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莫凡將黑暗物質侵染到了賽義德的身上,讓他攜帶著足夠的這股邪異能量,方便自己接下去的行動。

    等賽義德過了這個轉角,他的一重影子悄無聲息的與角落的大花瓶影子重在了一起,他和那兩位女軍官都沒有發現賽義德的影子一下子變淡了許多。

    沒多久,賽義德的腳步聲與說話聲漸漸遠了,莫凡正要從大花瓶的影子下出來,卻發現了頂交位置有一個攝像頭,正好對著自己這里。

    “還好沒馬上跑出來,不然被捕捉到的話就露餡了。”莫凡暗暗道。

    像這種軍事基地里,攝像頭另一邊都是有人二十四小時盯著的,他們或許看不見莫凡,卻可以看見影子的自行蠕動,經驗豐富的一些監控者立刻就會知道是有暗影系法師闖入,緊接著便會有一群光系法師過來掃蕩莫凡。

    莫凡靜靜的等待著,沒多久便听見了一群腳步聲,他們保持著小跑著往這里經過。

    莫凡等這些人的影子過來,這才看準時機融到了他們的影子里,坐上了這趟保險的順風車前往了另外一個地方。

    和岡瑪少將比起來,阿帕絲的性命更加重要,莫凡暫且先將刺殺岡瑪少將的事情放一放,順著黑暗之蠅的指引在這復雜的大軍事基地里尋找著阿帕絲。

    這個大基地里面有很多層,通道復雜無比,並且每一個重要的轉角都有安裝攝像頭,這讓莫凡行動全靠那些經過這里的軍人。

    “怎麼還不來人?”莫凡焦急的貼在一個燈座的死角下面。

    到了這個地方,來回走動的軍人明顯變少了很多,看來這里已經慢慢的需要更高的權限了。

    “嗒~嗒~嗒~”就在莫凡有些失去耐心時,一個明顯皮鞋踩在地面上的清脆聲音響起了,莫凡目光望去,正看到一個披著一件黑色軍衣的老者獨自一人往這里走來。

    他的黑色軍衣很大,都快要拖在地上了,老者一臉凝重的往前行者,快走到莫凡這里的時候步子忽然停了一下。

    莫凡心髒劇烈的跳動了一下!

    “這家伙不會發現我了吧!”莫凡暗暗心驚。

    “嗒~”老者似乎是突然間想起了什麼才停下來的,過了幾秒他又繼續往前走去了,這時莫凡也順勢將自己的身影貼入到他的影子上。

    不知道為什麼,搭上這個順風車的時候,莫凡就有些後悔了。

    這個老者的修為應該非常高,假如他是光系法師或者暗影系法師的話,莫凡肯定就被察覺到了。

    還好,這個老者沒有什麼反應的樣子。

    老者走的地方並不是莫凡想要去的地,大概在一個地下一層的大廳門前,莫凡便和這位送了自己走很遠的老者分道揚鑣了。

    脫離了這位老者之後,莫凡還是心有余悸,總感覺會被他發現,想來這位老頭察覺到自己這個闖入者的話,自己絕不是他的對手。

    莫凡找到了前往負二層的深井樓梯,樓梯里沒有監控,並且非常暗,非常有利莫凡行動。

    ……

    “ !”

    大廳的門緊緊的關上,大軍衣老者有些駝背的走到了中間的位置,幾名在里面等候的軍官看到老者進來後露出了驚慌和尊敬之色,急急忙忙行禮。

    “大軍首,有什麼吩咐的嗎!”監管軍官挺直著身子問道。

    “哦,我大概是走錯了,我應該去樓上大廳的,唉,年紀大了,總是犯這樣的錯誤。”哈肯軍首搖了搖頭道。

    “讓屬下送您吧。”監管軍官殷勤的說道。

    “不用了,你們執行你們的公務吧。”哈肯軍首擺了擺手,又重新打開了門走了出去。

    往莫凡離開的方向看了一眼,哈肯軍首臉上露出了一個茫然不解的神情。

    “這小子跑進來做什麼?”哈肯軍首自言自語了起來。

    芬納很早便將開啟冥界之門的計劃遞交到了最高指揮席上,作為掌管整個開羅軍部的大首腦,哈肯自然也知道這件事情,同時也看了一下莫凡的大致信息。

    哈肯認出了躲在黑暗里的莫凡,但他沒有去驚動。

    他也想知道莫凡這樣鬼鬼祟祟潛入這里是有什麼目的。

    ……

    ……

    軍事基地地下負二層

    “這里黑暗氣息很濃啊,難怪夜煞會慢慢的滋生開。”莫凡輕嘆了一聲。

    黑暗氣息濃烈,莫凡便可以更自如的穿梭了,但讓莫凡非常意外的是,這個地下負二層並非是一個軍事機構,反而是一個黑暗牢籠。

    牢籠中都有黑暗禁錮力量,莫凡走到了一個黑漆漆的小窗前,目光往里面探去,卻發現里面關押的根本就不是人,而是一頭蜷縮在角落的蛇人!

