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

    ……

    方塔指揮廳外,軍首伊森站在望玻璃走廊上,整個沙土戰場到處都是魔法毀滅的氣息,化作了帶著特殊氣味的狂風在沙土戰城上空肆意的飛舞著。

    這還只是第一天,各大軍區只要按照他之前的部署行動便不會有太大的問題,戰爭剛開始,有那麼的將軍在前線,伊森要做的只是選出一個自己不太喜歡的將軍,讓他負責前崗就可以了。

    “岡瑪,蛇族那邊還是認得你這張臉,你在這里好好休養一天,天一亮就把少女美杜莎給送到落日神殿去,徹底解除了蛇族的威脅,就是我們給這些亡靈還以顏色的時候了!”伊森說道。

    岡瑪立刻行了一個軍禮,帶著幾分嘲弄的道︰“那小子現在如何了?”

    “對付一個人,不只有趕盡殺絕這一種方式。就像一些麻雀,當你展開雄鷹的翅膀和亮出鋒利的爪子後,他便不會再不自量力的在你的領空與樹林里上躥下跳。在了解了這個國家,了解了我伊森,沒有哪個年輕人還會可笑的堅持著!”伊森說道。

    “還是軍首大人厲害,不需要動用一兵一卒就把這件事給完美解決了。”岡瑪奉承道。

    “我了解他這種人,因為年輕時候的我也是如此。這種人有著一個致命的弱點,那就是認不清血淋灕的現實,當我將更多的人和他為少數人的伸張正義放在一起,就等于用他自己的信念去擊垮他的信念。究其根本再英雄主義的人他內心深處都是懦弱的,之所以還看上去堅定不移,是因為他沒有遇到過龐大到連雄鷹都要慌不擇路的大自然風暴。”伊森說道。

    伊森根本沒有用自己的權力與實力去威脅莫凡,也沒有強行將他驅逐出去,他只是把最真實的一面展露給莫凡看,讓他看到盤旋在埃及上空的這個巨大的戰爭風暴的冰山一角,僅此而已,那種渺小不堪之感便會將他的一切給摧毀!

    真的太過不自量力了。

    更可笑的是他居然認為自己不配活在這個世界上……大可以去問問這座開羅城的人,他們究竟有多少人向神明祈求自己能夠活上個一萬年,好讓開羅一萬年永保勝利,好讓他們和他們的子孫可以享用一萬年都市的驕奢、逍遙、平靜!

    “軍首大人,屬下真是對您佩服的五體投地,只是沒有給那小子一點實質性的教訓,我心里有點不太舒服。”岡瑪眼楮里閃過一絲毒光道,接著對伊森說道,“我本是想將他們說成黑教廷成員,直接讓他們徹底閉嘴”

    “岡瑪,你做事情我一直都是很放心的,唯獨這睚眥必報的性格。這件事到此為止了,別去惹那小子,不然事情會很麻煩。”伊森說道。

    “難道他背景很大?”岡瑪詫異的問道。

    “他沒有什麼背景,只是卻比有背景更麻煩,就這樣吧,到此為止,凡是沒有必要都去計較,這個開羅還需要我們,不是嗎?”伊森微笑了起來道。

    “軍首大人說得是,那屬下這就去將少女美杜莎送到落日神殿。”岡瑪少將點了點頭道。

    岡瑪走下了望走廊,他心中仍舊帶著一絲怨氣。

    就這樣算了??

    雖然不知道伊森軍首為什麼沒有去為難那個叫莫凡的小子,但岡瑪他真的不想就這樣算,好歹要讓他嘗嘗苦頭!

    岡瑪心里想著如何報復莫凡,卻沒有注意到賽義德從他的身邊走過,兩人的影子相互交錯,黑色如鬼煞一樣的東西悄無聲息的爬到了岡瑪少將的背後……

    岡瑪少將的身上本就攜帶著一些黑暗物質,隨著這黑暗物質的二次傳遞,他身後的影子一下子變得鬼邪了起來。

    夜煞鬼影開始慢慢的爬了起來,而岡瑪仍舊在想著泄憤之事,他腦子里閃過海蒂那絕美性感的模樣,覺得說什麼也得把這個女人弄到手,沒有哪個男人受得了自己的女人或者女伴被玩|弄得渾身黏糊糊。

    “我不動那個叫莫凡的小子,動一動他身邊的那藍色眼楮的大美人總沒有問題吧!”岡瑪浮起了一個邪邪的笑容。

    忽然,岡瑪身體一陣莫名的痙攣,寒冷之意從他脖子後面灌入,緊接著瘋狂的擴散到身體每一處血管、肌肉、皮膚!!

    岡瑪瞪大了雙瞳,可以看到他的瞳孔里一種黑色的物質正在快速的佔據細細的血管,變成了非常明顯遍布了眼球的血絲,看上去悚然至極。

    他渾身僵直的轉過去,想知道是誰對自己下的手,可面前一片黑漆漆,他視力因為那些黑色物質而快速的失去,勉強能看到的只不過是站在自己面前一個與自己一模一樣的黑色輪廓,看上去像是在照一面鏡子,鏡子里有一個遍體通黑的自己,這個自己正將一柄黑暗匕刃刺到自己脖子後面……

    死亡凋零!

