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

    沿途與陌生的姑娘們有說有笑,時間過得還是蠻快的,只不過莫凡和趙滿延兩個人很快成功拉了那幾個男學員的仇恨。

    很明顯他們的實習老師瓦尼去找了海蒂,他們雖然都對海蒂的興趣非常大,卻不敢得罪他們這次的帶隊老師,他們總不能去找穆白撩騷,自己這邊的女孩兒們又被莫凡和趙滿延兩個人撩得嬌笑連連,自尊心立刻受到了很沉重的打擊!

    男人大部分時候都是相談甚歡的,但只要遇到女性問題上,便會立刻怒目相視,並且一定要進行攀比一番!

    “不知道你們去開羅做什麼,旅游嗎,那你們可得小心了,現在開羅外不太平,時常會有一些亡靈從土壤、沙子里鑽出來,你們幾個跟隨我們的隊伍也算是正確的選擇,至少人身安全會有很大的保障。”在佐薇身後一些,一位看上去氣質高貴的男子開口了,此人穿著上就特別的講究,高靴、紳士帽、爵士衣,舉手投足都透出幾分養尊處優之氣。

    “哦,在下費列羅,出自普羅旺斯的金瑰世家。”費列羅接著說道。

    “費列羅,你們普羅旺斯是不是有著世界上最大的花海,這次我們成功畢業之後,便集體到你家去做客吧?”佐薇笑著說道。

    佐薇在隊伍里人氣挺高的,和每個人都和熟絡的樣子。

    “求之不得啊,到了那里之後,你會感受到我們普羅旺斯每個人宛如花一樣優雅的優秀特質,地區養育不同的人,我曾經去過東邊,那里貧瘠、凌亂的土壤孕育出來的人同樣邋遢、粗魯,所以我對東邊其實一直都沒太大的好感……當然,遇見幾位之後,我還是稍稍有一些改觀的,至少那份敢于和任何人打交道的勇氣值得稱贊。”費列羅話里有話的說著,婉轉的語調讓其他幾個隊伍的女旅客們都不由自主的望向了這里。

    趙滿延和莫凡又不是腦殘,如果這都听不出來對方在說自己土的話,那他們真的可以去死了。

    “哦,我都差點忘記了。”費列羅倒是非常會搶鏡,他注意到不少其他女旅客都注視著自己,于是從行囊之中取出了一個個小小的瓶子,開口說道,“這是我從家族里帶出來的,本就是路途上贈送給陌生的朋友,它們叫做奇花露,只要一滴就可以讓身體保持一個星期的金玫瑰香氣。金玫瑰還是一種友善之花,許多妖魔都不忍心去踐踏,因此大家使用奇花露的時候,一定程度上能夠避免妖魔的襲擊……”

    說著這些話的時候,費列羅便將這些一個個小小的漂亮水晶瓶子遞給附近的人,尤其是那些女性旅客們,費列羅都非常紳士的親自地送上,這讓那些原本只是路人的女旅客們一下子心花怒放,目光在注視著費列羅的時候更待了幾分別樣的期待色彩!

    駝獸隊伍上怎麼也有七八十人,費羅列這一手幾乎讓隊伍里所有的女性都對他好感大大上升!

    優雅的做完這一切後,費列羅唯獨高傲的瞥了一眼莫凡和趙滿延,那模樣就好似在說︰比撩妹,你們兩個土包子還嫩著!

    “莫凡,我很想罵人。”趙滿延有些忍不了了,低聲問道,“裝******裝!”

    “大家憑本事撩妹,你沒有必要罵人家啊,實在不爽就找個機會把他揍一頓,打個鼻青臉腫就好了。”莫凡說道。

    能動手就別吵吵,莫凡一向奉行這個原則!

    旅途上的快樂除了可以結識一些陌生卻嫵媚的女孩們之外,還能夠修理這些自以為是的傻x,這是支撐他們走南闖北的最愉悅原動力了!

    “你們兩個別那麼暴躁,我看他們實力不弱。”穆白這個時候插話道。

    經過一番交談,穆白發現他們應該是歐洲學府里面的佼佼者了,至少絕對不弱于國府隊伍。

    “就算你們可以打贏這些學員,你們打得過他們的那個實習老師嗎?”穆白繼續潑冷水道。

    “穆白,你這人怎麼就老是不上道呢,我們是一伙的,你要搞清楚這點,你想啊,萬一我們真的把這b臉貨打了一頓,你覺得他們還會對你友善嗎?”趙滿延說道。

    “我不喜歡惹是生非。”穆白強調道。

    “你怎麼能說我們惹是生非了,首先,是不是他們的實習導師先厚顏無恥的跑去泡我們的海蒂?我跟趙滿延去撩他們的妹也就是防止我們吃虧,但他們自己小心眼,開始侮辱我們,侮辱我們亞洲人,這難道也要忍,那你太沒有民族意識感了。你知道邵鄭大議長是怎麼叮囑我的嗎?他說︰出門在外,難免遇上一些喜歡歧視我們東方人的家伙,他奉勸我們年輕人一定要調整好自己的心態,千萬別誤認為他們是無意的,他們就是欠揍了,忍了的話,他們還會繼續嘲諷我們別的同胞,給他臉上來幾拳掉他幾顆牙,他們下次才會對我們東方人優雅客氣。”莫凡說道。

