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你確定可以這樣?”莫凡很是驚喜的說道。看小說到

    “可以的,在設置出這樣復雜的門的同時,就意味著它也存在著一定的漏洞,雖然古人的智慧很值得我們欽佩,但我們現代人也不是沒有腦子的嘛,最主要的是抓住這里的次序和規則。”史瑞夫一臉學者氣度的說道。

    “史瑞夫,原來你長得丑是有道理的啊,長的特別丑的人一般智商都會很高。”趙滿延感慨了一句。

    “你什麼意思,照這樣說你就是智障?”史瑞夫沒好氣的說道。

    “謝謝你夸我帥得沒有邊際。”趙滿延很不要臉的說道。知道了有別的辦法,趙滿延的心情就變好了很多。

    “那我們進入到下一個墓室吧。”史瑞夫說道。

    “休息一下會死嗎!”莫凡說道。

    “奇怪,以往不都是你急著要往前走的嗎?”史瑞夫滿臉疑惑的說道。

    大家沒受傷歸沒受傷,蛇發蠍君美杜莎帶給他們的心靈沖擊還是非常嚴重的,怎麼也得讓自己的心髒跳動的速度恢復正常,怎麼也得先活動一下自己的身體,將那種被石化的後遺癥給淡忘掉。

    ……

    長方形門通道里休息差不多之後,大家終于鼓起勇氣往前行了,下一個墓室不出意外的話會是與蛇有關的。

    他們已經商量好了,只要走進墓室里瞥上一眼,發現不對勁便立刻退回來,返回去的墓室雖然不再是蛇發蠍君美杜莎的墓室,但史瑞夫已經掌握了規則,按照他的方式走的話,就可以繞開這座無法抗衡的木乃伊墓室了。

    前方方形門通道馬上到了盡頭,大墓室的輪廓也漸漸展現在了眼前,剛踏入到墓室里,所有人立刻提起十二分的精神,被蛇發蠍君美杜莎縈繞在心頭的恐懼可沒有完全散去,但願這個墓室里不是一個比蛇發蠍君美杜莎更可怕的家伙,給大家的心髒一點承受余地。

    “奇怪……這個墓室的門是全開著的!”忽然,史瑞夫開口說話了。

    整個墓室非常空曠,史瑞夫的聲音甚至來來回回的有好幾個重疊音,最重要的是這個墓室里除了描著一幅又一幅古老的壁畫、地畫、頂雕之外,竟然沒有靈柩,也沒有守護的生物!

    “很多蠍紋和蛇痕。”海蒂說道。

    “空的墓室???”莫凡感到非常的意外。

    他提著膽子,在這個大墓室之中巡視了一圈,發現這個大墓室確實什麼生物都沒有,反倒是里面各種壁畫、地畫、蠍雕、蛇柱讓人感覺像是走進了一個神話蛇蠍的上古宮殿之中。

    那些印在牆面上的壁畫與面雕塑都是死的,莫凡可以非常肯定,墓室任何一個角落都沒有生命跡象。

    “我明白了。”史瑞夫忽然叫了一聲。

    “用不著你說我也知道了。”莫凡環顧著這些巨大的地畫和壁畫。

    地畫和壁畫不是用什麼水彩涂抹的,而是用一些雕刻的方式,以褶皺、凹痕、洞陷加上蠍紋和蛇鱗痕組成,也不知道古代法老王為了招攬蛇蠍一族在這方面上耗了多少人力與財力。

    “那你說說看!”史瑞夫有些不服氣的道。

    “蛇蠍本就是一族,蛇發蠍君美杜莎即代表著蠍的那個圖譜,也代表了蛇的那個圖譜,所以這蛇圖譜墓室和蠍圖譜墓室都是蛇發蠍君美杜莎的,只不過這個墓室不像是用來給木乃伊居住的,更像是記載著一些古老儀式、古老神話、古老歷史的。我記得你們這里有一個關于美杜莎的傳說。第一代美杜莎為人類,大概是最早一批覺醒了詛咒系或者心靈系的一類特殊魔法師吧,而在當時詛咒系和心靈系都被歸為禁術或者邪術,于是美杜莎被人類作為供奉,送到了當時的蛇蠍老祖那里。誰知道蛇蠍老祖並沒有將美杜莎殺死,還慢慢的與她結合在了一起,于是蛇人和蠍人就此誕生,蛇人擁有詛咒魔法和石化魔法,蠍人具備強大的力量與體魄……”莫凡看著大大的壁畫做出了解讀。

    史瑞夫看著莫凡,不由的對莫凡豎起大拇指道︰“你竟然可以看得懂這種古埃及圖字文,看來你也是對此有所研究的啊!”

