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你污衊,我怎麼會與歹郎公會的人勾結,你對我這個執勤的軍人動手,就是企圖危害我們軍校,就是死罪!”守衛軍官擦了擦臉上的血跡道。

    “莫凡閣下,請不要再使用魔法了,這裏終究是軍校,無論您有什麼理由都請不要再使用魔法,否則按照我們國家的法律,您確實會被處決的,軍隊的威嚴不容侵犯啊。”傑西卡非常的着急道。

    只要莫凡不再使用魔法,那就可以作爲與守門軍官私人恩怨來處理,這種事情傑西卡都能夠壓下來。

    可莫凡如果在軍校內造成破壞,甚至威脅到一名執勤軍官的生命,那這件事捅到長眉將軍那裏,恐怕都很難平息下來,畢竟這個軍校是狄克軍佐說得算的。

    “換做平常,我確實不會去冒犯你們軍人,但今天這個理由,值得我去冒犯。”莫凡對傑西卡說道。

    “您這會讓自己處在一個絕境的!”傑西卡說道。

    “沒關係,這次我爲正義代言。”莫凡說道。

    正義代言?

    在傑西卡眼裏,莫凡反而更像是一個天不怕地不怕的混世魔王,哪有這樣擅闖軍校胖揍守門軍官的正義代言人,儘管那個守門軍官確實欠揍!

    “哈哈哈,正義代言……在我的軍校裏竟然會聽到一個歹徒說出這樣的話來,真是太有趣了。”一個清朗的笑聲從軍事大學樓中傳來,一名身穿着藍色海軍大衣的男子大步走了出來。

    一臉的鬍鬚,感覺眼睛都要被毛髮給佔據了,莫凡真的不明白爲什麼有人喜歡這樣的造型?

    “軍佐!”

    “軍佐!”

    “軍佐!”

    被打得鼻青臉腫的守門軍官一瘸一拐的跑到軍佐狄克的面前。

    而狄克的旁邊,站着的人正是巴比特。

    巴比特之前和黑臉紋男一樣失魂落魄,可站在了軍佐狄克旁邊之後,巴比特整個人精神狀態就不一樣了,跟復活了一樣,渾身上下透着一股子人上人的尊貴與自傲。

    “巴比特,這就是你找的靠山嗎?你們歹郎公會業務很廣啊,連軍校都成爲了你的避風港?”莫凡看着巴比特,不禁笑着問道。

    “你這個瘋子、惡魔、土匪,殺了我那麼多商會成員不說,竟然還闖到軍校來,狄克軍佐一定會替我伸張正義的!”巴比特說出了一套場面話來。

    “我這有錄音呢,你就別說那種話了。傑西卡,麻煩把我的錄音放一下,你們這有廣播什麼的嗎?”莫凡問傑西卡道。

    “有,有。”傑西卡點了點頭,接過了莫凡手中的證據。

    狄克軍佐這個時候卻開口了,對傑西卡道:“傑西卡,你認識他?”

    “回軍佐,這位是將軍大人特聘高手,莫凡閣下。他和他的朋友爲我們前線殺死了鋼山巨人和桀海蛇龍,是有功的人。”傑西卡立刻回答道。

    “原來是小英雄啊,那看來是一場誤會。海特軍官,你是在和莫凡閣下切磋魔法,不小心受了傷,其他執勤人員誤以爲有敵人入侵,這才把事情鬧到了這個地步,對吧?”狄克軍佐笑着盤問道。

    海特軍官愣住了,特意回頭看了一眼咄咄逼人的莫凡。

    這傢伙竟然是殺了鋼山泰坦的人,難怪實力這麼恐怖!

    “是,是,我們在切磋。”海特軍官捂着自己被打碎的門牙,苦着臉說道。

    “果然是誤會,怎麼會有人會闖我們克里特軍校呢,黑教廷都沒有這個膽子……大家都回去休息吧,莫凡閣下也請早點回去,商會的事情,我也會給你一個交待。”狄克軍佐說道。

    “我來這裏,就是需要一個交待的……哦,不對,我不是來要交待的,我是來要結果的。狄克軍佐,我問你,你是歹郎公會的成員嗎?”莫凡開口問道。

    “大膽,你這是在污衊我們國家軍官!”海特軍官憤怒道。

    “我不是,我沒有多重身份,我只是克里特軍校的校長,克里特戰區的軍佐。”狄克軍佐很誠懇的回答道。

    “巴比特,你好像找錯人了啊,狄克軍佐不是你的上級。狄克軍佐,我有確鑿的證據表明巴比特是歹郎公會黑飾會成員,級別頗高,我現在要取他狗命,你沒有意見吧?”莫凡問道。

    狄克軍佐皺起了眉頭來。

    這個年輕人怎麼個回事,自己給他臺階下,讓他安然無恙的滾,他不識趣就算了,竟然還問這麼弱智的問題。

    “我不是法庭,無法判定巴比特是否是歹郎公會成員,所以在他沒有定罪之前,他始終是我們的合作商,爲我們將殺死的泰坦巨人屍體進行處理,併爲我們前線軍人提供精良的防禦魔具。”狄克軍佐說道。

    “你聽過一個戰爭的故事嗎,軍佐?”莫凡問道。

    “請說。”軍佐顯得很有耐心。

    “一個士兵,被上級指派在一道牆上執勤,但凡有遇到越過牆的人,就必須開槍,無論他是平民還是敵人。事實上他們纔是侵略者,牆阻擋的是原本這塊土地的人,如今他們馬上就要戰敗了,這塊土地也要歸還給這裏的居民。他在守衛着這堵牆,明知道沒有敵人這一說法了,卻還是將那些要翻過牆的平民擊斃了。戰後,他被指控屠殺平民,在軍事法庭上,他的回答是:我不過是服從上級的命令,服從軍人的職責。”莫凡問道。

    軍校所有人都在聽莫凡說這個故事,包括傑西卡和那名守衛軍官。

    這個故事擁有很強的代表性,命令是殺死平民,而不服從命令,那該軍人也會被判死罪,那究竟該判有罪還是無罪?

    “我沒有聽過這個故事,但我想知道你有什麼高見?”狄克軍佐說道。

    “法庭判他有罪。因爲他無法選擇不開槍,但他可以選擇將槍口擡高十公分。”莫凡說道。

    軍校的人聽完這句話都愣住了。

    包括傑西卡在內,她剛纔都陷入到了究竟是開槍還是不開槍的問題上。

    是啊,職責是需要他開槍,可是否擊中目標,那是那名士兵自己的選擇!

    “故事很精彩,但不是所有人在那個時候都有你這麼聰明的做法。”狄克軍佐說道。

    “所以我已經告訴你了,你可以這樣做,請問你現在願不願意擡高你軍佐的槍口。你明知道他是什麼人。”莫凡對軍佐狄克說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