    那頭蛇人發現了莫凡,昏暗中用那三角眼盯著窗外的莫凡,帶著一絲憤怒的情緒。

    它猛的朝著莫凡這里撲了過來,身軀撞在了厚厚的大牢門上,恨不得從那小小的鐵窗中鑽出來將莫凡一口吞進去。

    莫凡下意識的後退了幾步。

    一些魔法機構會活捉妖魔的現象也不算少見,像魔法協會的研司會為了研究妖魔的能力和習性,就經常會拿活體做實驗,甚至有比較古老的傳言表明人類的魔法其實就是從妖魔身上得來的。

    莫凡退了開,繼續往前走去,卻發現這地下負二層里有非常多這樣的大地牢,里面囚禁著的活著的妖魔超過百個,其中有一間牢房更是巨大無比,里面有一頭紅色的狂蠍,屬于等級不低的品種!

    “軍方到底在干什麼?”莫凡感到更加不解。

    從阿帕絲身上飄出來的氣息越來越近了,莫凡終于在一個被禁制隔絕的位置找到了阿帕絲所在的大地牢。

    這個地牢和其他黑漆漆的牢籠不太一樣,里面鋪著一種青色的岩晶,四面牆壁也全部都是這種能夠映出身影的青色岩晶,宏大氣派得如一座青色的宮殿。

    “嗒,嗒,嗒~~~”

    莫凡還沒有來得及看清里面的身影,就听見身後傳來了腳步聲。

    他轉過頭去,卻看到了一個高大魁梧的身影,一雙冰冷的眸子,昏暗之中這雙眼楮格外有神,帶著幾分威懾力。

    莫凡立刻提高了警惕,注視著這個朝著這里走過來的人。

    “你這又是何必呢?追到這種地方來。難道你不知道事情已經涉及到了我們軍方高層的話就應該就此罷手了,還是說在你的國家你從來就沒有考慮過一些事情越是尋求真相,就越可能讓你陷入萬劫不復!”冷眸男子走了過來,語氣平淡無比的說道。

    “你是誰?”莫凡質問道。

    “岡瑪的上司,這次戰役的總指揮者-伊森。不用緊張,我不是來對你如何,只是下來與你聊幾句,我知道你是誰。”伊森走了過來平和的說道。

    他並沒有對莫凡出手,以這家伙的實力想必莫凡不使用惡魔系的話會瞬間被他殺死。

    他的身上沒有一絲絲的殺意,他往那個青色岩晶宮殿內走去,手一揚,那一道厚厚的禁制便打開了。

    莫凡完全不理解這家伙的行為,這時伊森軍首卻給莫凡做了一個請的手勢,示意莫凡進去。

    莫凡知道自己這個時候反抗也沒有任何意義,于是踏入了這個青色的晶岩地下宮殿。

    軍首伊森走在前面,完全是在給莫凡帶路的樣子。

    “別緊張,我只是希望你听一下我的解釋。”軍首伊森說道。

    “以你的身份,也需要下來和我解釋?”莫凡警惕的質問道。

    軍首伊森笑了笑道︰“有一位老朋友善意的提醒我,別把你這個炸藥給惹急了,不然事情會變得復雜無比。”

    “老朋友?”莫凡皺著眉頭道。

    “她是你的敵人。我知道你是一個不同尋常的人,我不希望你給我惹麻煩,我討厭麻煩,海夫拉金字塔這個大麻煩已經讓我很頭疼了。”軍首伊森繼續往前走去。

    穿過十幾根昏暗的大柱子,軍首伊森走到了一個被白色的鵝毛鋪滿的地方。

    白色鵝毛像是一張巨大的鵝毛床,華貴至極,可在那上面躺著的不是某位埃及公主,赫然是一頭頭發披散著遮住了容貌和上半身,下身卻是紅色光鱗閃耀的蛇人——美杜莎!

    那是少女美杜莎,莫凡是見過的,她那青色的面孔讓莫凡的印象非常深刻。

    “嘶嘶嘶嘶~~~~~~~~~~~”少女美杜莎嗅出了莫凡的氣味,她有些發怒的探出了身體,它的身體柔韌極強,可以用尾巴的部位將修長的身軀完全支撐在空中,宛如在水中那樣慢慢的游過來。

    黏糊糊的頭發看上去非常的惡心,青色的身軀和青色的面孔雖然非常接近一個女人模樣,但沒有任何美感可言。

    少女美杜莎靠得莫凡很近,蛇信子從那張女人臉龐中吐出,輕輕的掃過著莫凡的臉頰,莫凡站在那里不為所動。

    她祖母級的蠍君美杜莎莫凡都揍過,又哪里會怕這頭少女美杜莎,這頭少女美杜莎即便成年了也不過是紅蛇美杜莎,君主里的中等級別。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