表情,也馬上意識到問題了。

    不過,莫凡也不是沒有經過風浪的人,他面不改色的問道︰“這麼早找我有事嗎?”

    “這……這是布蘭妾老師的房間。”海蒂也有些懵了,底氣不足的道。

    “哦,她身子有些不太舒服,這個房間的爐火又生不起來,我跟她換了一下。”莫凡說道。

    “這樣啊,嚇我一跳,那你的房間在哪,我找布蘭妾老師有事。”海蒂舒了一口氣。

    “在南雪彎,山泉最後一間就是我的。”莫凡給海蒂說道。

    “好,謝謝。”海蒂點了點頭,將信將疑的離開了。

    莫凡一副不用謝的表情,緩緩的關上了木門。

    木門發出聲音的那一刻,莫凡狂奔到布蘭妾的床鋪前,她顯然也醒過來了,也听到了海蒂的聲音。

    昨晚的事情,她都記得,清醒後的她第一反應倒不是質問,而是瞪大眼楮看著莫凡,詢問她現在該怎麼辦,她很注重清譽!!

    “還愣著干什麼,披上大衣,從另一邊到我屋去啊!”莫凡這會也不管了,被子一掀,隨手拿了旁邊的一件大衣給還有些傻乎乎的布蘭妾。

    “嗯。”布蘭妾快速的披上了衣裳,真的如一位剛做了違背羞恥下線的女子,慌慌張張的按照莫凡說的去圓謊。

    看著布蘭妾匆匆離去,莫凡怔在原地︰老天爺保佑她不會想到那藥是自己弄的,不然自己真的死無全尸了!

    媽的,到底是哪個傻|逼玩意兒想的這坑爹下藥主意!!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