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哪有什麼複雜不復雜的,無非就是我哥做了一些對不起我的事情,我和他兄弟沒得做了,而且我如果不幹掉他的話,他肯定還會想盡一切辦法來處理掉我。”趙滿延說道。

    “換做我是你哥,你做這樣的事情,我也會想盡一切辦法把你處理掉。”吳苦很認真的說道。

    “不是你想得那樣,和尚,我跟我哥未婚妻算是真心相愛的。”趙滿延說道。

    “你聽聽自己說的這些話,像個人嗎?小兄弟,別的我可能還不大好勸你,我這人大奸大惡的,可在男女混亂關係上,我作爲一個一心向佛的人,絕對能夠評判你的。三刀六洞你知道不……”吳苦說道。

    “和尚,你涉獵有點廣啊,老子不是陳浩南。”

    “陳浩南人家好歹是因爲藥物,你這一沒藥,二沒強的,爲了那點人間歡愉丟掉了最起碼的家庭道德,算了,算了,老衲你不勸你入教了,你這種人進了我們黑教廷,沒準都會殘害兄弟姐妹。”吳苦雙手合十,默唸了一句阿咪頭佛。

    趙滿延氣得滿臉漲紅。

    爲什麼這些人都不相信自己。

    自己和珊夏是真得靈魂伴侶,和她的興趣愛好,默契程度,哪怕是很細微的事情都有極大的共鳴,這怎麼就不能是真心誠意的呢!

    “我們不要偏離話題行不行,你不是爲人解惑的和尚嗎,你就告訴我,我是痛下殺手,還是留他性命,我自己東躲西藏?”趙滿延說道。

    “從你的立場出發,要奪人家愛的話,那還是乾淨利落的將你哥給除了,這也是符合我們黑教廷行爲作準的,人不爲己天誅地滅。”吳苦摸了摸自己的袖袍道。

    “你不是說你們黑教廷的宗旨其實是爲了解救世人嗎?”趙滿延質問道。

    “我們現在是在討論你家庭問題,你也不要偏題。”吳苦反駁道。

    “恩,恩,其實我這些話都沒跟任何人說過,也不知道和誰訴說。”趙滿延苦笑的說道。

    “本是如此嘛,很多話不宜和親人說,怕他們擔憂,很多話不能和朋友說,他們畢竟和你處境有別,與陌生人道出的纔是最真實的,人的愁苦千千萬萬種,可與人訴之不足一二,不然這年頭那些廟裏香火爲什麼那麼旺,”吳苦說道。

    “和尚,我看你還是有點道行的,何必去做那種連你自己都不相信的解救說法,要不你開個廟吧,我投資你,你每天要做的就是給人解困,總好過你現在做什麼黑教廷掌教,賺賣白菜錢,操賣白|粉心。”趙滿延提議道。

    “若是老衲早些遇到施主,沒準確實做了一個廟裏的和尚,幫人算算姻緣,聽人訴不能道來的苦……”吳苦說道。

    “現在還來得及,你這次什麼也不做,就等於普渡衆生,我可以替你和莫凡、穆白說說情,讓他們放下過去的恩怨,允許你出家做一個真正的和尚。”趙滿延說道。

    “難咯,難咯。”吳苦搖了搖頭。

    “怎麼就難了,聽兄弟我一句勸,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趙滿延說道。

    “與施主能夠相遇於此,也算是緣分。一會我就再逗留個十分鐘,給你念幾段超度經文。”吳苦說道。

    “念什麼超度經文,老子又沒有死。”趙滿延不滿的道。

    話音剛落,那充斥在兩人周圍的岩石決鬥場開始沙化,看上去堅硬無比的石塊被風隨意的一吹就散開了。

    沙塵在雨幕中飄起,偌大的岩石決鬥場轟然散去,與此同時兩名分別穿着黑紅與黑藍雨衣的男子站在了吳苦的身旁。

    雨衣雙人組渾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寒氣,宛如兩塊不停散發出冷意的冰塊,他們雙目如獵豹一樣冷靜而又兇殘的盯着趙滿延。

    “我的手下來了,小兄弟你怕是活不成了。老衲是信守承諾的,經文絕對照念不誤。”吳苦笑了起來,一副老奸巨猾的樣子。

    “禿和尚,我與你交心,你卻算計我!”趙滿延怒罵道。

    “你苦惱的問題其實也很簡單啊,你今天死在這裏,你媽不會傷心,你哥也不知道你綠了他,繼續開心與你嫂子結婚,然後你還能夠到黃泉下伺候你的老父親,是不是一下子完美了?”吳苦笑嘻嘻的道,看上去像一個出餿主意的瘋和尚。

    趙滿延後退了幾步,神色緊張。

    “走好。”吳苦對趙滿延笑道。

    和趙滿延說那麼多,吳苦無非是在拖延時間,好等自己的手下趕過來支援自己。

    論戰鬥,他真得不太擅長,殺人這種事情還是交給手底下的人做好一些。

    “你也走好。”趙滿延迴應道。

    吳苦一開始沒太聽懂,以爲趙滿延這是臨死前的灑脫,但很快他就感知到背後有什麼凌厲如電鑽一樣的東西刺來。

    吳苦連忙一閃身,拿自己旁邊的黑紅雨衣來擋。

    那黑紅雨衣人也是沒有反應過來,直接被雷霆電鑽給刺了一個胸膛開花,鮮血大面積的噴灑開。

    “混蛋!!”

    另一個雨衣人暴怒,猛的轉過身去死死的盯着那個渾身溼透了的年輕魔法師。

    “你可沒資格在我面前吼叫!”

    莫凡轉換暗影魔法。

    就看見一條漆黑的鎖鏈以極快的速度飛向了那名黑藍雨衣人,直接捆住了他的脖子。

    重重的一扯,漆黑的暗影鎖鏈中延展出了倒鉤!

    鎖鏈的前端瞬間綻開了一朵黑色刺球,刺球的尖處肆意的穿透過這名雨衣人的身體。

    脖頸、胸膛、手臂、腰背全被貫穿,就像一個接受着萬劍穿身的受刑者。

    偏偏鎖鏈倒鉤還要掛着他的身體,隨着莫凡一甩,這雨衣人像垃圾一樣被丟棄在大雨泥濘中。

    “和尚,不是隻有你在拖延時間等支援。我殺不了你,我兄弟可以!”趙滿延露出了滿口白牙,同樣一副老奸巨猾的樣子。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怎麼可能靠着幾句話就改變對方的信仰?

    無非是拖延時間等弟兄們來,能夠困住這個黑教廷掌教兩個小時時間,趙滿延就很夠本了!

    吳苦有些慌亂,他能夠感覺到莫凡身體裏就像有一個惡魔,正在一點一點的甦醒。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