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將冷青給帶下了山,正好大家伙一起吃個晚餐。》

    莫凡想要選一家有美味匹薩的店,瞬間就被趙滿延給否決了。

    莫凡這個家伙只要到了地中海附近,滿腦子的就是肉醬匹薩,要他選吃的地方還不如去必勝客。

    趙滿延選的地方就截然不同,在一座臨海的半山腰處,一面是靜謐的海,一面是美味的食物,對坐的是一位位長得出眾驚艷的美女們,整個人的心情都會變得……咦,穆白怎麼也來了,臥槽,這狗人為什麼還要跑出來吃飯,怎麼不去死啊!

    “這位是?”布蘭妾很有禮貌的詢問莫凡道。

    “冷青,我的師姐,是我們杭州靈隱審判會的副審判長讓,最近在這里養傷。”莫凡介紹道。

    “你們好,我听莫凡說你們是來自阿爾卑斯山學府的,這可是我一直很向往的地方。”冷青笑了起來,估計在帕特農神廟靜養的時間比較久的原故,她的身上也漸漸透出了那份柔和溫雅的氣質。以前的冷青可不是這個樣子的,終日沉浸在她的審判會事業上,其他東西一概不管。

    果然,人經歷了生死之後,心境也會發生徹底的改變。就是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明明也很多次在鬼門關附近徘徊,那作死的性格就是改不掉?

    “中國審判會,那也是世界有名,沒有想到一位審判長會這麼年輕。”布蘭妾也說道。

    “……你們兩個就別相互吹捧了,典型的在打擊我們好不好。”趙滿延說道。

    冷青的年紀和布蘭妾差不多,兩人都是超階級法師,一想起這個事情,趙滿延心情就變得更加糟糕了。

    “話說起來,布蘭妾老師,你在我們離開之後都去了哪了?”莫凡有些好奇的問了起來。

    “我去查證了一些事情,嗯……”布蘭妾看了一眼冷青,頓了頓還是比較誠懇的道,“發生在我們阿爾卑斯山上的那場陰謀可能與帕特農神廟的一位候選人有關。”

    “哦,哦!”莫凡直點頭,沒有立刻發表言論。

    莫凡已經知道伊迪絲是伊之紗的人了,毒咒赫卡薩的陰謀也是伊之紗在故意謀劃的,但只要伊迪絲自己不承認,莫凡也不能一下子就把這個問題給直接拋出來,莫凡並沒有告訴布蘭妾和海蒂。

    讓莫凡有些意外的是,佩里院長、珈藍老師、布蘭妾她們好像也並沒有那麼好糊弄,她們居然已經查到了這方面上,那事情就往莫凡比較希望的方向發展了,不然整件事其實都是伊之紗在搞鬼,結果這個女人卻一副徹底局外人的樣子,坐收好處,極其可恨!

    “你說的是哪位候選人?”冷青有些關心道。

    “應該是伊之紗吧。”莫凡先開口道。

    布蘭妾看了莫凡一眼,點了點頭道︰“那件事沒有我們所看到的那麼簡單,伊迪絲後來在聖裁院也說了一些讓我們很震驚的話。”

    “看來佩里院長的決斷是正確的。”莫凡感慨了一聲。

    佩里院長寧願得罪卡薩世族也要保全一個罪人,伊迪絲也不算徹底喪失人性,最終還是將背後的伊之紗給供了出來,不過伊迪絲估計供的事情也不是很多,所以需要布蘭奇親自去查證。

    至于里面還有什麼具體的陰謀,亦或者伊之紗還在做一些吃人不吐骨頭的事情,那就得看阿爾卑斯山後續的查探了,畢竟自己知道的也就這麼多。

    “哼,帕特農神廟的人果然不是什麼好東西!”海蒂氣憤的說道。

    “也不是所有都那麼可恨的。”莫凡一陣尷尬的說道。

    莫凡忽然發現一個頭疼的問題,在海蒂和布蘭妾眼里根本就沒有伊之紗和心夏的分別,反正兩個候選人都是帕特農神廟的,誰做了可惡的事情那都是帕特農神廟做的,帕特農神廟就是可恨!

    要事態照著這個情況發展下去,以阿爾卑斯山學府的那倔強性格,就算倒閉了孤兒學院也不會接納帕特農神廟的任何資助的!

    莫凡還想著牽線搭橋,誰知道一下子到了這麼頭疼的地方。

    “唉,吃東西,吃東西,干嘛聊這麼復雜的事情吶。”趙滿延急忙打岔道。

    莫凡揉了揉太陽穴,看來短時間還是不能介紹心夏給她們認識了……唉,這些女人們為什麼如此復雜,大家就不能心平氣和的坐下來聊聊化妝品,聊聊八卦嗎,怎麼非要在權勢上爭得如此頭破血流!

