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瞬息移動迅速的跟上了其中一頭地獄三頭犬,這家伙之前的囂張氣焰在這會已經消失了大半,莫凡拋出了一根雷電長矛,在它逃跑的前方形成了一片電災之網,地獄三頭犬似乎還知道莫凡的雷電非同尋常,立刻順著一根碩大的雕刻柱子飛奔了上去。

    它的速度很快,幾乎可以垂直奔跑,莫凡一抬頭,手中巨影釘朝著這地獄三頭犬的四肢關節位置擲去。

    地獄三頭犬並沒有察覺到這個悄無聲息的黑暗禁錮,它的後肢被巨影釘給釘在了柱子上,它前半截身軀往上竄,後半段卻一動不動,身體都好像也被拉長了!

    “嗷嗷嗷~~~~~~”

    地獄三頭犬發出了叫聲,它身上釋放出幽藍色的地獄火,想要將巨影釘給驅散。

    莫凡也知道巨影釘能夠禁錮住統領級生物的時間非常短暫,讓那家伙稍稍停滯了之後,莫凡手中立刻凝聚出了一柄更加強力的雷電長矛!

    長矛劃破空氣,發出了雷電震顫,電弧肆意的閃爍著,當它直接貫穿到了地獄三頭犬身體上的時候,更加狂猛的雷霆之力竄動了起來,電得這地獄三頭犬全身劇烈的抽搐著!

    “ !!!”地獄三頭犬從柱子上落了下來,莫凡自然不會給它有任何逃跑的機會,另一只手早已經蓄積的烈炎之劍猛的朝著地獄三頭犬跌落的地方斬了過去!

    三十多米的炎劍砍下,熊熊烈火大劍將前方的一切分為兩段,火勢狂嘯,這地獄三頭犬一連遭受到莫凡多個魔法攻擊,再厚實的身軀都有些承受不住了……

    它的外皮被燒得徹底爛開,高溫火焰鑽入到它受傷的地方開始吞噬著它的肌肉與器官。

    沒多久,火焰便將這地獄三頭犬給燒成了一堆骨頭,其殘魄也隨著飛入到莫凡的墜子里。

    “就剩下你了!”莫凡頂著最後一頭地獄三頭犬。

    最後這頭地獄三頭犬倒是格外的勇敢,它剛才一直試圖攻擊莫凡,也算是在救它的同伴,可莫凡的魔法實在太過霸道了,即便是這種大統領級別的生物都承受不住!

    莫凡的三魂種火系、十二倍威力的雷系,只要是高階之威的魔法完全擊中了大統領,都是能夠造成重創的,要是能夠再給它一些蓄力的時間,秒殺大統領也絕對不是問題。

    “吼!!!!”

    地獄三頭犬的三個腦袋輪番進攻,其中一個腦袋是擁有著毒性的,它用毒氣來壓制著莫凡的高階魔法,迫使莫凡不得不一直移動來躲避那些毒氣的蔓延。

    毒之後,便是一陣污濁的風,這些風帶著很強的腐蝕能力,莫凡躲在一塊大石墩的後面,才幾秒鐘的時間這個大如房屋的石墩就被這種渾濁的風給徹底侵蝕了,看上去跟泡沫一樣。

    污濁之風後,便是幽藍色的陰火。

    幽藍色陰火從地獄三頭犬的火頭顱中噴出,十米直徑的烈火球快速的飛來,在莫凡所處的位置轟然炸開。

    “吼!!!”

    那幽藍色陰火再一次吐出,十五米直徑的烈火火球滾落了過來,這一次莫凡沒有再閃躲了,而是直接用意念凝視著這團碩大的烈焰火球!

    銀色的光輝在莫凡眼中綻放,銳利之芒射向翻滾過來的十五米直徑幽藍色火球,這火球原本來勢洶洶,在進入到莫凡銀色視線之時,火球的速度開始變慢……

    像是撞入到了一個擁有強大阻力的空間泥沼里,漸漸的幽藍色火球靜止住了,在離莫凡大概五十米的地方不再能夠前行。

    莫凡大喝出一聲,意念達到一個極致,靜止的幽藍色火球被莫凡的意念之力狠狠的打飛了出去,轟隆的落在了相隔兩百多米的地方,幽藍色的火舌狂撲而來,卻沒有一點火星能夠靠近到莫凡這里。

    這毒風火地獄三頭犬看到這一幕也怔住了,它哪里會想到自己的攻擊會被對方的一個眼神給化解。

    “起!”

    念力千絲萬縷,紛紛散落在附近那些堅硬無比的岩塊、石墩、立柱上,它們生生的被莫凡意念掰斷,全部變成了莫凡的武器,一個接一個的朝著地獄三頭犬砸去!

    每一個**控的物體都是被施加了一層更強大的念力,即便小小的石塊飛射也可以直接打穿一座山岩,更何況是那些厚重無比的石墩與長柱,這些落在地獄三頭犬的身上都能夠讓它斷上幾根骨頭。

    一番意念亂擊,這地獄三頭犬已經頭破血流了,不過這家伙倒是非常有骨氣,這種情況下都沒有逃走的意思。

    莫凡自然不會因為這是一頭有膽子的狗就饒它一命,一個碾碎空間呈現一個六邊形,兀然的出現在了地獄三頭犬的腳下。

    “ !!!!!”

    銀色的灰燼飛舞了起來,恐怖的碾碎空間將這頭地獄三頭犬徹底泯碎!