    穆白有著明顯名人崇拜主義,一旦做事情有了某位大人物依據,他會明顯認同非常多。

    “邵鄭大議長真有這麼說?”穆白有些詫異的說道。

    “那是當然,下次有見到他,你可以當面問問。”莫凡說道。

    “莫凡,我怎麼記得大議長說的是,出門在外多加留心?”趙滿延回想起在國府的時候,弱弱的說了一句。

    “多加留心就是讓我們多加留心這種優越狗!”莫凡說道。

    “總會有人比較傲慢的,不理他就好了。”穆白說道。

    “跟你這種人出來混,賊沒意思。”趙滿延說道。

    ……

    莫凡和趙滿延商議著怎麼修理費列羅的時候,前方漸漸出現了一片有些混濁的雲團,它們看上去像是一朵綻放在天地接壤處的巨大蘑菇,隨著大家不斷的前行,這個混濁蘑菇雲團遮蔽的天空就越大,感覺在一點點往上生長和攀爬。

    “我們快到開羅了,那些雲下面就是戰區了,波及得範圍非常廣,我們要想進入開羅城市里很可能會撞見一些在外圍的妖魔。”駝獸的領隊老哈拉說道。

    哈拉是一位中階法師,實力其實也就一般般,他更多時候會等一些高強的法師同行之後,才會看情況帶領多少人騎乘駝獸。

    他經驗也算豐富,懂得怎麼去避開埃及的亡靈和埃及的妖魔們,事實上很多時候經驗會比實力更很重要,妖魔都是殺不完的。

    繼續往前行了大概三公里,駝獸領隊老哈拉突然臉色變了,他讓所有人都停下來,一臉嚴肅的告訴大家︰“很抱歉,我們可能要原路返回了。”

    “原路返回,開什麼玩笑,我們顛簸了這麼久就是為了進開羅!”

    “對啊,憑什麼叫我們原路返回啊,你難道就不會帶我們繞開戰區進入開羅嗎??”一名初階的風系法師說道。

    隊伍里除了莫凡隊伍、歐洲學府隊伍還有大概七八名法師,剩下的人都是一些商人,或者有非常緊急的事情必須進開羅不可的人。

    商人就是做這種戰區生意的,他們也算行走在死亡礁灘邊,不小心就被浪給卷了去。

    隊伍里那七八名法師有一半是商人們花錢雇佣來的法師,這些人實力在中階左右,能請得起中階法師做雇佣的,做得也算是大生意了。

    沙漠商人肥胖不已,他那小眼楮望著天邊那濃濃的黑雲。

    害怕歸害怕,但他不可能退走,他對領隊哈拉說道︰“我給你多一倍的錢,你找一條安全的路進開羅市,我這批貨不能等,耽擱一天就貶值一半。其他幾個老奸商是不可能給我留一點活路的。”

    “我得為你們人身安全考慮,從雲團來看,我們所有能夠進入開羅的路線都有蛇蠍,原路返回是最明智的選擇。生意固然重要,可性命更可貴啊,老兄。”駝獸領隊哈拉說道。

    “三倍!”商人咬著牙,最後伸出了三個手指!

    “你可能沒有明白我的意思,前面真得非常危……”

    “四倍!”

    “成交。”駝獸領隊哈拉落落大方的說道。

    莫凡在一旁听到這兩個人的對話,好半天沒回過神來。

    臥槽,都尼瑪是玩套路的嗎!

    “老哥,其實你並沒有必要討好這個領隊的,我們是歐洲學府的學員,跟著我們入城的話,還需要擔心妖魔嗎?”歐洲學府的里昂說道。

    里昂就是那個跟趙滿延搶娑法的家伙,這家伙跟費列羅一比,確實差勁很多,完全是一個醋壇子孩子氣。

    “有你們我倒是放心不少,但路線方面的話,還是要老哈拉在行。”沙漠商人說道。

    歐洲學府厲害歸厲害,把他們帶到妖魔堆里,那一樣死路一條啊。

    “歐洲學府的同學們,相逢便是朋友,前方若是遇到了什麼危險,請盡可能的保護好同行的人。”實習老師瓦尼高聲說道。

    “我們自然會盡全力!”學員們回答道。

    一個學府的名聲,往往就是這樣建立起來的,實習老師瓦尼倒是很聰明的給自己尊貴的學校打一波廣告,像這種事情一般都能夠一傳十,十傳百!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