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我是學生會主席團成員,論實力,我想即便導師想要教訓我,也未必能夠佔到什麼上風。”赫卡薩黑着臉說道。

    “裏奇的事情,他自己會在公開賽上和你算,我作爲導師懶得跟你心狠手辣、心胸狹窄的小東西計較,滾一邊去吧,我要教訓的,是你的導師奈爾孫。”莫凡罵道。

    赫卡薩聽到這句話,臉色已經跟旁邊的非洲同學一個顏色了!!

    是個人都知道他赫卡薩可不是普普通通的學生,奧霍斯聖學府的導師很多都要對他恭維幾分,這一個外教導師怕是不想在這個世界上混了吧!

    “赫卡薩,他畢竟是導師,別隨意頂撞。”這個時候,奧霍斯聖學府的元素部長說道。

    元素部長滿臉的褐色鬍鬚,能夠看見的只有他那雙深邃的眼瞳,一件長袍遮住了他消瘦無比的身子,就宛如一個站在麥田裏的稻草人那般。

    面對着裝如此隨性的元素部長,赫卡薩本來還想反駁幾句,最後強忍住內心的窩火。

    “有意思,你要教訓我?”奈爾孫聽到莫凡這番話反而笑了。

    奈爾孫看了一眼周圍,發現坐在比較靠前的那些學校領導們居然都沒有出聲阻止的意思,反而一副饒有興趣的模樣。

    奧霍斯聖學府就是奧霍斯聖學府,即便老師當着學生面撕比也不阻止,什麼影響校風校紀,他們巴不得這些外教導師都打一場!

    “部長,這可是公開課,即便是外教導師這樣影響教學,也是對我們奧霍斯聖學府的不尊重。”主導老師佑司惠說道。

    她對莫凡早就不滿了,自然不允許他在這樣的場合上胡作非爲。

    元素部長卻是沒有將佑司惠的那番話聽進去,他只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高聲對莫凡道:“莫亦凡導師,我想您一定是對奈爾孫導師剛纔的教學方式非常有興趣,想親自領教一下他的印記魔法,對吧?”

    莫凡有些意外,自己這般瞎搞,竟然還有人幫自己說話,給自己圓了一個非常舒服的理由。

    “是啊,剛纔傳授的那些東西,我也想看看實戰中是不是真的管用,當然,這是其一,主要還是想爲我的學生打抱不平。不管怎麼樣裏奇只是一個學生,他沒有做任何過分的事情,將他傷成那個樣子,結果還不聞不問,實在讓我覺得噁心。”莫凡回答道。

    “奈爾孫導師可是著名的鬥法導師,您作爲理論課導師真的有信心嗎?”元素部長問道。

    “當然,不然我跑上來是來耍雜技的?”莫凡說道。

    “那很好啊,正好奈爾孫導師課也講得差不多了,諸多戰術理論終究是要進行實踐的,正好莫亦凡導師親自爲學生們領教一下奈爾孫導師的鬥法技巧,讓奧霍斯聖學府的學生們從中多學習學習!奈爾孫導師,您不介意讓我們看到您的技巧吧。”元素部長笑了起來,整張臉的鬍鬚都在晃動。

    “當然不介意,正好我這人其實更喜歡直接的展示,有人想要領教我再樂意不過了。”奈爾孫已經笑了起來,終於找到一個合適的理由把這個跑上來搗亂的傢伙給揍一頓了!

    “看在兩位導師都這麼有興致的份上,這次戰鬥的結界由我來付,你們可以盡情的使用自己的力量。不需擔心傷及到周圍的學生們了,當然,星宮級的魔法兩位就都不要使用了,我這個部長俸祿也不是很高的。”元素部長道格林說道。

    “道格林部長,導師爲學生們展示這樣難得的戰鬥,獲益的自然是學生們,這錢又怎麼可以讓您來出呢,放心吧,這場戰鬥的耗費,我們學院是會負責的,其實我也很期待導師們之間的戰鬥,都是國際上有名的榮譽導師,卻不能親眼目睹他們使用魔法在戰場上華麗對決,自然是一種遺憾!”白袍院長說道。

    元素部長、院長都是學校非常權威的人物了,他們都允許兩個導師撕B,其他人又還有什麼好說的。

    而且一聽說戰鬥被允許,整個公開賽的學生們都歡呼了起來!

    說破嘴皮子,都不及一場硬碰硬的魔法都覺來的直觀,還是兩名老師之間的對抗,來上公開課怎麼都值了!

    ……

    “在美國,有很多像你這樣莽撞的年輕人,他們也會做這樣的蠢事,到頭來都是在成就我。我能有如今鬥法領域的地位,真得要感謝這羣人。所以,在開始之前,我也先感謝感謝你,沒有你這種衝動的人,我的教學生涯平淡如水。”奈爾孫一點都不氣惱。

    他很高興,終於有不長眼的傢伙來挑戰自己了,要想在奧霍斯聖學府建立自己的聲望沒有這種榮譽導師級別的人給自己做墊腳石還真有些許困難。

    “兩位導師,等學生會那邊做好賭鬥金幣的統計,便可以開始了。”元素部長道格林作爲公證人,開口說道。

    “這就開賭了嗎?”莫凡挑起了眉毛道。

    “當然,以往都是學生之間的競技,難得有導師之間的決鬥,我們這些奧霍斯聖學府的老師也非常樂意參與的,莫亦凡導師,你可要加油啊,買了你一千金幣獲勝。”元素部長道格林笑容滿面的道。

    “我們是第一次見面吧,這麼看得起我?”莫凡很是意外道。

    “也沒有,我還買了奈爾孫四千金幣。”部長道格林說道。

    莫凡馬上臉一黑。

    “好了,統計出來了,比例是10比1,真是一場懸殊的賭鬥啊,哪怕我四千全輸了,那一千金幣也能夠爲我賺回許多,這次莫亦凡導師您可真要加油了!”道格林拿着個平板電腦說道。

    “……”

    奈爾孫也擡起頭,看了一眼賭鬥比率,這個比率其實就顯示在高處的熒幕上,奧霍斯聖學府的賭賽本就是合法,甚至推崇的。

    “竟然還有那麼十分之一的看不清局勢的人。”奈爾孫笑了起來。

    “可能還是有少部分覺得你其實名不副實吧。”莫凡說道。

    “馬上你就不會這麼說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