    一縷深邃的大螢火光團從地獄三頭犬死亡的地方飛了起來,慢悠悠的飄蕩了一會,像是一個無家可歸的孩童。

    “精魄!!!發財發財了!!”莫凡看著這晶瑩剔透的光團,滿臉欣喜之色。

    這金字塔里面出精魄的概率可真是高啊,就連統領級生物都似乎更容易出現,一個統領級精魄可就好幾億。

    “精魄???”一個聲音從旁邊飄了起來,賽義德那雙眼楮忽然間如有火焰一樣盯著晶瑩光團的方向。

    賽義德是亡靈法師,殘魂和精魄也是亡靈法師最珍貴的東西,在他們眼里這東西跟固定金額的支票沒什麼差別。

    一個統領級的精魄,還是如此完整煥發著晶瑩螢光的,要是拿到手賽義德可以再呼喚出一只類似于死刀木乃伊的這種強悍亡靈。

    賽義德也不管這精魄是哪里來的,果斷的擺出了它的聚魂器皿。

    聚魂器皿自然是收集殘魂精魄的,一想到自己馬上可以醞釀出一個大木乃伊了,賽義德便越發的激動,對這精魄志在必得!

    “媽的,敢跟我搶!”莫凡有些怒了。

    自己辛辛苦苦殺的地獄三頭犬,好不容易出了一個統領級精魄,這個啥事沒干的賽義德居然還來搶,要不是看在大家這次是同隊的份上,莫凡直接一個霹靂轟死他了!

    “小泥鰍,搶回來!”莫凡叫道。

    小泥鰍估計也有些怒了,這個世界上沒有誰敢跟它搶吃的!!!

    像是一個更加強力的磁石,小泥鰍在賽義德這家伙搶佔了先機的時候生生的把那統領級精魄給吸過來了大半,賽義德完全沒有想到自己這極品聚魂器皿以及自己的亡靈系修為居然搶不過莫凡這個非亡靈系法師。

    “這是我先看到的!”賽義德有些惱羞成怒的吼道。

    “老子還先看到你媽,你媽也我的嗎。沒看見是我殺的地獄三頭犬,你這廢物也敢搶!”莫凡毫不客氣的罵道。

    和賽義德本就沒有任何交情可言,在世界學府之爭的時候莫凡也沒少教育他!

    “可惡,你拿精魄有什麼用,我是亡靈系法師,這東西在我手上才能夠發揮最大的價值!”賽義德大叫了起來。

    “你還能再不要臉點嗎!”莫凡也怒了。強搶別人東西還振振有詞,也不看看他搶的人是誰,只有他莫凡搶別人東西,沒有別人可以搶他的,“小泥鰍,別跟這傻}逼客氣!”

    小泥鰍是絕對護食的,它那納魂的吸力一下子變得更強,只見那飄忽不定的精魄以更快的速度飛向了莫凡這里……

    “嗡~~~~~!!”

    小泥鰍墜猛的顫了起來,吸力再猛了數倍,那精魄再沒有半點懸念的靠近到了莫凡胸口位置。

    賽義德看到這一幕,臉都氣綠了。

    “大家既然同隊,我變得更強對我們都有好處,你又不是亡靈系法師拿去有什麼用,我就差一個這樣的精魄就可以讓我的死刀木乃伊晉升一個階段,你這樣蠻橫是什麼意思!!”賽義德憤怒的道。

    “你在逗我嗎,就你這個十句里有十一句都在巴不得我們早點死的家伙也好意思說是為了團隊。這東西是我的,你問都沒問我就想搶,告訴你,爺爺我還未必差這一個統領級精魄,你要是老老實實叫聲大哥,好好的跟我說我暫時給你也沒有關系,問題是你問過一句嗎,你他|媽當老子是慈善家是吧!”莫凡一臉不屑的說道。

    看來世界學府之爭的時候,自己終究太過溫柔了,沒把這些自恃清高的東西們給踩個徹底,不然這賽義德怎麼會有膽子來搶自己嘴邊的東西!

    “可惡,你這人怎麼這麼說不通的!這東西我要定了,休怪我不客氣!”終于,賽義德翻臉了。

    他將自己的左手重重的摁在右手手腕上,他的右手手臂上忽然間浮現出了無數暗紅色的邪紋,這些邪紋亮了起來,使得它手掌上的那杯器皿也綻放出了相似的邪光!

    邪光讓附近的空間都變了顏色,灰暗壓抑了整個祭祀大廳的火焰光芒……

    一只森森鬼手半虛無的從杯器皿中探出,並且無限伸長,朝著莫凡這里抓了過來。

    虛無鬼手目標倒不是莫凡,正是那即將飛入到莫凡胸前的統領級精魄,賽義德這是施展出他壓箱底的本領強搶了!!

    ————————

    (昨天才更一章,我道歉。

    事情是這樣的,我又感冒了。

    曾經冬天赤膊冷澡吃冰棍身壯如牛,如今春天棉被暖爐套秋褲體弱成狗……

    ——

    近幾年體質是真不行,本來感冒也只是小事,可偏偏不是頭疼就是昏昏沉沉,昨天強撐著寫了一章,也沒打算請假的,準備休息一下再寫第二章的,結果從昨晚2點左右直接睡到下午4點,整整14個小時昏迷……

    還好昏迷後腦袋不沉了,只是有點咳嗽。

    咳嗽倒還能寫,今天盡量寫,把昨天的補上,補不上也希望大家體諒一下我這個廢物軀殼,就少噴我的靈魂了。

    我覺得像我這種人,要是被莫凡殺了,頂多爆個殘魂,而不是精魄。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