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談職責前,先談人性。

    這就是莫凡想要告訴這位軍佐狄克的話!

    證據確鑿,又有什麼好抵賴呢,巴比特自己親口承認是歹郎公會黑飾會成員,並威脅着莫凡身邊的人。

    “莫凡閣下,我纔是軍佐,我要怎麼做並不需要你來教我。而且你別忘記了,在軍校區域無故對一名軍官造成生命威脅,本就是重罪,我甚至可以不需要向魔法協會過問便直接將你擊斃,所以你現在還能夠站在這裏與我說話,已經是我的寬容大量了,現在給你兩個選擇,滾出這裏,死在這裏!”軍佐狄克冷笑的說道。

    “狄克軍佐……”傑西卡想要勸阻。

    “住嘴。”狄克軍佐聲音加重道。

    巴比特聽到了狄克軍佐的這番話,那張臉笑得無比燦爛起來,一雙全是褶皺的小眼睛就那樣盯着莫凡,哪怕他一句話都沒有說,莫凡也能夠從他的這個表情裏那滔滔不絕的得意的話!

    “這是你自找的。”最終巴比特還是對莫凡說了這麼一句。

    在克里特商會,這個人明明有機會能夠殺掉自己,但他自以爲是的把自己放跑了,可能他做夢都想不到庇佑自己的人會是一個軍校,還是一位軍佐!

    跟軍隊做對,那遠比和歹郎公會做對還要悽慘,會讓一個人根本無法在這個社會上立足!

    之前巴比特就告訴過莫凡了,他們歹郎公會可不是一羣純粹的亡命之徒,他們的勢力滲透極深,沒有什麼是他們收買不了的!

    “怎麼,還不滾,要我請你出去嗎!”狄克軍佐抖了抖自己滿臉的鬍鬚,咄咄逼人的說道。

    “有的時候真不是我這個人不講道理。”莫凡感慨了一聲。

    累了,累了。

    自己要是再跟這種擺明了就是敗類的玩意兒講道理就是弱智!!

    “我說了他活不過24小時,就一定會做到。狄克軍佐,你可能不太瞭解我,如果你對我有多一點認識的話,就知道跟我犯賤從來就不會有什麼好結果!”莫凡對狄克軍佐說道。

    劍拔弩張,烈焰在一剎那席捲了這個大演練場,熊熊火光讓周圍一切變成了紅色,就感覺一下子掉入到了巨大的火爐裏面。

    一個小小的軍校,也敢在自己面前裝,果真是自己太跟這羣人客氣了!!

    “你再膽敢使用半個魔法,我定將你當場處決!!”狄克軍佐憤怒的吼道。

    竟然會有如此無法無天的年輕人,他克里特軍校的威嚴何在??

    “老廢物,我先踏平了你的軍校,再宰了巴比特!”莫凡徹底釋放出了自己的火系領域來。

    超階級別的火系讓莫凡的領域一樣得到了巨大的增幅,無數幾十米長的火蛇在他的面前翻騰,組成了一股恐怖無比的炙熱氣息,將那些修爲較低的軍法師們全部給逼退到了幾百米外。

    將那些軍法師統統趕走,莫凡也不再浪費口舌了,背後直接涌現出了火焰羽毛來,它們組成了一個烈火推助器,讓莫凡像一顆烈焰炮彈一樣呼嘯的衝向了狄克軍佐!

    狄克軍佐那雙眼睛瞪到了極致,他絕對想不到莫凡敢在他的軍校動手。

    膽大包天,真是膽大包天!!

    巴比特也看傻了,這人真得是一個混世魔王啊,難道他是根本不考慮後果的嗎!!

    巴比特自然知道自己無法在這種級別的較量中生存,急急忙忙的逃到了狄克軍佐的身後。

    狄克軍佐身上的大衣一甩,就看見它的衣裳飛向了這整個演練場。

    這樣的一件軍大衣正常情況下不用一秒鐘的時間就會被莫凡的火焰給燒成灰燼,但是隨着狄克軍佐瞳孔一凜,軍大衣上忽然間結起了冰來。

    冰結的速度非常快,大衣都還沒有落地,便看見一個軍衣形狀的冰之屏障出現在了烈火之中。

    莫凡被這厚實的軍衣冰障阻隔,眼看就要撞上去的時候,莫凡背後的那些火焰羽毛更劇烈的炸開,讓莫凡的速度和力量再提升了幾成!

    “爆羽烈拳!”

    飛拳轟擊,那塊看似厚實無比的軍衣屏障在莫凡這暴力一擊下直接化成了碎片,四處飛散。

    而拳威並沒有因此而消散,可以看到那密集的火焰拳雨組成了一頭火潭巨蛟,直接撲向了軍佐狄克!!

    軍佐狄克哪裏想到這個年輕人一個星圖之印便可以製造出如此的可怕的火系技能來,連忙往旁邊逃竄,連那件軍衣都來不及收回了。

    “轟!!!!!!”

    一棟軍事教學樓,頃刻間化爲了一個焦土之坑,軍佐狄克躲到了更後面的魔法靶場,臉色無比陰沉的盯着莫凡。

    “希望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也承擔好這個後果。”軍佐狄克語氣越發的冰冷。

    “我也希望你清楚自己庇佑巴比特的後果,無論身處什麼職位,人性不能沒有,狄克軍佐。”莫凡對狄克說道。

    “你一個無所事事的魔法師又懂什麼!”狄克憤怒道。

    “至少我知道綠芽城島沉沒不是單純的遭到泰坦巨人的襲擊!”莫凡說道。

    “呵呵呵,看來沒有什麼好說的了,今天無論如何都不能讓你活着離開這裏,也好讓你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見識見識我克里特軍校狄克軍佐的實力!!”狄克臉上的表情開始變得猙獰起來。

    沒有必要僞裝了!

    他狄克即便知道巴比特就是歹郎公會的人又如何?

    一個巴比特活着,都遠比一個城島的人要有價值多了!!

    “這樣纔像話,別談什麼立場,談什麼邪正,真**累。今天誰活下來了,誰就有說對整件事的陳述權!”莫凡咧開嘴笑了起來。

    哪有什麼正義代言。

    莫凡今天死在了這裏,那軍佐便是成功擊斃危險歹徒的軍人,保護住了克里特商會的正經商人。

    軍佐死在了這裏,那麼莫凡就是孤身一人攻破了軍匪勾結的英雄。

    所以就看誰的拳頭更硬了!

    以後再遇到這種事情,處理的方式就這麼簡單粗暴點,還跟他談尼瑪錄音證據,說個蛇皮槍口擡高,先嚐嘗老夫的拳頭大不大硬不硬燙不燙!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