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什麼意思,就是說全世界所有的妖魔戰爭,那些天災妖亂,都是因爲魔法師?”趙滿延說道。

    “是,一切的禍源就是魔法師,魔法師爲了修煉瘋狂的掠奪着有限的資源,魔法師爲了利益不停的殺死和捕捉魔神的幼年後代,魔法師是獲得了至高無上的力量,但卻使得他們那些從沒有掠奪過半點魔法氣息的普通人跟着受罪。”夏柏說道。

    莫凡還是第一次聽到這樣的言論,臉上滿是吃驚之色。

    “這都是什麼破玩意兒理論。”莫凡罵道。

    “不管這個理念破還是不破,至少這個世界上有不少人還真就信了,他們堅信是魔法師的出現導致了妖魔總是對人類虎視眈眈,也堅信是因爲魔法師違背魔神的意願修煉魔法,惹怒了它們,才使得數千年來妖魔戰爭之火從未停歇。最重要的是以前就有一批人堅信着這一點,現在海平面上升引起的全球災效應,更多的人莫名其妙的站在了烏教會這邊,開始反對魔法師。”夏柏繼續說道。

    莫凡第一次聽到如此荒謬的理念,沒有魔法師,人類估計早就變成妖魔圈養的食物了,竟然還有人反對魔法師的存在,認爲是魔法師害了全人類……

    “據說這個教會是從美國那邊興起的,現在歐洲也有不少他們的會友。”穆白開口說道,“事實上我們國內也存在着這樣一批烏教會的人,只是他們在我們國家沒那麼太好存活,也沒有怎麼進入公衆視野。”

    “有些國家,就是太自由了,自由到一些人把犯賤衍生成了藝術,更把這犯賤藝術發展成信仰。自己成不了魔法師,自己安逸的躲在城市裏,自己在揮霍着有限的資源,居然還要把屎盆子往魔法師們身上扣,人才啊,國外就是人才多啊!”趙滿延感嘆了起來。

    莫凡覺得趙滿延歸結得非常準確,有些人骨子裏的那種賤稍微得到了一些認可後,就覺得這賤是一種真理。

    暫且不管過去的古神是否真得有對人類關照有加、愛護有加,但至少它們繁衍出來的後代組成了這個世界上最龐大最複雜的妖魔體系,妖魔來自於古神,它們的嗜血、殘暴很難說不是從古神那邊繼承來的!

    “泰坦巨人算是最具代表性的古魔神了吧,這麼說我們這次吃飯被人吐痰,原因就在於我們這些魔法師觸怒了古魔神,古魔神踏平了綠芽城島是在警告世人?”莫凡問道。

    “是的,不用想也知道,這次發生瞭如此可怕的事情,那麼多人死去,烏教會的人一定會藉機大肆宣揚,也藉此更聲討魔法師。”夏柏說道。

    “你怎麼會對這些事這麼瞭解,你不是一個剛剛從災地不小心活下來的人嗎?”穆白有些費解的問道。

    夏柏指了指屋子裏的桌上,上面有一張相框,相框裏是一位大概有四十多歲的婦女,她正好就是穿着赤色豎條紋衣服……

    “我奶奶就是烏教會的忠粉,她成天給我灌輸魔法師是這個世界的吸血蟲之類的思想,不過不管怎麼樣我還是很羨慕魔法師的,我喜歡那種凌駕於大自然之上的感覺,可惜我連高中都沒考上啊。”夏柏解釋道。

    “世界人口多,腦殘總會有,一旦腦殘惺惺相惜的聚在一起,是會造成一點小現象,但代表不了什麼,他們就自嗨吧。你是不是應該跟我們說一說泰坦巨人的事情了,我們在找綠芽城島的兇手。”莫凡說道。

    雖然帕特農神廟那邊沒有明說,但莫凡也知道這次和圖爾斯之間的較量,想必勝負的核心就在這個綠芽城島的兇手上了。

    這泰坦巨人踏平了一個城島,引起了整個希臘的轟動,恐慌更遍佈了整個南愛琴,要是不能夠及時將它擊殺,怕是會造成更嚴重的後果……

    “說實話,我當時被嚇傻了,也以爲自己死定了,我只看到了它一個山峯一樣的背影,逆光太嚴重了,我都看不清它是藍星泰坦還是銀月泰坦,隱約記得它背後有一條像……像劍叉一樣的灼印,還冒着溶漿一樣的火焰。”夏柏說道。

    “每一頭泰坦巨人身上都會有不同的魔印,就相當於我們人類的指紋一樣,是獨一無二的。看來我們目標非常的明確了!”穆白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

    “看不出來你有做不少功課啊。”趙滿延說道。

    “我都說了,我負責出謀劃策。”穆白說道。

    “背上有劍叉一樣的魔印,恩,恩,泰坦巨人那麼多,居住在高山上的,棲息在森林裏的,躲在深淵中的,藏在海洋裏的……也不知道這個劍叉泰坦是哪一種。”莫凡分析道。

    泰坦巨人只會選擇一種棲息環境,其中山和林的泰坦巨人勉強還會有足跡這麼一說,也可以通過一些線索來找尋,海與深淵的泰坦巨人就真的太難了,只要它從今往後不出現,讓全世界獵王都出動都不可能將它拿下。

    “它是海巨人。”夏柏很肯定的說道。

    “爲什麼?”莫凡問道。

    “我奶奶是信奉泰坦巨人的……沒辦法,烏教會都有他們信奉的一種古神,哦,我也聽說過你們中國的烏教會會友們,他們信奉什麼圖騰之類的。我奶奶每天不厭其煩的跟我說泰坦巨人,泰坦巨人,所以我對泰坦巨人算是比較瞭解,至少比那些所謂的專家學者們更懂一些,那傢伙是海洋巨人,大概棲息在某個萬米海溝之中。”夏柏接着說道。

    “如果是住在海洋裏,那我們一輩子都別想找到了。”趙滿延苦笑道。

    “你們別一副找到了,就能夠做什麼的語氣。你讓政府派一個軍隊都別想對付得了那頭海洋巨人,別說是你們三。我該告訴你們的都告訴你們了,你們想這裏住就這裏住,不想住就隨便吧,我還是好好睡上一兩個月,等夏天來……”夏柏說道。

    “我們這裏住吧,莫凡,他奶奶的屋子裏好像還真有不少有關泰坦巨人的東西。”趙滿延在屋子裏轉了一圈,對莫凡說道。

    “可以,反正這裏景色也不錯。”莫凡點了點頭。

    “給你們打個七折,一人一天700塊。”夏柏躺在草墊上,懶洋洋的說道。

    莫凡、趙滿延、穆白都瞪大了眼睛。

    “狗日的,我們救了你。”

    “我感謝過了啊,也把重要的信息告訴你們了。住宿哪有不給錢的,我得攢點錢等夏天,不然怎麼扮愛琴海的有錢年輕人,怎麼泡那些空虛的女人們?這是我留在這可怕的克里特島唯一信念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