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若是經歷埃及,莫凡對阿莎蕊雅的這番話肯定嗤之以鼻。

    惡就是惡,像這種罪惡之人就應該徹底鏟除,沒有必要留在這個世界上。

    可真的是如此嗎?

    岡瑪少將俘虜了眾多少女,供給一些軍閥、官員享用,從一個完全正向的角度去看的話,那些軍閥、官員也罪不可恕,該死!

    但從另一個角度去看的話,有些官員壓根就不知道那些送來的少女是被岡瑪用強制手段搶來的,他們有些就是純粹滿足了一下欲|望,甚至有些官員還將那些少女養在屋中,假如莫凡真的去將這個名單給追查出來,那麼這種官員究竟該如何處理,殺之後快?

    所以,莫凡沒有追下去,岡瑪已經被自己親手殺了,軍首伊森也被美杜莎的詛咒給日夜折磨,盡管真正的正義不應該就此罷手,但莫凡能做的真的只有這些。

    同樣的,阿莎蕊雅說的這個歹郎公會。

    他與黑教廷確實有區別,黑教廷那是在毀滅人類這個種族,它們本質就已經不是人了,是一群把害人當做信仰的惡徒。

    歹郎公會的人,他們是為了利益,為了利益而無惡不作。

    “能夠在飛鳥市做出這麼殘忍的行為,他們已經和黑教廷沒有什麼區別了。”穆寧雪冷冷的說道。

    “確實,做這種事情的人是不可饒恕的。我知道你們一定會追根究底,但為了不讓你們掉入到這個巨大的深淵里,我覺得我必須提醒你們,你們要觸踫到的事絕對比你們想象中要龐大得多!”阿莎蕊雅說道。

    “你就直言吧,阿莎蕊雅。”莫凡神情嚴肅了幾分。

    看來,這次又是攤上大事了,似乎只要有一顆愛折騰事的心,就不愁有大麻煩降臨。

    “你們要對付的歹郎公會,他們搜集幼童的心其實是在為一個人服務。”阿莎蕊雅說道。

    “誰?”莫凡問道。

    “你先不用急著知道他是誰。我再說一件事,那就是你們也正好在雅典撞上的,銀月泰坦巨人襲城。你們是在查幼年泰坦之心的來歷吧?”阿莎蕊雅說道。

    “是的。”莫凡點了點頭。

    “你們不會查到結果的。洛茜所需要的那顆幼年泰坦之心其實就是一個意外……”阿莎蕊雅很肯定的道。

    “什麼意思?”布蘭妾不解的說道。

    “洛茜需要一顆幼年泰坦之心,她知道盧巴世家擁有,由于這顆泰坦巨人之心正好不符合需要,于是出現在了競拍會上,被洛茜給買走了。”阿莎蕊雅說道。

    話說到這里的時候,一旁一直沒有吭聲的阿帕絲稍稍往這里靠了一些,她在大家正思考時低聲說道︰“被殺害的幼年泰坦數量不少,所以銀月泰坦才徹底崩潰了。”

    “死了很多幼年泰坦巨人???”莫凡詫異道。

    “啊?那銀月泰坦不是為了它的後代報仇的嗎?”趙滿延道。

    “報仇是報仇,崩潰是崩潰,泰坦巨人是君主級,它明知道進入雅典城必死無疑,卻還在往里面沖,這是累積在心底的仇怨最終才化為了義無反顧……”阿帕絲說道。

    莫凡回想起銀月泰坦巨人當時進攻城市時的樣子,確實它很瘋狂,根本不像一個擁有智慧的君主,它在將自己狂怒徹底宣泄向雅典!

    “幼年泰坦之心,幼童之心……”穆寧雪忽然念著這兩個關鍵的詞。

    “啊,對啊,都是心,這兩者難道有什麼關系不成!”趙滿延有些後知後覺的道。

    “你們要找的幼童之心,其實是幼年泰坦之心的替代品。”阿莎蕊雅聲音低了一些。

    屋子里一下子出現了幾個倒吸一口氣的聲音!

    幼年泰坦之心的替代品??

    那些莫名其妙被挖走了心髒,那些尸首被扔到海里被海猴怪拿去供奉赤妖的孩童們……

    “泰坦巨人天生神力,即便是幼年的泰坦巨人,其各方面能力也要比普通人類孩童強大上百倍,所以缺一顆幼年泰坦之心,便需要上百個人類孩童的心才能夠補上。”阿莎蕊雅說道。

    “他們……他們為什麼要這樣做??”莫凡感到無比震驚。

    幼年泰坦巨人之心是一回事,幼童的心又是另外一回事,為什麼這兩件事會扯在一起??

    “為了某個儀式。這個儀式其中的一個關鍵點就是幼年泰坦巨之心,但事實上整個歐洲大陸的泰坦巨人很稀少,沒有辦法得到到足夠的幼年泰坦巨人之心,于是便以幼童之心來湊用……”阿莎蕊雅說道。

    駭人的消息讓大家更是感到一陣渾身發冷,以幼童之心來湊用,這種事情為什麼就真的有人可以做得出來!!

    “那個人是誰!”莫凡聲音已經有些發寒了。

    “他的情況比較復雜……”阿莎蕊雅說道。

    “你只要告訴我,他是誰!”莫凡重重的說道。

    “收集著幼年泰坦巨人之心的是盧巴世家,我想你應該已經知道盧巴世家背後的真正依靠是誰了吧。”阿莎蕊雅說道。

    “祖氏!”莫凡說道。

    “而幼童之心的收集者,是歹郎公會的一位銀飾會主,名叫巴沙謬。我現在還沒有查到他的具體位置,不過我很清楚他會與誰做交易,我已經派人在盯緊了,如果你們真要殺他,那一有此人的準確行蹤,我就會通知你們!”阿莎蕊雅說道。

    阿莎蕊雅這邊的情報比江昱的還要準確,江昱只挖掘到了一個歹郎公會里的成員,但沒有挖出真正的主使者,而阿莎蕊雅這邊直指主謀,這讓他們一下子省下很多功夫!

    當然,這件事他們肯定還會找信得過的人去核實,也不能完全听阿莎蕊雅這樣說來。

    ……

    阿莎蕊雅道出了她所知的之後,也不等大家一些別的疑慮沒解開,便離開了屋子。

    “現在我們有明確的目標了,只是還有一點我不太明白,她為什麼要幫我們呢?她所獲知的這些秘密,相信也價格不菲了。”江昱說道。

    獵的情報都是很貴很貴的,每一個在這個圈子里混的可都從來沒有無償給別人提供有價值信息的想法吧,畢竟對他們而言情報就是金錢!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