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火羽傾斜,莫凡從平行於海平面飛行變成了傾斜飛落,身體完全變成了一束紅光插入到海水之中。

    黑色的海水有一條拖拽出了上百米的紅色的焰尾,即便莫凡已經鑽入到了很深的地方依舊可以看到這鮮豔無比的軌跡。

    三叉劍魔坦是不可能放棄追逐的,那一錘天火將它的皮膚燒得爛開,到現在都還疼痛劇烈,進入到海洋之中又能如何,海洋都需要給它讓道!!

    “唰唰唰唰唰!!!!!”

    劍暈高頻率的打在海洋上,就看見浪花飛濺,整片黑漆漆的海洋竟然也被胡亂的切割開,在三叉劍魔坦行徑的軌跡上分出了一個海洋裂谷。

    海水填補的速度並沒有這黑濁月劍撕裂得快,就連莫凡身處的位置都是一片凌亂的劍氣,不再是水流了!

    “我滴媽也,海都被斬開了,莫凡大概是死定了吧??”趙滿延擰頭看去。

    漆黑遼闊的海原本還算平靜,但那柄黑濁月劍就是生生的割開了海面,切入到了四五十米的深度,不可能被撼動的無邊海洋就如同被斬開了一個巨大的鮮血淋淋的傷口,漸漸的莫凡和三叉劍魔坦都到了視線見不到的地方,勉勉強強的一點光輝灑遍海平線表明它們的廝殺並沒有結束。

    “相信莫凡,應該可以處理好的。”穆白很認真的說道。

    在說着這句話的時候,穆白也不知道爲什麼開始往後撤,站到了趙滿延的後面。

    “你說歸說,往我後面走是什麼意思?”趙滿延問道。

    話音剛落,幾雙銳利的眼睛同時掃來,有一股強勁的風息撲打在趙滿延的身上,讓他身體站得不太穩。

    “我還虛着,這些黑飾會的高手們就交給你了。”穆白說道。

    “你少給老子裝蒜,鋼山泰坦的臟器給你大補了,就算一頭髮|情母熊放在你面前,你也能夠把它日穿,我對付那個歪臉的副會長,你把這幾個雜魚給清理了!”趙滿延說道。

    “雜魚??”獨眼人冷笑的說道。

    黑飾會可不是隻有會長有能力,會長能夠有今天的實力和地位,他們這些元老級的黑飾會成員也功不可沒啊,畢竟要降服一頭魔坦靠的可不單單是實力!

    “你怎麼不帶眼罩啊,不符合你的黑飾會敗類的設定,你戴個黑色眼罩,別人一看到你就會怕你。你這樣把那隻爛掉的眼睛直接露出來,跟個被踩爛了的核桃,其實非常噁心。”趙滿延指着這個黑飾會的獨眼人說道。

    被踩爛了的核桃!!!

    趙滿延這句話一下子就引爆了獨眼人的胸腔!

    “我先把你的左眼給挖出來,再把你的腦袋踩成爛番茄!!”黑飾會的獨眼人怒罵道。

    “不好意思,剛纔太黑了,沒看清楚你的臉。哇,就你這長相,眼罩是不管用了,戴個頭套吧,把你這張烤地瓜臉遮起來,不然容易嚇到小孩子的。我猜你應該沒有性|生活,哪個女人看到你這張臉趴在她身上,除非閉上眼睛當被狗騎,不然要被噁心到吐。”趙滿延接着說道。

    黑飾會獨眼人聽完,全身都要炸開了!!

    最揪心的是,他忽然間想起來自己最近花了無數的錢泡到的那個有夫之婦,每次跟自己啪的時候都請求關燈,說是關燈比較刺激,仔細一想,那賤人是在覺得自己的臉噁心!!

    痛處被這樣戳中,獨眼人一下子變成了一頭瘋狼,直接衝向了趙滿延。

    “我跟你說,像我這種長得帥的,很多時候不用調情,女人自己都泥濘一片了。你這種去韓國整容都不管用,大概唯一的辦法就是你重新投胎做人,回爐重造……如果你自己下不了手,我幫你,送你去死!”趙滿延接着罵道。

    說來也是相當奇怪,趙滿延總是可以做到在全神貫注銜接星子的時候喋喋不休,很多魔法師在使用魔法的過程中都很難說話,因爲說話會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趙滿延就從來都不會,好像罵的越重,他魔法釋放的速度就越快。

    獨眼人被趙滿延罵得快要心肌梗塞了,颳起的千葉風刃更被趙滿延輕輕鬆鬆的抵擋了下來,而且用得還是一個高階魔法!

    “話說起來,林場主的女兒是被手底下的人綁走的吧。我聽你的那幾個手下說,他們還打算將林場主女兒送到你的房間裏,讓你好好享用。作爲一個男人,要得到女人還得靠這種暴力、卑劣的手段,你到底是做人做得有多失敗啊……對了,問你一個問題,那些和你上過牀的女人,她們有高|潮過嗎?”趙滿延問道。

    “高|潮??”獨眼人被問得真有些發愣了。高|潮不就是喊起來嗎,應該是有吧。

    媽的,自己想這個問題幹什麼,趕緊把這個B話連篇的傢伙砍了,實在受不了他那像烏鴉一樣呱呱呱的聲音!!

    “能把女人弄舒服了,纔是一個男人的最大驕傲,你懂不懂?”趙滿延接着說道。

    “你他媽給老子閉嘴!!”

    “你幾個魔法都沒有在我的防禦上打開一個裂縫,我閒着無聊跟你聊聊如何做男人的問題又怎麼了?哦,哦,話說起來,跟你啪啪啪的女的,是不是也是經常這樣,明明你都進去了,她一副想跟你聊天的樣子,如果是這樣,你真的該回爐重造了,那我送你去死,你的要好好感謝我!”

    “給我殺了他,給我殺了他!!別管那個小白臉了,給我殺了這個金頭髮的!!!”獨眼人發狂的吼道。

    ……

    穆白躲到了林子裏,想要借這個機會向帕特農神廟的人求助,不過讓他沒有想到的是,黑飾會的人把這一帶給封鎖了起來,還是以烏教會的名義,不允許任何魔法師介入到他們的儀式上。

    “用追悼綠芽城島居民的名義在這裏舉行烏教會儀式,阻擋一切魔法師到這裏,希臘政府還真是仁慈,讓這些烏教會的人爲所欲爲!”穆白看到了遠處的火把,不禁感到好笑。

    打着這種看上去神聖偉大的旗號,卻做着最可恥的勾當,這就是烏教會的真面目,也難怪黑飾會的人可以猖狂到做出這種事情來,整個克里特島被烏教會和黑飾會統治得就像一個病態的社會!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