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就是權勢,真正強大的權勢是可以將生命視為糞土,莫凡站在這座青色的為妖魔鑄造的宮殿里,胸脯不斷的起伏著。

    越挖掘,越血淋灕,有的時候無知反而更輕松很多,至少不會在知道真相後被這種悲憤灌入到自己的喉嚨里,讓人窒息,讓人根本不知道該怎麼宣泄!!

    “莫凡……莫凡……”昏暗之中,一個聲音焦急的傳了過來。

    莫凡根本就听不見,腦子里仍舊回蕩著軍首伊森的那番話,久久無法平靜。

    “莫凡,莫凡,你怎麼會出現在這里??”芬納走到了莫凡的面前,看著神情有些恍惚的莫凡,更加的緊張起來。

    伊森那邊的人告訴芬納,莫凡在軍事地下二層,芬納正好從前線退下來休息,身上的傷還沒有怎麼包扎便匆匆忙忙的到了這里。

    “芬納,我問你。”莫凡緩緩的抬起頭來,目光注視著芬納。

    芬納愣住了,她能夠感覺到莫凡這雙眼楮里的冰冷與嚴肅,好似在看待一個必須防備的陌生人!

    “怎麼了?”芬納說道。

    “你是不是從一開始就知道軍方有人在飼養少女美杜莎!”莫凡語氣很重很重,他用手指著那個躺在鵝毛床上顯得格外愜意的女蛇人。

    女蛇人也根本不攻擊莫凡和芬納,它那雙三角眼饒有興趣的打量著莫凡和芬納,似乎知道這里的人類根本不敢拿它怎麼樣,甚至還要繼續送一些能夠滋潤它的少女過來給它品嘗。

    “這……”芬納看了一眼少女美杜莎,整件事芬納已經從伊森軍首派來的人那里得知了,她的目光有些閃躲,過了好一會才說道,“我也只是听說,但你要相信我和哈肯首腦絕沒有參與這件事!”

    “你們也在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呵呵。”莫凡慘然的笑了起來。

    “我們……”芬納一時間啞口無言。

    “我們很懦弱,也毫無骨氣,像一群被圈養著的牲畜。”另一個聲音傳了過來,腳步聲也隨之慢慢的靠近。

    莫凡目光望去,看到了之前那位穿著黑色大軍衣的老者,他身軀佝僂,雙目卻依舊炯炯有神。

    “大首腦!”芬納急忙退到一邊,有些詫異的朝著老者行了一個禮。

    大首腦哈肯擺了擺手,有些自嘲的說道︰“軍禮是為了表達尊敬,從今晚後你沒有必要向我行禮了,我確實不值得你和你的朋友尊敬。”

    “先是如日中天的伊森軍首,隨後又是大首腦,你們埃及軍方倒是真得很看得起我。”莫凡諷刺道。

    “你在中國北疆的事情我已經听聞了,是你們國家的一位大領袖與我提起的。你的所作所為的確可以狠狠的藐視著我們這些沒有用的軍人……”大首腦哈肯說道。

    莫凡自然知道哈肯說的是什麼。胡夫金字塔,中國北疆遭到胡夫金字塔的肆虐,整條北疆防線上一共只有幾百名精銳法師,一座鎮北關要塞而已,但比海夫拉更可怕的胡夫大軍仍舊是被阻擋了下來,沒有傷到中國北疆任何一人。

    在哈肯看來,這絕對是奇跡,因為在埃及經歷了數十年戰爭的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胡夫金字塔的冥輝一旦普照,會給一個國家帶來多麼恐怖的災難!

    “你們國家的人民一定會很自豪,有一位像你這樣的人,帶給城市真正的安寧,沒有鮮血,沒有尸體,沒有痛苦的哭喊……事實上我們國家也有這樣一位頂天立地的強者,他不是你眼前這個衰老的只剩下一具空殼的我,而是比我年輕,比我大膽,比我更懂得掌控權勢,比我更能夠獲得勝利的軍首伊森。他就是埃及的莫凡,享有著無與倫比的愛戴與崇尚!當然,你只代表著你個人,也從來不會向任何人大肆宣揚這一切都是你所為,但不管他人知與不知,那份活下來的感激一直都烙印在那些人心中。”大軍首哈肯說道。

    “你想說什麼,難道也是叫我不要來你們埃及多管閑事嗎?”莫凡很沒有耐心的道。

    他現在心情差到了極點,一想到阿帕絲那樣一個柔弱的女孩被被戰爭這樣踐踏成一堆白骨,莫凡心就陣陣刺痛。

    “我只是希望你明白,只要戰爭不息,軍首伊森將永遠站在開羅的至高點,如同金字塔頂端的王,他也根本不可能遭到應有的懲罰,連國際軍事法庭都不敢裁決他,而聖裁院是不會去聖裁一位高位軍人的!”大首腦哈肯說道。

    可悲而又可氣,無論是國際最高軍師法庭還是對法師最高裁決權的聖裁院,都讓莫凡感到一陣厭惡,他們在對待一些局勢需要他死去的人,便一副神明旨意、不可違背的樣子,遇到一個還有著很大價值對大家都有利的人,無論他犯下了多大的罪孽,都會一副我們也無可奈何的可憐嘴臉!

