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場決鬥最終還是以莫凡大魔頭取得了勝利,而莫凡在決鬥場上所說得那番囂張藐視全世界青年高手的話,也自然像流感一樣在世界各地擴散,頃刻間成爲了近期所有魔法師們談論的話題。

    “寧雪,我前陣子還一直在發愁,怎麼給我們凡雪山做一波像像樣樣的宣傳,至少得讓全國人民都知道我們凡雪山,但現在我覺得這筆經費可以省下來了。我們大當家的不僅是讓全國人民記得了我們,連國際友人都知道凡雪山出了個莫凡……”穆臨生一邊用計算機飛快的計算省下的宣傳費,一邊對穆寧雪說道。

    說完,穆臨生還把數字遞給穆寧雪看。

    “那件礁金鎧魔具做得怎麼樣了?”穆寧雪問道。

    “工匠按照我們要求多次回爐重造,估計不願意給我們改了。寧雪啊,就這次莫凡表現出來的實力,我看鎧魔具什麼的就算了,不是天級的配置,完全不頂用啊?”穆臨生說道。

    穆寧雪也很爲難,當初莫凡從希臘回來的時候,她就爲莫凡準備了一件很不錯的鎧魔具,是利用非常純淨的礁金元素來打造的,能夠抵禦得了非常強大攻擊的鎧魔具,可近年來莫凡的實力提升速度非常快,總覺得那種級別的防具對莫凡來說太雞肋,於是穆寧雪又加大了投資,讓工匠把它進行強化,奈何怎麼強化都好像趕不上莫凡的修爲和他所要面對的對手。

    這種感覺就好像是一位不常在孩子身邊的媽媽,好不容易給孩子織了件毛衣,卻發現這小崽子一下子就長高長壯了很多,拿回去改下次再帶過來要給他穿,發現又不合身,成長速度跟吃了激素似的!

    “你把那件鎧魔具賣了吧,俞師師在爲莫凡做天種,看看能不能收購到一些她需要的巖材料。”穆寧雪對穆臨生說道。

    “賣了??花了那麼多心血……好吧,好吧。”穆臨生苦笑的說道。仔細那麼一想,莫凡如果具備碎石圈天門這樣的技能的話,一件礁金鎧魔具應該確實對他起不到太大的作用。

    “這些省下來的經費,也用來收購俞師師需要的那些巖元素。”穆寧雪說道。

    “寧雪,這樣吧……反正我們大當家牛b已經吹出去了,我們乾脆就以那天圍繞着大當家的決鬥做一個凡雪節。魔法協會授意的正規決鬥非常少,大當家算是一個特例,不管是魔法師還是普通人,其實都是對強大魔法有着很高的追崇,以後我們每年這一天都像一種節日一樣舉辦,拉點城區設計,弄點免稅優惠,叫點明星,請些一條街美食廚師,舉辦點別的合規項目,然後最後重頭戲就是大當家和那位挑戰者的決鬥?”穆臨生說道。

    莫凡這個牛b已經吹向了全世界,現在估計百分之九十九的魔法師都想狠狠的揍莫凡一頓,再加上合規的正式高階以上魔法決鬥其實很少,人們又有這方面的觀看需求,相信圍繞着莫凡這個向全世界發起的挑戰書能夠形成一個大效應,推動凡雪山的發展,不然凡雪山有可能僵在一方地主這個問題上,不能夠上得了大臺面。

    “可以,挺好的。”穆寧雪之前就爲莫凡接了無數挑戰書了,她也注意到有很多人其實都很希望看到這樣的戰鬥,就像當初拿了飛鳥基地市青年第一的何耀,他前來挑戰都引來了那麼多人聚集在凡雪山下,莫凡這傢伙比自己會惹事多了,眼紅他的,支持他的人,都非常多,他的挑戰相信肯定會像這次和祖向天的決鬥一樣,滿城期待。

    祖向天又不代表全世界,甚至都代表不了全國,莫凡這樣挑釁,相信來年必定會有更強大的對手前來,這對莫凡來說也是一次磨練。

    “只要大當家不輸,我們可以一直舉辦下去。”穆臨生說道。

    “他不會輸的。”穆寧雪很肯定的說道。

    就像當初在穆氏莊園,最初和宇昂的決鬥上,莫凡永遠都會帶給別人意想不到的能力,以前穆寧雪不瞭解莫凡,現在她很清楚,擊垮祖向天,莫凡根本就沒有動用真正的實力。

    他還保留着一些東西,當初和宇昂的決鬥,所有人都認爲他火系走向落敗時,雷系的出現震撼了所有人……

    很多人看到莫凡傷痕累累的擊敗了祖向天,算是險勝,可莫凡真的是險勝嗎?

    火系,莫凡沒有用過。

    莫凡火系已經達到了超階,而在心夏那裏靜心潛修的小炎姬恐怕徹底蛻變了,不出意外的話,火系纔是莫凡現在真正的底牌!!

    ……

    “啊?這不大好吧,雪雪你現在要給那麼多人發工資,收集巖元素的事情,我自己可以搞定的。”莫凡說道。

    “你自己去做的話,只會花費很多時間,畢竟像這種純度極高的元素石其實不一定都在競拍會中,不少還散落在一些閒散法師手上,以凡雪山名義來收集的話,那些害怕被坑騙的人也會比較放心的賣給我們,也可以積少成多嘛。”穆寧雪說道。

    “也行吧。我自己弄確實有點費勁。”莫凡也沒有再推辭了。

    天種需要的材料數量龐大,有些小東西還稀有特殊,莫凡明天就得出發去希臘了,把穆白弄活過來後,還得繼續尋找圖騰……

    “那就這樣決定了,嗯,早點休息。”穆寧雪將燈關掉,披上了一件薄薄的擋風衣便往門外走去。

    “嗯??雪雪,你還有別的事嗎?”莫凡滿臉的問號。

    “沒有了。”

    “那你去哪,不睡嗎?”

    “回我自己房間。”穆寧雪轉過頭來回答道。

    “難道你不應該把衣服換了,到被窩裏來,我都暖好了。”莫凡挑着眉毛說道。

    “我們畢竟還沒有什麼儀式,完全住在一起不大好。”

    “行,那你先回屋,一會你開個小透氣窗,我瞬移過去,嘿嘿嘿,這樣偷偷摸摸的,確實更刺激,雪雪原來你喜歡這樣。”莫凡說道。

    “……”穆寧雪看了眼莫凡,忽然覺得應該叫人再檢查一下莫凡的腦袋,是不是有什麼暗傷留在了裏面。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