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

    沒有人員死亡,事情便很容易平息下去,到了第二天一大清早,心夏就打電話過來詢問了,莫凡順便把塔塔給控告了一番。

    “莫凡哥哥,幸好你和你的朋友在……”心夏對這件事渾然不知,她在英國,那里有時差,睡過去了之後塔塔也沒有把具體的情況告訴她,直到醒來看到了最新的報道。

    沒有人傷亡,這是心夏最大的欣慰了。

    “你另外準備一個小手機吧,存我的號碼就行。”莫凡真是煩透了塔塔的管閑事。

    “好,莫凡哥哥,你在雅典多待幾天,我這里的事情處理完就回去啦,到時候我在邀請你的那幾位朋友到神女峰,表示感謝。”心夏說道。

    “哦哦,這個倒不用。問你個事,假如這次出現了流血犧牲,會對你造成什麼影響,我是說你的選舉。”莫凡問道。

    “雅典城安危是屬于我的管轄範疇,但有一個很頭疼的問題,騎士殿並不直接听從我的調遣,尤其是負責城市安危的。塔塔也不是故意不在乎這種事情,而是她知道這種事情與我說了也不一定管用,騎士殿的人必須有確鑿的證據和隱患信息他們才會出動……所以,遇到這種情況,我只能夠讓一些願意支持我的人暗中幫助出手,騎士殿那邊……”心夏說道。

    從心夏的語氣,莫凡就听出了她的無奈。

    心夏對于帕特農神廟都算是一個外來者了,她沒有太多的人脈,也沒有足夠的背景,帕特農神廟如今更是有些各自為政,掌管各大殿的高層有些甚至都舉棋不定,沒有明確表明支持哪位候選人。

    越是這樣,候選人就越只能夠從外界的影響力來勸服帕特農神廟內部,所以心夏和伊之紗近期都在不斷獲取希臘之外的支持。

    “唉,難為你了。”莫凡嘆了口氣。

    把心夏扔在這邊,莫凡終究不大放心,帕特農神廟這樣一個龐然大物,心夏這樣一個從中國誕生成長的女孩要在這些老油條們那里獲得足夠的話語權真得很難,要不是伊之紗的復活存在質疑以及她當初在帕特農神廟弄的血雨腥風對她自己造成了致命的打擊,心夏這樣的半路出家的女菩薩真的一點競爭力都沒有,分分鐘被伊之紗沉澱已久的人脈給擊垮了!

    莫凡現在只知道,除了騎士殿的殿主海隆是明確支持心夏的,其他那些佔據主要職責的人估計都像是軍閥那般,候選人都只能夠討好,堅決得罪不起的。

    問題是,海隆是殿主沒錯,但騎士殿一樣非常的復雜,不同騎士首先所屬不同的女賢、女侍,其次藍星騎士、銀月騎士、金耀騎士中有各自有自己最為權威的統領,海隆的地位跟心夏的情況也差不多,盡管是最高職位,但不一定能夠讓整個騎士殿完全听從他的調遣。

    而且,海隆現在是心夏的底牌,在局勢沒有明朗之前,心夏沒有讓海隆明確支持自己,這樣海隆在暗中觀察和推波助瀾,會讓心夏的道路更輕松一些……不然以伊之紗的性格,海隆明確支持心夏,伊之紗會想盡一切辦法把海隆給彈劾掉,帕特農神廟無數人都期望著海隆這個位置。

    莫凡對帕特農神廟的復雜關系了解得也不是很多,但現在他可以肯定,假如那頭銀月泰坦巨人在城海西造成了人員傷亡,那麼責任也是由心夏這邊來負責的。

    一位候選人,如果連雅典的安危都無法保障,那她肯定會瞬間失去很多支持,並且成為競爭者的話柄。

    ……

    和心夏聊了一陣子之後,莫凡開始懷疑這泰坦巨人之心的事件會不會又是伊之紗搞的鬼。

    但詢問過塔塔之後,塔塔表示︰伊之紗雖然是一個為了獲得至高之權不惜用盡一切手段的統治者,但她同時也是一個雅典的真正護佑者,她不會拿雅典民眾的流血來鋪她的神位紅毯。

    “莫凡哥哥,暫時別往伊之紗身上想吧,我也覺得她不至于做這種事情,何況她這樣做反而是得不償失的,除了她和我之外,還有阿莎蕊雅這位候選人,她要做出這種人神共憤的事情,也等于把她自己拉入到黑暗地獄。”心夏說道。

