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圖爾斯並不覺得這番話有什麼問題。

    真正的禮儀,在貴族裏是從三歲就開始教導的,每一個笑容,每一個手勢,每一個步伐,都應該非常嚴格,從骨子裏散發出一種與衆不同的氣質!

    是個人都知道,葉心夏來自於中國,還是一個社會底層家庭,帕特農神廟不問出身,也不問國籍,只要是神魂選中的人他們都會真誠的奉爲聖女,所以帕特農神廟也從來不會去在意關於葉心夏出身和國籍問題……

    但和自己一個傳承上千年的古老地中海家族談論禮儀文化,圖爾斯便覺得她未免也太把自己當一回事了!

    沒有他們圖爾斯的支持,連伊之紗都別想好好坐穩她神女的位置,她一個半路撿來的聖女,有什麼資格在自己面前如此清高自傲?

    ……

    幸好這場晚宴是帕特農神廟自己的晚宴,參與的外人不算非常多,否則這樣一件事傳出去,也真不知道會造成多大的影響。

    “圖爾斯先生,在中國,一個再貧窮的家庭也會細心的教導他們的男孩,不要冒犯,不要欺凌,不要作惡;會教導他們的女孩,要學會自愛,要保持禮數,要懂得尊重……我很喜歡歐洲的禮儀,熱情、友善、不拘小節,但我還是會遵守我家庭教導我的傳統中國禮儀,所以也請你尊重我信奉的禮儀文化。”心夏語氣在前半段的時候保持着一種敘述的平和,在最後一句話的時候,卻加重了語氣。

    一個不懂得尊重別人文化的人,強加上自己的習俗思維,本身就是一種冒犯。你不懂,我可以告訴你,我告訴你了,你還堅持,就是犯賤!

    圖爾斯雖然是伊之紗的敵人,心夏只是保持友好出席,但也不代表他是自己這邊的援手,即便是援手,不想跟你跳就是不想,要不是聖女禮儀裏不允許說滾字,剛纔聽到圖爾斯有意嘲諷自己家庭時,心夏已經讓他滾蛋了!

    儘管男女授受不親的這個說法確實很古老守舊,但在如今這個國際文化滲透的年代裏,依然還有許多女孩跟心夏一樣,保持着這個想法,總不能允許你拋棄舊思想放飛自我,卻不允許有人遵守自己覺得更適合的思想?

    做到互不嘲諷,互相尊重就可以了。

    ……

    “圖爾斯先生,聖女確實有她的一些中國習俗,就請不要勉強了,並不是她對您有什麼偏見。”塔塔這個時候發現氣氛不對勁了,急忙跳出來緩和道。

    “我本對圖爾斯先生沒有什麼偏見,現在有了。”心夏補了一句話。

    “您這是什麼意思??”圖爾斯愣了愣。

    心夏沒有回答,這個時候莫凡已經走到了這裏,他對心夏豎起了大拇指,隨後幫心夏道:“就是讓你滾,你懂了吧?”

    塔塔、海隆、幾位大祭司一看到莫凡,臉色一下子就跟塗了屎一樣難看,果不其然,他一句話直接就引爆了晚宴,讓包括圖爾斯在內的所有人都跟吃了屎一樣難受!

    “呵呵呵,讓我滾??普天之下怕是沒有人敢這麼跟我說話!”圖爾斯反而大笑了起來。

    “聽清楚了,我叫莫凡,來自於你說的那個很簡陋的家庭。我家心夏說得沒有錯,從小我們父親就教導我們家男孩,不要冒犯,不要欺凌,不要作惡。但對你這種人,我們雖然沒明着告訴我們要怎麼做,但大概意思就是,不要打殘,讓他能滾!”莫凡把話是說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

    老嬤嬤塔塔聽完這句話,兩眼一翻,差點沒昏過去。

    圖爾斯家族的人啊,咱們雖然沒拉攏,但也千萬別得罪啊!!!

    塔塔剛要派人將莫凡擡出去,心夏卻瞪了塔塔一眼。

    “殿下,這樣下去可是會要出大事的,殿母會對您非常憤怒的。”塔塔說道。

    “塔塔,如果殿母希望我做一個爲了票選而沒有半點底線的神女,那我想我不是她合適的人選了,我爭奪的神女之位,是我想要的能、夠爲世界祈福的神女,不是您和殿母想要的能夠討好所有人的神女。”心夏認認真真的對塔塔說道。

    “說得可真好。”阿莎蕊雅在一旁,笑盈盈的說道。

    這邊心夏在表明自己的態度,另一邊莫凡和圖爾斯已經劍拔弩張了,兩人周圍的空氣都莫名的冷了幾分。

    “莫凡?你就是那個自稱是世界上最強法師的莫凡??”圖爾斯看着莫凡,臉上露出了譏笑。

    “消息傳得蠻快的啊,連你這種深深老林的小混蛋都聽說了。不知道爲什麼,在大街上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覺得你有點噁心,起初我以爲那是我內心的嫉妒在作怪,沒有想到是我的混蛋掃描器發揮了作用,準確的鎖定了你。”莫凡說道。

    “看來你們兄妹倆是把鄉野野蠻那一套搬到了帕特農神廟,難怪我說回到帕特農神廟的時候嗅到了一股子怪味,總覺得和以前有些不大相同了。我們希臘,我們雅典,我們帕特農神廟,什麼時候輪到你這個地溝裏來的老鼠在這裏說話了。”圖爾斯明顯也是什麼話都敢講的類型,既然大家都撕破臉皮了,那還有什麼好客氣的!

    “我剛纔還在和我朋友說,你是一粒老鼠屎。”莫凡說道。

    “我這人不喜歡與別人做口舌之爭,髒的話,只會髒了我的品格。我乃圖爾斯七世,我的祖先曾爲帕特農神廟鎮壓最殘暴的泰坦巨人一族,保衛過雅典,守護過帕特農神廟,你呢?”圖爾斯反問道。

    “那是你的祖先,跟你又有什麼關係?一個值得崇敬的民族不代表它不會誕生混蛋。”莫凡問道。

    “你!!你在侮辱我的家族!”圖爾斯大怒道。

    “我沒侮辱你家族,我只針對你,我就問你,你有什麼用,你做了什麼,你讓我看到的除了你那種無禮自以爲是還有混蛋性格之外,什麼都沒有,要說侮辱你家族,我看你纔是在侮辱。別人拒絕你跳舞,你就說人出身,我覺得一個真正有底蘊的家族是不會教他們的子弟說這樣的話,所以這一切就是你自己的自尊心在作怪,麻煩你別再說話了,免得給你們家族丟臉了。”莫凡說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