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你讓她對伊森施展美杜莎詛咒了?”九幽後問道。

    “恩,伊森不制裁一下,我渾身不痛快。”莫凡點了點頭。

    “她的靈魂受創嚴重,實力應該大不如之前了,再強行施展這種大詛咒,多半會很疲倦的。”九幽後說道。

    “哦,哦,你確定她沒什麼問題吧?”莫凡有些不放心的說道。

    “如果是她的兩個姐姐,那我還是勸你受點傷盡快解除契約,她們太過歹毒了,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她們傷不到你,卻會從你身邊的人下手,把你逼得發瘋。至于阿帕絲,據我了解她其實更多是與人類接觸,美杜莎之母很早就處在一個衰落的狀態了,她的兩個姐姐虎視眈眈,阿帕絲很難在邪廟之中生存,所以這也是為什麼她會在人類的世界中游蕩……”九幽後也沒有再玩笑了,認真的給莫凡分析道。

    “所以她偽裝成人,一方面是尋找能夠和她兩個姐姐抗衡的勢力,另一方面其實是一直在流浪逃命?”莫凡問道。

    “嗯。有件事得告訴你,她的靈魂受創嚴重,實力下滑很多,算是處在一個極其虛弱的狀態,而她們美杜莎姐妹之間是存在著一絲絲的心靈聯系的,所以她現在的情況多半也會被她的兩個姐姐知曉,她的兩個姐姐不太可能離開邪廟,可其他美杜莎為了表示衷心,為了在新王朝中擁有地位,一定會前來取她首級。”九幽後鄭重的說道。

    “你說的有道理。”莫凡點了點頭。

    肉弱強食,這在哪個自然界都適用,阿帕絲靈魂受到重創,換作以前除非她的兩個姐姐親自出手,不然她也沒有什麼好畏懼的,可現在情況不是很樂觀,這個召喚契約還會因為主人的實力去壓制契約獸的力量,很多君主級的美杜莎都敢去挑釁她了!

    “所以啊,你讓她耗盡僅有的一點力氣去制裁伊森,接下去有什麼麻煩,得靠你自己解決了。”九幽後說道。

    “沒事,能制裁伊森才是最重要的,剩下的事情我會處理……可惜啊,還以為我控制了她,就可以控制蛇蠍大軍了,沒有想到反而遭來大怨敵。”莫凡感慨了一聲。

    “天底下可沒有完全免費的午餐,別抱怨了,等你幫助她恢復靈魂創傷,等你自己的實力提升起來,她會給你開闢一片廣闊無垠的天地。”九幽後說道。

    “恩,恩,我很滿意了。”莫凡點了點頭,人不能太貪婪,在獲得什麼的同時一定會付出什麼,他看了一眼九幽後,關心的問道,“話說起來,你的傷要不要緊?”

    “當然要緊,我是幽靈,靠的就是靈魂,我現在就想找個誰都打擾不了我的地方安靜的修養個幾十年,好恢復自己的力量……”九幽後沒好氣的說道。

    “那有什麼我可以幫你的?”莫凡感到很不好意思。

    “有呀,你知道的嘛,不少女鬼都有什麼采陽補陰的說法,我其實也沒有怎麼試過,不如你給我采一采,讓我把你的陽魂給全吸了,我相信用不了多久我就可以恢復了!”九幽後眼楮變得直勾勾了起來。

    “那個……我有一個朋友,他姓趙,我估計他挺喜歡這種采補方式的,不如你去找他?”莫凡說道。

    “哼,一點誠意都沒有。”

    ……

    ……

    考慮到阿帕絲會引來其他美杜莎的仇恨,莫凡也沒有再在開羅久待,第二天一早就收拾好東西,結算好賞金便迅速離開了。

    戰爭還是要持續一些時間,但也沒有到完全無法出城的底部,哈肯給他們開闢了一條路,護送莫凡離開了開羅。

    到了地中海,莫凡覺得可以去希臘一趟,看望一下心夏,前幾天看到一些有關帕特農神廟的報道,出現在鏡頭里的心夏都消瘦了不少,飽滿的臉頰變得有些尖了,讓莫凡怪心疼的。

    “莫凡,你的手怎麼好了?”穆白很是意外,才幾天沒怎麼見到莫凡,發現莫凡手長出來了。

    “米奧斯請了她族里的一位光系和治愈系的老法師,幫我恢復了過來。”莫凡回答道。

    “既然都要去帕特農神廟,你這又是何必了,帕特農神廟技術更好,保證連你二十多年的手繭都給你恢復出來。”趙滿延說道。

    “估計是怕某人擔心吧。”穆白說道。

    “我不去的!”海蒂鄭重其事的對他們三個說道。

    “又沒讓你進神廟,你在希臘城逛逛難不成也違反了學校神聖的規定,真是的,都什麼年代了,還帶著這樣固執的偏見!”莫凡說道。

    “這是我保持偏見的自由。”海蒂說道。

    “……”

    海風拂來,站在白色的甲板上,那份沙漠地帶不會有的清涼與舒爽讓莫凡感覺從未有過的輕松,該死的埃及金字塔,莫凡這輩子都不會再進入那個鬼地方了!

    “現在海洋也就地中海會稍微平靜一點吧?”海蒂迎著風,長卷發飛揚,美麗的藍眼楮亦如海洋那樣清澈迷人。

    “大概是,可海洋終究是佔據了整個世界絕大多數的面積,我們人類真正探知得才多少,一直認為陸地上的大妖魔部落帝國是最大的天敵,殊不知海洋才是整個陸地最可怕最強大的天敵,連妖魔們都惶惶不安。”穆白也不由的感慨了一聲。

    過去總覺得危機是十年不遇、百年不遇、千年不遇,殊不知對于如此龐大的人類社會而言,危機從來就沒有解除過,一直都是接踵而至甚至同時降臨,每時每刻都有流血犧牲……安寧,都是暫時的,得來不易的平靜那就更應該珍惜。

    “來來來,我親自調制的雞尾酒,試一試口感。”趙滿延化身為調酒大師,端著玻璃杯就到了清風徐徐的甲板上。這艘游艇,可就是他花錢弄的,趙滿延是一個懂得即時享受的人!

    “有花生米嗎?”莫凡問了一句。

    “……這是洋酒,配什麼花生米,那個誰,海蒂,換套比基尼,跳個舞什麼的。”趙滿延說道。

    海蒂瞪了一眼趙滿延,無喜無怒的臉上寫著一個淡淡的“滾”字!

    “呼呼呼呼呼~~~~~~~~~”

    忽然,莫凡的身旁出現了一個白色的裂痕,身穿著一件清涼的吊帶琥珀紅裙的阿帕絲從里面走了出來,一頭長發柔順的垂了下來,如絲綢一樣美麗還透著幾分性感。

    “啊,阿帕絲,你跳也行……咦,阿帕絲你怎麼在船上,你有跟我們上船嗎??”趙滿延一臉的懵逼。

    這次從埃及到希臘,明明就他們四個人上了游艇啊,阿帕絲什麼時候來的。

    “後面水里有東西……是桀海巨公蛇。”阿帕絲眉黛緊鎖著,那張白皙的臉上透出了幾分神聖不可侵犯的威嚴!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