    “我們在研究圖騰而已,你們古埃及的這種圖譜方式其實跟我們當初以圖騰為神明是類似的,你們法老王推翻了古代神獸的時期,自己成為了統治者,我們圖騰不斷滅絕之後,也漸漸的依靠魔法早就了現在的時代。”莫凡說道。

    莫凡也沒有說自己是在帕特農神廟看到的有關記載,古希臘和古埃及一直都是密切的,莫凡把自己在帕特農神廟看到的文獻與現在的這些圖譜聯系在一起,解讀起來就不難了。

    “這里有說,胡夫創造了亡靈系,建造了與冥界相通的金字塔,為了更加壯大自己的死亡國度,也為了防止後人對它的統治推翻,他幫助蛇蠍老祖和美杜莎建造了許多蛇蠍邪廟。”史瑞夫接著說道。

    “這里的壁畫表明,亡靈將與蛇蠍聯盟,蛇蠍們也可以自如的在金字塔內外活動……哈哈,這不是小時候的看圖說話嗎!”趙滿延哈哈大笑的指著其中一幅壁畫道。

    莫凡往那里掃了一眼,發現確實如趙滿延說得那樣,法老王胡夫與蛇蠍最高統治者美杜莎建立了聯盟……

    “你們研究這個干什麼,既然這里沒有木乃伊守衛,我們就去下一個目的地,趕緊離開這鬼地方。”賽義德不耐煩的說道。

    “別啊,這上面記載了很多我們解不開的秘密,就比如說蛇蠍之祖與美杜莎的真正棲息之地。給我點時間,我把這幾個邪廟給研究一下。”史瑞夫說道。

    壁畫上表示,胡夫除卻建造了屬于自己獨一無二的金字塔之外,還為蛇蠍之祖以及美杜莎之母建造了邪廟,其位置就隱匿在埃及的某片沙漠之中……

    “哼,就算知道了祖邪廟又有什麼用,好像我們就有那個力量沖進去把萬惡的蛇蠍和美杜莎給殺了一樣!”賽義德冷諷道。

    “賽義德,你也真是愚昧。總有一天蛇蠍與我們會變成宿敵,總有一天埃及的土地只容得下一個種族,假如我們連它們的統治者在哪都不知道,還談什麼與它們抗衡,談什麼將它們消滅?”米奧斯有些不滿的說道。

    “好好好,我愚昧!”賽義德不再說話了。

    “邪廟到底是什麼?”穆白還是感到不解,于是問了一句。

    “埃及兩大土特產,亡靈、蛇蠍。蛇蠍就是妖魔,它們不需要冥輝普照也可以自如活動,也就是說很多時候蛇蠍對埃及各大城市的威脅一點都不比亡靈來得小。而蛇蠍的真正老巢不是沙漠,也不是洞窟,是邪廟。邪廟的由來剛才我們已經說了,很多人都知道邪廟存在,但迄今為止埃及只發現的邪廟屈指可數,而棲息著真正蛇蠍老祖和美杜莎之母的邪廟,至今還無人知曉。邪廟是由那些法老和法老王們建造的,所以要知道邪廟所在,就只有金字塔里面會有記錄了。胡夫金字塔里記錄的這個邪廟,多半就是第一代美杜莎居住的……”莫凡解釋道。

    “原來是這樣,找到邪廟,把邪廟一鍋端,蛇蠍就不再能夠構成威脅了?”穆白說道。

    “差不多吧,但以現在的軍力要鏟平邪廟,有點太勉強了。先把邪廟的位置給找出來,等往後實力壯大了再做打算也不遲,史瑞夫這個考古者也算是對他們國家做出了大貢獻。”莫凡說道。

    史瑞夫正做著記錄,莫凡閑來無事就到處看看。整個墓室巨大無比,地畫和壁畫縱然巨大,里面記載的信息也相當多,要不能夠找到一個故事的依據和源頭,往往會看得雲里霧里。

    莫凡自動忽視掉那些自己沒頭緒的,尋找一些能夠看懂的圖來。

    “莫凡,這里有張畫,蛇在吃人……好像是吃少女……”海蒂扯了扯莫凡的衣角,指著一處壁畫有些害怕的說道。

    單看圖,其實也就是一些比較抽象的圖形而已,只是聯想到阿帕絲說的那些,少女活活被一些比較高級的蛇人和蠍人吃掉,給人的感覺就完全不一樣了。

    莫凡往那里看了一眼,輕嘆了一口氣。

    “後面是什麼意思?”海蒂問了一句。

    “多半是說美杜莎吃了少女之後,可以獲得她的青春與美貌吧。”莫凡說道。

    莫凡記得被自己殺死的那個少女美杜莎在活吞了阿帕絲之後,她的樣子開始漸漸的往阿帕絲靠近,想來當阿帕絲完全被其消化了,那少女美杜莎就會變成阿帕絲的樣子,想想還是讓人覺得心寒。

    “那這後面呢?”海蒂接著問道。

    “這個……有點看不懂了,我也不是專業的解古人員。”莫凡說道。

    兩人正談話時,史瑞夫好像記錄下了自己想要的信息了,他臉上帶著那副可以造福全人類的偉人式笑容,整個人差點就散發出教科書的神聖光輝了!

    “我們能活著出去你再笑吧。”莫凡給他潑了一盆冷水。

    “哦,哦。”史瑞夫整個人就黯淡了下去。確實,能活下去,他收集的這些資料才有意義。

    (今天恢復每天兩更。

    昨天病情好轉,但人是虛的,我老婆都說我老了很多。本來昨天是想更一點的,哪知道從昨天下午三點一直睡到今天早上七點,整整昏迷15個小時,看來我確實是太虛弱了。

    今天狀態還不錯,就是咳嗽還會短暫發暈,還好咳得比較少,影響不是很大了,今天趕緊恢復更新。

    很久沒有病成這個鳥樣了,想想都覺得可怕,要是以後經常這個樣子真是一件痛苦的事情。其實我寧願每天更新,也不願意生病。)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