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圖爾斯儘管已經憤怒到了極點,面對阿莎蕊雅,他卻不得不強憋下去,這使得他的胸脯幾乎鼓了起來,好像裏面有什麼東西要炸開。

    他轉頭離開,步入到了山崖另外一頭的樹林裏。

    回到自己的屋子裏,圖爾斯猛的擰開了所有的酒,像是要澆滅今天所受到的一切屈辱火焰一樣將這些白葡萄酒往喉嚨裏灌!

    一口氣喝了四五瓶,圖爾斯整個人都有些麻醉了!

    “你們都給我等着,我圖爾斯絕對會讓你們爲今天的行爲悔恨!”圖爾斯重重的將手砸在桌面上。

    ……

    ……

    一大清早,帕特農神廟就發生了一些小騷動。

    圖爾斯算是阿莎蕊雅請出山來的,並且人們都知道圖爾斯家族和伊之紗有着比較深的恩怨,所以圖爾斯必定是站在伊之紗的對立面。

    但撞鐘的老人看見了圖爾斯前往了伊之紗的聖女殿,而撞鐘老人的嘴就像是他撞開的鐘聲一樣,很快就會讓全神山的人都知道。

    莫凡從一陣清冷的花香氣味中醒來,正好就聽見院落裏那幾個希臘小少女在談論着這件事。

    “這人是不是腦子有點問題?”莫凡自言自語了一聲。

    洗漱完,莫凡散起了步來,不由自主的走向了廟山圖書館。

    關於泰坦巨人的事情,莫凡瞭解得不算很多,既然要和一個專家比技,說什麼也要豐富一下自己的知識,當然也順便從神廟的文獻裏找一找關於圖爾斯家族的事蹟,看看他們以前到底做了什麼,可以讓他們的後輩這麼囂張猖狂,爲所欲爲!

    走到自己熟悉的位置上,這裏正好可以眺望到雅典城心一角:街道如細細的紋理一樣,車輛人羣混在一起幾乎看不到流動,可以知道讓自己並不是身處在一個深山老林高山孤嶺中,一覽城市的繁華,卻聽不見半點喧囂。

    不巧的是,今天這個自己喜歡的座位被人給佔了。

    那是一個躺牀,古色的檀木,柔軟的靠枕,往裏面看是一排排有序的書架,往外面便是水簾飄窗。

    神山可不是隨便什麼人都可以進得來的,所以其實無論是住宅的地方,活動的區域,休閒的場所,一般都是專場。

    “神山這麼大,人這麼多,偏偏我們一大早就在這裏撞見了,就這緣分如果不約個炮,實在有些可惜,你說是吧,阿莎蕊雅?”莫凡笑眯眯的看着阿莎蕊雅。

    阿莎蕊雅很多時候都是那麼得慵懶,要麼躺在她專有的懸屋上,要麼躺在圖書館裏看書,只要不開口,不閃爍着那雙小狐狸一樣嫵媚多情的眼睛,她真得很有靜水女神一般的氣質。

    “看來昨晚小心夏沒有餵飽你?”阿莎蕊雅笑着迴應道。

    她好像在這裏很久了,臉上有那麼一絲倦意。

    她伸了伸懶腰,也不在意莫凡的眼睛。

    圖爾斯那炙熱的眼神讓人非常的厭惡,莫凡的眼神……也好不到哪裏去。

    “昨晚她忙事情去了。同樣是聖女,爲什麼你每天不是打盹、看書、看韓劇,我家心夏卻總是見不到人影……”莫凡有些抱怨道。

    “可能我本來就比較閒。”阿莎蕊雅說道。

    “對了,你邀請來的那個圖爾斯,我剛纔聽人說他投靠伊之紗了。其實你也不用因爲我和他對着幹就把他踹了,我這人沒有那麼小心眼的,工作立場這種事情嘛……”莫凡說道。

    “吃早飯了嗎?”阿莎蕊雅直接轉開了話題,詢問道。

    “還沒。”莫凡心中一喜,看來人家是要邀請自己吃早飯。

    難不成她知道自己會來這裏,特意在這裏等着的。

    就說那圖爾斯那種廢物怎麼可能招阿莎蕊雅喜歡?

    “想吃什麼?”阿莎蕊雅問道。

    “杭州小籠包。”

    “……”

    ……

    阿莎蕊雅真是一個有神通的女人,在雅典的華人街,她真給莫凡找到了一家賣小籠包的店。

    更難得的是,這家小籠包竟然比國內不少打着杭州小籠包旗號的店都更正宗,薄薄軟軟的皮,肉汁肉餡香得滿嘴都是,一口一個,蘸點小辣醬,簡直是最完美的早餐。

    “原來你吃不了辣,哈哈。”莫凡看着不停吐舌頭的阿莎蕊雅,嘲笑道。

    “早上,我還是喜歡清淡點。”阿莎蕊雅臉頰已經被辣紅了,兩隻手不停的在小舌頭邊煽着,樣子倒是非常可愛

    “你會錯過很多人間美味的,如果吃不了辣的話。”莫凡很認真的說道。

    “我會嘗試的。”阿莎蕊雅喝了一口冰水。

    “圖爾斯的事情,怎麼了?”莫凡又忽然間把話題回到了這上面。

    圖爾斯到底在帕特農神廟處在什麼位置上?

    這點其實看帕特農神廟對待他的態度就可以知道,這個家族是連聖女級別都要禮敬三分的,換做是任何一個在希臘古老而又神聖的世家,他們只要在聖女面前有半點冒犯之意,不管他是什麼通天人物的子嗣,一定會遭到帕特農神廟最嚴厲的懲罰。

    聖女,就是帕特農神廟的神,不容許半點褻瀆。

    可圖爾斯就是敢那樣做,並且到現在毫髮無傷,最重要的是,在帕特農神廟效忠哪位聖女代表的是最重要的忠誠,基本上一輩子的事情,圖爾斯說變就變,依舊沒有人對他進行處罰……似乎應證了趙滿延最早說的,圖爾斯的背景真得很深很深。

    “其實也沒什麼,他想和我上-牀,我對他沒有興趣,他覺得自己被侮辱了,想報復我,所以投靠了伊之紗。”阿莎蕊雅說道。

    “我靠,畜生。他還真把自己當個東西了,想上我兄弟,看來昨天我真是對他仁慈了,直接把他打成一坨狗屎,讓他變回原形!”莫凡罵道。

    “你在說什麼呀,誰跟你兄弟?”阿莎蕊雅被莫凡的話給逗笑了。

    莫凡撓了撓頭,怎麼不小心把那天和趙滿延的表明態度給說出來了,被圖爾斯那麼一噁心,直接說出來了。

    “口誤,口誤,我們……我想想,哦,對,你怎麼說是我小姨子,這種對我身邊人有過分想法的人,我跟他比個蛋的消滅泰坦巨人,我先把他給滅了!”莫凡終於找到了一個合理的關係鏈。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