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莫凡可不願意就這樣放過這個吳苦掌教。

    只是,面對這樣一個可以將漫天之雨化作一個雨巢的人,想要攻破他的這層雨水堡壘確實不是一件輕鬆的事情,哪怕是動用小炎姬的劫炎天火,都需要耗費一定的時間。

    穆白此時已經接過了吳苦扔過來的水晶球。

    水晶球裏,藍蝙蝠正在一個山巒的至高點,她的身旁有衆多披着灰衣的人。

    藍蝙蝠在逃離洞穴的時候,右肩被莫凡的火焰給燒傷了,水晶球裏也能夠看得清楚,這表明吳苦是真的打算賣了藍蝙蝠,好自己逃生。

    “莫凡,我和老趙去藍蝙蝠那裏,你留在這裏對付這傢伙。”穆白說道。

    “藍蝙蝠也不好對付。”莫凡說道。

    “你要對我們有信心。今天他們一個也別想跑!”穆白很堅定的說道。

    “好,你們儘快,我在這裏對付他。”莫凡點了點頭。

    吳苦不能放跑,他既然是一位黑教廷的掌教,無論是否有博城的恩怨,其捉拿的價值都要比藍蝙蝠大很多。

    而藍蝙蝠正在意圖掀起安第斯山的獸潮,同樣不能夠讓他們得逞,最好的辦法還是兵分兩路,讓穆白和趙滿延去對付藍蝙蝠,自己在這裏對付掌教吳苦。

    吳苦的實力絕對不容小覷,否則自己的暗脈怎麼會兩次遇到他的時候都產生危險警惕感。

    只有對莫凡能夠造成真正生命威脅的,暗脈纔會出現這種預警。

    雖然沒有絕對的把握拿下吳苦,但爲了博城死去的數萬人,無論如何都要試一試!

    ……

    吳苦依舊盤坐在他築造的雨巢中,等到穆白和趙滿延兩個人確實走遠了之後,他才睜開了眼睛。

    那雙眼睛跟此時的雨水一樣渾濁不堪,要說形象的話,吳苦就跟一個苦行僧沒有什麼分別,無法理解的是這樣一個對生活物質沒有半點需求的人,又何苦去做那些喪盡天良之事。

    “小施主,你們三個人去藍蝙蝠那裏,藍蝙蝠必死無疑,你們好歹也會有收貨,可貪心的想將我們一網打盡,有可能什麼都撈不到。”吳苦一副勸說的樣子。

    “不知道爲什麼,我有一種預感。你即將做的事情,只會比藍蝙蝠更狂惡。”莫凡很堅定的留在這裏。

    黑教廷都講業績的,藍蝙蝠爲了摧毀奧霍斯聖學府,都苦心經營了那麼長時間,他掌教吳苦又怎麼可能沒有一點邪惡的計劃?

    “這可就誤會我了。和尚我一直都沒有真正做過什麼傷天害理之事。作爲掌教,無非是監管。就像一個工程,總有他的承包商,我做的不過是例行公事的檢查一下,跟進一下進度罷了,其他事情我是不做的。”吳苦說得非常通俗易懂。

    “你這些話,跟閻王說去。”莫凡懶得跟這吳苦和尚多廢話。

    “我說得是事實啊,即便是博城,我也只是監管,沒有參與……說實話,博城也確實不是我們真正的目標,一個實驗場地,其實放哪裏都可以的,但虎津大執事卻堅持要在他熟悉的地方進行,和尚我也沒有辦法啊,那個時候和尚我還不是掌教。”吳苦也不管莫凡聽還是不聽,依舊辯解道。

    莫凡和趙滿延對待吳苦的態度就截然不同了,你先死了,我再跟你慢慢說。

    面對這樣一個雨巢,莫凡直接動用自己最強的魔法,星圖一座接着一座的出現,在莫凡這塊區域組成了一個宛如星空中隕落下來的宮殿,浩瀚的運轉魔能如冰冷的海洋忽然翻騰起來。

    即便是躲在自己的雨巢裏,吳苦也能夠感受到莫凡強大的超階氣息還有無盡的憤怒!

    “你這又是何必呢。博城的事我也很無奈。我們第一次在拉薩偶遇的時候,也正是我在爲亡魂祈禱,三萬多個朝拜,我用幾年的時間才完成。你要相信我一個願意做這樣事情的人,怎麼可能會有時間去殘害迫害呢?”吳苦還在說,哪怕是自言自語他也非常樂意。

    “人都死了,你在陽間做戲也沒有意義,你到黃泉路上再磕三萬多個頭,我就信你!”莫凡已經完成了雷系魔法。

    頓時上千道閃電密密麻麻的呈現,它們呈現曲矛的形狀,就像有上千名持着長矛的士兵將吳苦給團團包圍,並將手中的鐵矛狠狠的擲出!

    雷電襲來,吳苦眉毛一擰,他雙手合十,一副默唸經文的模樣,但隨着他的嘴脣不停的顫動,那些圍繞在他周圍的雨水雨珠開始出現三層環轉。

    最外層的雨珠快速的交替位置,防止那些閃電鋼矛能夠直接穿過雨水珠子的縫隙。

    中間層的雨珠則高速的圍繞着吳苦旋轉,變成一個雨水旋風之盾,直接格擋雷電威力。

    最裏層的雨珠漸漸的連在了一起,變成了吳苦最直接的雨水結界,吸收着滲透過來的電擊穿透。

    明明是一道防禦魔法,卻出現了整整三層的守護。

    莫凡的雷電每過一道守護都大幅度的削弱,最後抵達吳苦身上的,其實跟撓癢沒有什麼區別。

    也難怪趙滿延沒有去和吳苦打,自己如此強大的破壞力都傷不到吳苦,趙滿延就更不可能了。

    能夠拖延到自己趕到,趙滿延也算盡心盡責,可現在吳苦的雨巢防禦讓莫凡非常頭疼。

    莫凡最強得雖然是與小炎姬合體,以炎王之姿出現。

    可吳苦是水系。

    莫凡最強大的火系眼下也發揮不出絕對的效果來。

    “施主就真得沒有必要在貧僧這裏浪費時間了,現在去藍蝙蝠那裏,或許還能夠救奧霍斯聖學府,再遲一些……”吳苦說道。

    “我七個系,一個一個嘗試過去,我倒要看看你魔能撐不撐得住!”莫凡說道。

    吳苦聽了這句話,臉色也難看了幾分。

    是啊,對方七個系。

    這就好像一條鱷魚啃住了王八,鱷魚不鬆口,王八不露頭。

    王八說,咱們就這樣耗下去,我能活一千年,你呢?

    ……

    吳苦也開始有些慌張了,遇到趙滿延那種還能夠稍微講點道理。

    這會是莫凡,鐵了心要自己狗命。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