    就像花草受到劇烈腐敗之毒那樣極速枯萎,身體里的器官包括最重要的心髒都在衰敗,生命的活力也在枯竭。

    “岡瑪……你看著我做什麼?”

    “岡瑪??”

    “岡瑪!!!”

    “來人啊,來人啊,有刺殺者!!!!”賽義德大聲喊了起來,聲音傳遍了這個樓層。

    岡瑪死死的抓住賽義德的衣襟,他能夠感覺到自己的生命正在流失,可是他又極度不甘願和不相信,于是只能夠用盡全部的力氣抓住賽義德,神智錯亂的以為這就是謀害他的人!

    賽義德心一片慌,他幾秒鐘前還看到岡瑪少將春風得意的從自己面前走過去,怎麼才幾步的功夫就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岡瑪少將的樣子真的很可怕,那雙空洞可怕的眼眶周圍也全部都是黑色的蜘蛛絲,飽滿活力的皮膚詭異的干裂,身上更發出了一陣什麼東西被融掉了的臭氣!

    沒多久,一隊巡邏士兵跑了過來,他們跟無頭蒼蠅一樣到處尋找那個刺耳,偏偏找遍了附近一無所獲。

    根本就沒有刺客,真正的刺客離這里還有一段距離,這些年輕的士兵和愚笨的賽義德又怎麼會明白夜煞那鬼魅一樣的殺人手法!

    “噠!噠!噠!!”

    軍靴重重的踩在鐵通道地面上,一身白色與金色相間大披肩軍首伊森聞聲而來,他的身後還跟著四位大參謀,顯然是在討論著接下去幾天的戰情。

    軍首伊森那雙冷厲的眸子注視著倒在地上的岡瑪少將,臉上的肌肉輕微的抖動了起來。

    岡瑪是伊森最喜歡的手下之一,所有見不得人的東西岡瑪都會做得妥妥當當,不否認岡瑪就是一個喪心病狂的人渣,可伊森需要這樣一個人渣為自己服務,為戰爭服務!

    岡瑪似乎感覺到軍首伊森前來,他努力的吐出幾個字︰“救我……救我……”

    伊森沒有走上前,他只是那樣冷冷的看著。

    死亡凋零,這種黑暗魔法比一些詛咒發作還可怕,除非有帕特農神廟的女賢級別以上的人在場,不然怎麼都是死!

    怪也只能夠怪這個岡瑪竟然這麼不小心,明知道那個家伙是一個黑暗法師,居然沒有去淨化一下自己的身體,被那鬼魅的黑暗物質擴散起來奪取了生命!

    伊森見多識廣,一眼就明白岡瑪是怎麼死的。

    事實上,真正讓伊森這般憤怒得冰冷的並不完全是沒有岡瑪的事,這個世界上敗類其實很多再找一個並不成問題,他有些無法容忍的是那個小小麻雀竟然真的要挑釁雄鷹!!

    他根本沒有認清自己,而自己特意下去與說的那些話,他也全當放屁!

    竟然有如此愚蠢之人,這個適者生存的世界是如何讓他活到現在的??

    “看來自然的神是要我來了結這個不遵從生存法則的異類了!”伊森冷冷的吐出了這句話。

    莫凡的經歷和伊森有著很相似的地方,年輕時便被幾個城市的人擁護著,伊森沒有為難莫凡,一方面是他確實是個大刺頭,另一方面他在莫凡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他相信莫凡如果也學會了這個法則,遙遠的東方之國的統治階級,也有他的一個位置,指不定將來還有一些合作,他也得感謝自己教會了他這重要的一課。

    結果,這個無知的東西非要走他自己的道,走那條會得罪全天下上層階級者的路!!

    他以為他自己是誰,大英雄,救世主?

    為了一個少女掀起一場種族戰爭,少女那兩三個親人或許會感謝他的大恩大德,但一個開羅城市的數以萬計的人會將他痛恨唾棄到骨子里!

    根本什麼都不懂,看來伊之紗說得沒有錯,這家伙就是一個災星,當初就應該竭盡全力阻止他進入埃及,剛才自己在下面就應該一掌將他劈成灰燼!!

    “軍首……”一位軍統快步跑到了軍首伊森的面前,看到周圍有很多人,于是在伊森耳邊低聲說了幾句。

    “荒謬!!!如此荒謬的計劃怎麼可能執行,哈肯是老得糊涂了嗎!!”伊森勃然大怒道。

    莫凡這樣做,就代表著要與他伊森為敵,那麼伊森也不會對他手下留情了,真是地獄無門他非要闖……但是,伊森沒有想到哈肯反而接納了他,這意味著哈肯將為那惹火了自己的小子提供保護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