    權與勢,當初趙滿延說的那番話讓莫凡在此刻有了一層更深的觸痛領會!

    或者冷爵與撒朗的那些理念也並非完全的錯誤,因為一些當權者在本質上與他們沒有任何區別!為達更宏偉的目標,死上一些無關緊要的人又有什麼關系??

    偏偏這就是莫凡最無法容忍,最想要用自己的雙手去生生撕碎的!!

    無關緊要??

    這個世界上有誰是無關緊要?

    又有誰是真正的微不足道!

    再微不足道的人對他的家人而言就是龐大到超越所有的精神信念!

    不要忘記他伊森軍首也曾經歷過那個躲在別人羽翼下的時候,沒有那些尊重每一個生命的強者,沒有誓死與妖魔廝殺的那些人,他早已經在沒有學習到魔法之前慘死在了蛇妖與亡靈的無情踐踏下!

    莫凡一直心存感激,在博城時自己是那麼的弱小,自己能夠活下來是因為有朱校長、有斬空這樣的人在堅守著,這才有了自己後來的成長在古都浩劫做力所能及的事,踏上高階級在世界學府之爭中的輝煌,而這也是北疆鎮北關上莫凡面對胡夫金字塔這個龐然大物不願意退縮的真正原因!

    你可以在一個少女和幾千名魔法師之間做一個選擇,那是在兩者你只能夠救下其一的無奈選擇,為了大局。

    但這不代表可以為了多讓幾千名魔法師活著,主動將一個明明可以好好活著的女孩推向蛇窩里,這絕不是為了大局考慮的無奈選擇,這是人淪喪懦弱到了極點的病態!

    這種病態確實會傳染,這個世界究竟有多少人染上了這種病,莫凡並不清楚,但莫凡絕不會讓自己得上這種病!!

    阿帕絲不能就這樣死,莫凡也不會就此罷休!!

    莫凡的雙眼忽然變得凌厲數倍,銀色的光像兩柄劍那樣刺向了那個作威作福的少女美杜莎。

    少女美杜莎正在慵懶的整理著它的頭發,盼望著早點讓它們變成一頭頭蛇,感受到莫凡殺意十足的眼神後,它竟然一點也不慌張。

    它擁有很高的智慧,它知道人類不敢對它怎麼樣。

    銀色的念控之力死死的扼住了少女美杜莎,還在那里愜意梳理自己的少女美杜莎被莫凡單手吸拽了過來。

    “嘶嘶嘶嘶~~~~~~~~~~~”少女美杜莎也不反抗,它已經在莫凡的面前了,卻還用那紅信子挑弄著莫凡那張怒不可止的嚴肅臉龐。

    “你很得意是吧??”莫凡看著少女美杜莎,冷笑的問道。

    “嘶嘶嘶~~~~~”少女美杜莎舔了舔唇,一副剛剛享用了美味的嘲弄姿態。

    少女美杜莎知道莫凡救走了阿帕絲,它在用自己的行動告訴莫凡,阿帕絲是有多美味,更是在告訴莫凡︰我吃了你辛辛苦苦保護的人,你又能拿我如何!

    “或許這個世界上很多人都不敢動你……包括一些禁咒級的法師。但我莫凡的人,不是你這個賤貨想吃就能吃的!”莫凡忽然有些發狂的大吼出一聲。

    空間的意念之力全部灌注在了莫凡的雙手上,他像是宣泄著一切憤怒,用盡自己全身的力氣抓住了少女美杜莎的蛇神與腰身……

    “撕啦!!!!!!!”

    蛇的身體不應該出現在阿帕絲的身上,莫凡用自己的殘暴之手狠狠的將這頭少女美杜莎撕扯開!!

    “噗噗噗~~~~~~~~~~~~~~~~”

    鮮血瘋狂的噴灑,大片大片的落在青色的晶岩上和白色的鵝毛上,觸目驚心。

    “啊啊啊啊啊~~~~~~!!!”少女美杜莎發出了淒厲無比的叫聲,之前那份得意消失得無影無蹤,臉上全是驚恐、痛苦還有不可置信。

    滾燙的蛇血灑落在莫凡的頭發上,粘稠的又慢慢的順著他那張稜角分明的臉頰緩緩的流淌到肩與上身上,沒多久,莫凡整個人腥紅腥紅……唯獨一雙充滿了暴怒的眼楮黑褐色中帶著可怕的冰冷!

    “呃啊呃啊~~~~~~~~~”

    少女美杜莎的蛇身軀一樣鮮血淋灕,不斷的在地面上翻滾著。

    它的上身更是劇烈的扭動,它發出無比刺耳痛苦的尖叫,聲音回蕩在整個軍事基地里面。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