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啊啊啊!!!!!”

    那被刺穿了右眼的邪僧發出了無比淒厲的慘叫,像他們這樣被訓練出來專門殺人的死士其實對疼痛是很麻木的,而影魔侍衛的這一刺着實殘忍,邪僧疼得都直接昏厥過去了。

    邪僧一昏迷,影魔侍衛心滿意足的用那條長長的手臂去勒邪僧的脖子,將他給活活勒死了。

    “都尼瑪誰教的,人家邪僧不要面子的啊!!”莫凡看到這一幕,不由吐槽了一句。

    好好的割喉不行嗎,給人家一個痛痛快快?

    非要用手臂勒死別人,別人不讓你勒,你把人家刺瞎痛昏過去,最後還要用手臂勒死,就沒有見過這麼傲嬌有脾氣的影魔侍衛。

    影魔侍衛其實就是黑暗物質纏繞在敵人身上,吸納了敵人氣息後演化出來的影魔,它們是黑暗位面裏的生物,被黑暗法師以一種類似於召喚魔法的法師祭獻出來。

    大部分影魔侍衛殺人都是走套路,割喉最多,刺心也不少,但也難免出現幾個就是脾氣倔強的影魔侍衛,它們殺死寄體的招式就是不走尋常路……

    不過,這種影魔侍衛多半是要晉升到下一個級別了,等到它們的殺戮手段變得五花八門後,估計也就離影裔長者不遠了,反正影裔長者殺人,莫凡沒怎麼見到重樣的!

    ……

    滅掉了三個邪僧,其他邪僧馬上停止了攻擊。

    這些傢伙明顯都有腦子,他們意識到莫凡破解了他們潛藏的方式,假如再魯莽的進攻只會和那三個邪僧下場一樣。

    “你們不攻擊我,我就找不到你們了嗎??”

    莫凡已經標記了十一個邪僧,它們躲藏的位置莫凡都能夠準確的感知到。

    “影劍釘!”

    莫凡手一甩,強化過的影釘飛出,直接命中那個在煙囪位置偷襲自己的傢伙。

    煙囪裏面一直冒着煙,莫凡索性一煽,在那個損壞的煙囪裏燃起了一團炙火。

    那名邪僧被莫凡釘在了煙囪上,火焰在他腳下一點一點的竄了起來,完全是一種被困在木頭死刑架上的滋味,只能夠撕心裂肺的乞求火焰再燒得慢一點,或者乾脆快一點把自己燒成灰燼。

    “你們幾個不是想分我屍嗎,我給你們一樣的待遇!”

    莫凡眼睛又鎖定了後面出現的那幾名邪僧。

    “嗷嗚!!!!”

    飛川皚狼忽然竄出,一口就咬住了躲在鋼罐後面的邪僧。

    它不急着咬斷邪僧的脖子,叼着這名邪僧就是一陣狂馳,前爪重重的踩在了另外一名邪僧的背上,將人活活的摁在了一堆焚化垃圾堆裏。

    “喀!”

    啃斷第一個邪僧的脖子,再順勢狼爪刨地,就看到血肉如紅色的榨菜絲飛了起來。

    太久沒出來殺戮了,飛川皚狼興奮至極,對待這羣僧侶更是將野獸殘忍發揮到極致!!

    邪僧一個接着一個被莫凡處決,這個過程藍蝙蝠始終都沒有出手,她的這些得力手下在她眼裏跟一羣野狗沒有什麼分別,死上再多她也不心疼。

    這邪僧單體實力不算特別強,團體圍獵卻是好手,在莫凡面前也起不到太大的震懾作用,被識破了伎倆後,簡直就是一場單方面的虐殺。

    ……

    第六山崗

    勉強將溪道給復原了,趙滿延感覺自己變成了一個河道設計師,如此複雜得溪道都被自己找到了源頭。

    “快走,莫凡多半和黑教廷的人交手了。”穆白說道。

    莫凡離開的時候,穆白在他身上放了幾隻跟跳蚤一樣的小蠶,這些小蠶在空間穿梭的過程中就死了不少,唯一的一隻也在不久前死了,這表明莫凡剛剛纔經歷戰鬥。

    “我也知道啊,可這該死的山崗設計,我們再快也得先到第七山崗。”趙滿延罵道。

    順着溪道,兩人終於抵達了第七山崗。

    第七山崗是設在一個水庫位置,水庫被雨水澆灌,蓄水都快要從堤壩上面溢出來。

    堤壩上有一羣渾身溼透了的學生,他們看上去都受了傷,正在遮陽石亭裏休息。

    “應該是那羣迷路的戶外實踐的學生。”趙滿延說道。

    “恩,過去問問。”穆白說道。

    兩人跑向了遮陽石亭,雨越下越大,冷空氣瀰漫了這片溼漉漉的山野,讓人渾身都不舒服。

    “同學,你們在山裏有沒有看見校外的人?”穆白詢問道。

    “您是老師吧,您不是來救助我們的嗎,怎麼還問這麼奇怪的問題?”一名學生問道。

    “我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對了,你們的導師呢?”穆白問道。

    “不知道啊,我們和導師走散了,現在就剩下我們這羣學生……”

    “這不是中國陣營的導師嗎,你們是來帶我們回去的嗎??”

    穆白和趙滿延一陣頭疼,這羣學生只想着回奧霍斯聖學府,問他們事情也沒有幾個能夠回答的。

    不過看樣子他們也沒有遇到黑教廷的人,這第七水庫山崗也還算安全,溪道已經修復了,用不了多久就會有奧霍斯聖學府的安保人員前來帶他們離開。

    “我們兩個還有急事,得前往第八山崗,你們提防周圍,不要分散了。”穆白叮囑了這些學生一句便往下一個目的地走去。

    “兩位導師別走啊,我們導師不知所蹤,就我們這羣學生在這裏很危險的。”高個頭的學生說道。

    “沒事的,沒事的,你們現在還很安全,我們確實有急事……”

    “有什麼急事比我們學生的性命更重要啊,你們是怎麼做老師的??”

    穆白皺起了眉頭,這羣戶外實踐的學生也是真的讓人頭疼,偏偏在這個時候和他們的導師走散了。

    “這位同學,你爲什麼那麼不希望我們去下一個山崗?”趙滿延走上了前,那張臉帶着幾分冷漠。

    “我只是希望你們作爲老師保護我們這些學生啊。”那個高個子學生說道。

    “是嗎,如果你們真的是學生,我們當然會不顧一切的保護你們。”趙滿延加重了語氣。

    穆白有些意外的看着趙滿延,這些人不是學生??

    那他們是什麼?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