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將巴比特拖到了山下,珊珊來遲的軍區人員才趕到。

    莫凡特意避開了這些人,朝着綠芽城島的那片浸泡在海水裏的橄欖樹林走去。

    穆白和趙滿延已經在這裏等待着了,看到一臉煞氣的莫凡,兩人也沒有像平常那樣嬉笑了,畢竟在知道整件事的始末之後,人的精神狀態都會變得無比消極。

    “莫凡,軍校一毀,那個會長十有**會馬上逃出克里特島,要想拿下他就特別難了。”趙滿延說道。

    “我知道。”莫凡點了點頭,隨後對巴比特說道,“知道我爲什麼避讓開這些軍人嗎?”

    巴比特直搖頭。

    “你不是讓我再給你一次機會嗎?”莫凡說道。

    巴比特又急急忙忙的點頭。

    “我給你這個機會。你去找你們的會長,告訴他我會在那個漩渦池附近收集證據,假如他還想將整件事的真相掩蓋住的話,那麼在我將一切彙總給帕特農神廟與聖裁院之前他可以來殺我,只要能殺得死我,你們便可以繼續過你們的逍遙日子。”莫凡對巴比特說道。

    巴比特都覺得自己死定了,聽到這番話,他那雙眼睛馬上就重新煥發起了光澤。

    “當……當真??”巴比特說道。

    “我的行事風格你也看到了,而且我說了我不代表任何一方,對於我來說你們即便是被逮捕了,即便是被處死,結果都是對你們過於仁慈,我要用我的方式來處置你們,甚至我並不希望你們落入到政府、軍方、帕特農神廟手裏。”莫凡對巴比特說道。

    放黑臉紋男走,讓他去尋求卡沙加的庇佑,緊接着又放卡沙加走,讓她尋求自己的庇佑,再放自己離開,尋求軍佐狄克的保護……

    確實如果莫凡代表的是任何一個官方,整個克里特島已經亂套了,根本不可能只出現一隊軍人傻乎乎的往軍校跑去,他們往那裏跑,無非是去支援軍校。

    事情並沒有徹底敗露,知道這一切的人依舊只有莫凡。

    “滾吧,如果你們的會長沒有來,我的魔影侍衛就會把你拖到黑暗地獄裏去,狄克軍佐估計已經在下面等你了。”莫凡對巴比特說道。

    巴比特見莫凡鬆了手,於是連滾帶爬的往城市裏跑。

    如果是會長,那麼一切都還有希望。

    看着巴比特逃走,穆白不禁皺起了眉頭。

    “那個會長有點腦子的話,應該會選擇逃走吧?”穆白說道。

    “如果他確實想逃走,那我們也毫無辦法,所以只能夠賭一賭。”莫凡說道。

    ……

    綠芽城島陷入到了海水裏,其中還有一部分殘骸沒有徹底沉到海底,有一部分樹林勉強漂浮在了海面上。

    巴比特說的那個漩渦池就在橄欖林的另一頭,那裏原本就是一個因爲海水湍急流動而形成的海潭,會比周圍的海域要深出了數倍,更猶豫海水攪動的緣故,基本上很難潛入到更下面,更別說找到漩渦池的底部了。

    漩渦大如一個谷湖,一條漩渦紋相隔都有三四米,長度更達到了好幾公里,即便是一頭大鯨魚在裏面也如同小米魚那樣渺小。

    “譁~~~~~!!!”

    水花濺起,一個渾身溼漉漉的身影破水而出,他的手上提着一具被泡得發爛的屍體。

    “媽也,我差點在水裏吐了。”趙滿延抖了抖身上的發臭的水,並將這發爛又有些畸形的屍體放在了地上,接着道,“我隨便撈了一具,下面水的阻力和漩渦的攪力實在太強了,我潛不下去了,但很多都爛碎掉了,也不知道政府過來打撈後,要怎麼把他們給重新拼湊起來。”

    “再多撈幾個吧,如果黑飾會的會長不來,我們也好送到長眉將軍和波塞冬那裏作爲證據。”莫凡說道。

    “好吧,好吧。”

    ……

    到了後半夜,一陣迎面朝着綠芽城島的海冷風便猛的涌了過來,吹得人身體都要凍僵了。

    趙滿延仍舊在賣力的打撈着,後面弄上來的遇難者都不是很完整了,穆白作爲一個藥師,一個毒系法師,對人的身體肯定是有所研究的,他開始挨個對這些人進行了檢驗。

    “莫凡,這個人是死於魔法的,肌肉裏還殘留了風元素物質。”穆白戴起了一個圓鏡框的眼鏡,有模有樣的說道。

    “泰坦巨人不會使用風系魔法吧?”莫凡問道。

    “肯定不會。”

    “可以作爲鐵證嗎?”莫凡問道。

    “可以作爲綠芽城島居民並非全部死於泰坦巨人之手。”穆白說道。

    那頭三叉劍的泰坦巨人確實是罪魁禍首,但也表明綠芽成島覆滅還夾雜着很多魔法元素,應該是一部分意圖反抗的人是被歹郎公會的人,或者狄克軍佐的人給處決掉的。

    “綠芽城島裏有一個大學交流會,是所有進入過好的大學的魔法師一共創建的,一方面是爲了培養更多優秀的綠芽城島新生代魔法師,另一方面也爲了處理一些綠芽城島出現的應急狀況……”寒風吹動的橄欖海水林裏,一個聽上去很有親和力的聲音傳了過來。

    莫凡和穆白同時往那裏看去,發現有一個披着青黑色教袍的男子緩緩的從裏面走了出來,他的手上還拿着一本小小的書籍,脖子上帶着掛到了胸口下面的烏石墜。

    “烏教會?”莫凡認出了此人胸口上帶着的墜子,在這個烏教會成員遍佈的克里特島,這種烏教會爆款項鍊墜簡直不要太好辨認。

    “不聽下去嗎?”烏教會男子問道。

    “你說。”莫凡道。

    “當時,反抗最強烈的就是這個什麼魔法大學會,我記得有一個還是歐洲學府的高材生,在知道我們要將綠芽城島擊沉的時候,他一副可以拯救蒼生的傲然姿態,結果他被我用屠風斬給割斷了四肢……喏,不出意外的話,就是你們現在在檢查的這一具。”烏教會男子帶着幾分得意的說道。

    他的話說完沒幾秒鐘,有一個身穿着同樣教袍的人走了出來,在這位教父的耳邊低聲說了幾句。

    烏教會教父點了點頭,笑得很溫和的道:“很好,你們很信守承諾,沒有在這裏設下什麼陷阱。所以,我來送你們上路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