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影子割喉!

    黑臉紋男感覺自己的喉嚨一涼,整個人跟凍僵了一樣非常吃力的往後看去。

    那團邪異無比的影魔還在他身後,就像個劊子手那樣盯着他,並等待着執行的時辰!

    又是秒殺!

    黑鑽姐身邊的這幾個公會精英可要比自己那三個小弟強了幾倍啊,怎麼也會如此不堪一擊的死了,還是一起死的!

    黑鑽女人都被嚇得魂都沒有了,就在前一秒她還慶幸自己帶足了保鏢,是公會裏的精英,哪怕是那些審判組織前來,這幾個人也可以爲她擋上以擋,給她機會逃跑。結果下一秒他們全死了,還是恐怖的被他們自己的影子割斷了喉嚨。

    連一個魔法都沒有施展出來,哪怕是殺雞殺猴,也得追逐一下,多揮幾刀啊,怎麼殺這幾個精英會這麼簡單!!

    “怎麼,覺得自己時間很充裕嗎?”莫凡問道。

    “你到底要做什麼!!”黑鑽女人渾身發抖的道。

    “沒什麼,就是領略一下你們黑飾會,看看你們歹郎企業背景到底有多深,看看你們黑飾會究竟藏着怎樣的強者,可以讓你們這麼肆無忌憚,連作惡都覺得如此理所應當。”莫凡坐在桌上,平靜而帶着幾分小隨和的對黑鑽女人說道。

    “你……你在尋死!!”黑鑽女人吼道。

    “就算是吧,所以希望你接下去求救的人能夠把我殺了。”莫凡說道。

    ……

    瘋子,徹頭徹尾的瘋子。

    卡加沙這輩子就沒有見過如此瘋狂的人,對方明明可以殺死自己,卻直接放自己離開。

    在看到自己身邊的精英死去的那一刻,卡加沙腦子裏就在想,若是能夠到克里特商會自己一定可以安然無恙,誰知道自己真就順順利利的逃到了克里特商會。

    “你這個蠢貨,到底做了什麼,惹了一個這樣的傢伙!”卡加沙罵道。

    “我也不知道,我不過是按照上頭的命令,解決了一個叫夏柏的人,然後這個東方人就把我的三個小弟全殺了,還讓我去求救,於是我到了您這裏。”黑臉紋男感覺自己的腿都軟了。

    在自己手下們被殺死的時候,他還沒有意識到對方有多強,畢竟自己幾個小弟修爲也就能做點這種殺普通人的事情,但公會的那幾個精英被割喉的畫面是真得把黑臉紋男給嚇得靈魂都哆嗦了!!

    原來這個給自己切水果薩拉的亞洲人這麼恐怖!!

    “我們能活下來嗎,我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可怕的魔法師。”黑臉紋男問道。

    “他這樣做就是找死,一定是找死。克里特商會裏坐鎮的人是誰你又不是不知道!”黑鑽女卡加沙說道。

    ……

    克里特商會坐落在一座半山上,背後是一片非常安全的海灣,前面大概兩公里就是城市商業街,可以說是奢華級別了。

    商會非常霸氣,如一座古歐小皇宮,豪車排滿了露天的停車場,身穿名牌的貴小姐更是隨處可見。

    “真是恭喜啊,我想用不了太久,巴比特先生您將會成爲整個愛琴海商會的領袖。”一名身穿着狐絨長袍的女子遞來一杯紅酒,笑盈盈的說道。

    “哪裏,我要走得路還長,何況現在整個愛琴海還處在戰亂階段,經濟也非常紊亂,要想處理好這個時期的生意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啊。倒是尤里小姐,能夠像您這樣可以與軍方做生意,纔是我們所有做商人的最羨慕的啊。”巴比特會長說道。

    兩人正優雅的說這話時,一名肚子滾圓的揹帶衣商人衝了上來,他用手揪住了巴比特會長的領帶,憤怒猙獰的吼了起來。

    “混蛋,你這個混蛋,你到底想要什麼,我已經該給你的全部給你了,還我的女兒!!”胖商人發瘋的叫道。

    “啊,這不是綠芽島的橄欖林林場主嗎。”尤里詫異的說道。

    “橄欖林被毀,綠芽城島沉沒,林場主精神上可能有些時常吧,確實換做是任何人遇到這樣悲慘的事情都會如此,我是能夠理解的。您女兒,是死於災禍,死於巨人,請您清醒一點。”巴比特淡定的說道。

    “你這個隻手遮天的混蛋,別以爲我不知道你背地裏的身份,我現在就公佈出來,你吃不了兜着走!!”林場主吼道。

    “呵呵呵,你儘管公佈,克里特商會,已經都是我的人。”巴比特得意的笑了起來。

    “我會告發到軍方,告發到騎士殿,高發到聖裁院,你們不得好死,你們不得好死,你們所有人,克里特島不是你們這羣歹徒的賊窩,你們都會遭到報應的!!”林場主叫道。

    巴比特臉上的笑容漸漸沒有了,他給旁邊的人遞了個眼色。

    “不如我代您來處理,一頭自以爲是的肥豬而已,酒駕跌入山崖這種事情肯定會發生的。”尤里笑容滿面的說道。

    “那就有勞了。”

    尤里轉過身,看似纖細嬌小的手臂卻一下子爆發出了非常驚人的力量,生生的將一個兩百斤的成年人給推向了山道懸崖。

    “要可惜了一輛好車了。”尤里淺淺一笑道。

    她隨手一擺,停車場下面的土地忽然間伸出了一隻石手來,猛的握住了一輛豪車,直接往山道懸崖下面扔去。

    林場主就在懸崖下面翻滾,車子呼嘯的砸來,將他碾得血肉模糊。

    “尤里小姐,您的修爲應該可以傲視愛琴海魔法協會了吧,即便是帕特農神廟的騎士在您面前也不值得一提?”巴比特說道。

    尤里正要繼續客套,卻正好發現山道上,有兩個跌跌撞撞的身影正往這裏跑來,看他們失魂落魄的樣子,就好像背後有什麼東西在追。

    “是卡沙加呀,巴比特先生您最寵愛的小情人。不過她好像遇到了麻煩,臉色很差勁。”尤里說道。

    黑鑽卡沙加逃到巴比特面前,那張臉已經被眼淚給弄花了,難看得像一個流落街頭的女瘋子。

    “巴比特先生,我們遇到麻煩了!!”卡沙加慌亂的說道。

    “別緊張,慢慢跟我說。在這裏,就沒有我巴比特擺不平的事情!”巴比特鎮定自若的說道。

    “有人要殺我,有人要殺我,他就在後面,就在我身後!!”黑鑽卡沙加說道。

    “是嗎,就在你身後?那真是有趣了,他可能還不知道克里特商會的真面目!!”巴比特咧開嘴笑了起來。

    商會?

    這個商會不過是個皮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