    “好吧,可能我想多了。”莫凡說道。

    ……

    下午時候,莫凡去看望了一下趙滿延,發現趙滿延傷得還真重,帕特農神廟的女侍親自治療他,都沒有讓他快速的康復過來。

    天色剛有要暗下去的意思,莫凡便接到了牧奴欣打來的電話。

    莫凡正好也沒什麼事做,便同意了她請客。

    ……

    “穆白,你確定不去嗎,牧奴欣可是一位大美女,你真的可以去認識認識……”莫凡極力推薦道。

    “你這話對趙滿延管用,你跟他說,他瘸著腿都會去。我想到競拍會或者魔法賣場去逛逛,看看能不能收獲一些有推動修為的東西。”穆白說道。

    “修煉的事你別急,到時候我們幫你一起想想辦法,看看能不能弄到一些輔佐的器皿、源泉之類的。”莫凡說道。

    “那些東西不好找吧?”穆白道。

    “你自己找當然不好找,別忘了我們還有凡雪山啊。”莫凡說道。

    “這個……我自己修煉的事情,就沒有必要動用凡雪山的資源了吧,凡雪山正需要發展……”穆白說道。

    “你現在怎麼也是凡雪山一員,等你進入超階,都屬于坐鎮級別的了,就別不好意思了。這個牧奴欣是牧家的財政大師,也是我們凡雪山現在重要的合作伙伴,去見一見對你沒壞處,沒準你需要的沖破瓶頸的東西還需要找她幫忙。”莫凡勸說道。

    “那好吧。”穆白點了點頭。

    穆白也知道,光憑自己要沖破那道壁壘是很難的,他自己嘗試過很多次了,每一次都有種撞得頭破血流的感覺,等恢復過來就需要很長的時間才能夠進行下一次撞擊。

    他現在什麼都沒有,要是能夠獲得一些讓自己恢復快一些的器皿、源泉,那也能夠加快他晉級超階的速度!

    觸踫到超階,這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若沒有把握好,反而可能徹底失去的,下次要再觸踫到超階就不知道得什麼時候。最完美的晉級就是一鼓作氣!

    ……

    接收了牧奴欣的邀請,莫凡也順便叫上了海蒂,布蘭妾似乎也需要調休,便沒有前來。

    抵達了大樓的最高層,觀景視野又是那麼的驚艷,能夠將雅典的夜色繁華盡收眼底,莫凡發現像牧奴欣和趙滿延這種大富人家出身的,找吃飯的地方是真的很講調調,每一次都給人一種眼前一亮的感覺,而如果要讓莫凡來,莫凡多半就會在某個街角的披薩店……

    在服務生的帶領下,四人走向了一個景色極好的位置,莫凡目光望去,透過那水簾看到牧奴欣旁邊坐著一位側顏極其動人的女子。

    這位女子正在專心的听牧奴欣說話,她的睫毛很長很美,即便隔著有些朦朧的水簾也可以清楚的看到。她穿著一字肩的黑茶色的禮裙,肌膚白皙得如冰雪,更看不到一點點的瑕疵。她的鎖骨由于她挺拔的坐姿而露出了一部分,與其圓潤柔肩形成了一種讓人不由驚嘆的性感……

    莫凡一邊走,一邊看,這是他第一次對一個女人的肩鎖產生了這麼濃厚的興趣,換作是往常她一般會盯著人家堅挺的側峰,可這一次他只看肩與頸。尋常人肩頸多少都會有那麼一點點痣、粉刺、黑色素、大孔……可她一字肩裙露出的部位什麼都沒有,絕對的光潔,絕對的雪白。

    “看到沒,我就說來這里不會虧的,牧奴欣旁邊坐得就相當正點!”莫凡對穆白說道。

    “看著有些眼熟。”穆白說了一句。

    “是,長得好看的我都覺得眼熟。”莫凡笑了起來,心情一下子變得特別好。

    朝著牧奴欣訂下的餐桌走去,主座的牧奴欣很快露出了一個笑容來,示意大家先坐下。

    “怎麼不介紹一下你旁邊這位美……”莫凡帶著幾分玩味,先關心起了自己看了一眼就特別感興趣的女子。

    牧奴欣愣了一下。

    這個時候那位純黑色一字肩美女這才稍稍轉了過來,露出了她的正臉,一雙像黑寶石一樣的眼楮注視著莫凡……

    女子是長發,但她長發被一件紅色的頭巾給束著,並盤了起來,莫凡這個時候才注意到她的發色——銀雪!

    莫凡看著這位美女正臉,嘴巴大得可以吃下一個盤子。

    牧奴欣看著莫凡這副樣子,不由啞然失笑,過了一會才道︰“還需要介紹了嗎?”

    “那個……咳咳,我說怎麼一進來看著你就有被丘比特之箭射中的感覺,雪雪,你怎麼來雅典了,牧奴欣你也真是的,不和我說一聲,啊,我來介紹,這位是穆白。”莫凡臉上的表情已經無法用一兩個詞語來形容了。

    “我認識。”穆寧雪面無表情的說道。

    “啊,這位,這位是……”莫凡指著旁邊離得自己很近的阿帕絲。

    阿帕絲和莫凡的距離,那肯定不是一般尋常的距離,莫凡感受到穆寧雪那冰冷透著氣場的目光,頓時慌的不知道該怎麼解釋了。

    說她是自己的契約獸,穆寧雪會信嗎??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