    “你們每人覺得桌子在搖晃嗎?”一直保持著沉默的穆白忽然間開口道。

    “趙滿延在抖腿吧。”莫凡說道。

    “扯淡!”

    三人說話之時,餐桌上的盤子一下子跳了起來,上面的食物險些都落到了桌子上。

    再看其他地方,那些玻璃杯們輕輕的踫撞在一起,發出了一竄清脆的聲音,漸漸的桌子和椅子都開始搖晃了起來。

    “地震了嗎??”莫凡問道。

    “你們看窗外。”冷青指了指外面。

    近二百七十度的望海窗,讓夜晚連在一起的海與天可以盡收眼底,開闊的就宛如置身在這片夜海之中,可讓人無比震驚的是,在分不清海洋還是夜空的區域里,不知道什麼時候多出了一個黑的龐大巨影!!

    海水僅僅浸沒到它的膝蓋位置,它每邁開一次步子這里就會發生一次劇烈的震動,它的腦袋幾乎要觸踫到了雲霧,當它往其中一座海邊山巒走去的時候,山竟然也不過是在它的半腰位置,這巨影直接用跨的方式越過了那座海邊山巒!

    “眾位尊貴的客人們,請不要驚慌,那想必是泰坦巨人,我們這里離帕特農神廟神印山很近,而神印山往南的地方,往西的地方,是泰坦巨人比較容易出沒的山脈和海域,我們現在處的位置是絕對的安界,這位巨人其實離我們非常遠,即便它往這里靠近,也會有高強帕特農神廟法師出擊,請大家安心用餐。”這時餐廳的廣播聲響了起來,那語氣像極了坐在飛機上,乘務長在說航班遇到了氣流的顛簸,請大家保持坐姿和安全帶即可。

    趙滿延和莫凡下巴都差點落到地上。

    尼瑪,吃個飯看到這樣一個擎天巨人,餐廳還用這麼輕描淡寫的方式安慰大家,更驚人的是餐廳里的其他客人居然真就沒有驚慌失措,其中有幾個熊孩子還跑到窗邊拿出手機去拍攝,完全一副在動物園觀大象的興奮表情!

    俄羅斯才是戰斗民族啊,希臘的民風什麼時候也如此彪悍了??

    “雅典這邊泰坦巨人出沒的比較頻繁,常居的人都習慣了,泰坦巨人對普通人不會有太大的怨念,它們主要是針對魔法師和帕特農神廟,所以雅典人也不是很害怕泰坦巨人。”冷青解釋道。

    莫凡之前有听人說過,帕特農神廟經常與泰坦巨人廝殺,今天第一次見到這副場景,內心還是挺震撼的。

    “那至少是銀月泰坦吧?”莫凡說道。

    “嗯,最近常看到它在安界海外的區域徘徊,每次有法師過去的時候,它有隱匿在海里,前陣子有公告表明,這是一頭沒有什麼侵略性的泰坦巨人,所以大家也不是很擔心。”冷青說道。

    泰坦巨人的吼聲有點像鯨魚,那在空寂的區域里回蕩著的雄渾透出本體的強壯,莫凡轉過頭去仔仔細細的看著,見那銀月泰坦巨人慢慢的消失在了海山的迷霧之中,腦子里卻仍有泰坦巨人的聲音在繚繞。

    “它很絕望。”阿帕絲這個時候小聲的說道。

    “這你都听得出來,我怎麼覺得它在炫耀自己的武力,或者是在雄性呼喚,尋找母的泰坦巨人??”趙滿延說道。

    “這種絕望會演變成殘暴,還是讓雅典城的人小心為妙吧,它隨時可能大開殺戒。”阿帕絲接著說道。

    大家目光一下子落在了阿帕絲的身上,未想到一個花季少女會說出這樣一番話來,而且語氣是那麼的肯定。

    “你確定?”莫凡認真的問道。

    “嗯,它的聲音里透著悲傷,大概是有人奪走了它視為生命的東西,而它無處可尋。如果說它最近一直徘徊在城市附近,那說明它之前還沒有放棄希望的在尋找,但剛才它的聲音……表明它關心的東西已經徹底失去了。”阿帕絲說道。

    大家听著阿帕絲的這些話,都是露出了一副疑惑的樣子。

    “莫凡,話說起來,你記不記得前幾天的競拍會上有在賣幼年泰坦巨人之心,這東西對初階、中階土系法師來說是神物了,當初被開出一個天價被一個大世家的人買走,並當場送給了他們想要和親的另外一個世家的年輕子弟。”趙滿延忽然想起這件事來,開口說道。

    “哦,我也有點印象。”莫凡點了點頭。

    幼年泰坦巨人之心,莫凡記得這件寶物正好是在神露之角前面一個競拍的物品,當時莫凡還感慨了一下世家子弟就是他娘的爽,這麼昂貴的東西說買就買,還是用來給那些年紀未滿20歲的小法師,獲得了這種寶物的小法師在同齡里簡直不要太無敵!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