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七個系,儘管不都是超階級別,但莫凡很多技能都進行了強化。

    就比如說烈拳,消耗是一箇中階魔法的星圖,但威力卻要比高階魔法還強出了好幾倍,假如再以星座來運轉,直接動用烈潭騰蛟,吳苦的防禦一樣會被一層一層的剝下。

    滴水穿石,莫凡有那個耐心和決心。

    吳苦此時就像是一頭被困在木欄裏的養,看着莫凡這頭狼一點一點的啃掉柵欄的門。

    不慌是不可能的,只是他不敢輕易動用自己的力量。

    “影煞-千軍萬馬!”

    莫凡踩出了一片黑色的沼澤泥潭,與此同時兵馬俑一般的黑暗生命從沼澤之中浮起,生生的將吳苦變成了一個孤立無援的敵將。

    千軍萬馬襲去,吳苦神色更爲緊張。

    縱然厚實的防禦是抵擋毀滅法師的一個最有效辦法,可如果真讓一名魔法炮臺無限的轟炸,鋼鐵堡壘一樣會垮塌!

    莫凡此時就是無阻礙的爆發,什麼魔法破壞力強就使用什麼魔法,之間又穿插着一些黑暗肅殺魔法!

    暗影繫有一些地方相似於冰系,冰系需要時間的積累,讓整個區域變成零度空間,於是冰元素容易掌控,容易生成。

    黑暗也是如此,將黑暗遍佈大地,籠罩天空,讓一片大雨傾盆的山林徹底淪爲莫凡的黑暗沼澤,那麼再普通的一個暗影技能都會得到大幅度的加持!

    過去,莫凡的影煞千軍萬馬就是一羣影鬼士兵、騎士,可這一次從沼澤中浮現出來的赫然是古都兵馬俑,氣勢磅礴得宛如穿梭回到了古代的真實戰場,被千騎萬軍踐踏!!

    雨巢,也不過是小小的城池。

    黑暗越來越濃,莫凡施展出的黑暗魔法越來越誇張,原本只能夠出現一小段時間的影裔長者都直接可以在這個黑暗沼澤中無限逗留。

    影裔長者手底下又有如江河魚蝦般的影裔侍衛,它們隨着時間不斷的涌現。

    最初影裔長者在的時候,每一分鐘就會有三名影裔侍衛從黑暗位面中降臨,但此時每一分鐘就會有十名影裔侍衛從沼澤裏爬出!

    千軍萬馬剛過,影裔長者赫然召集黑暗侍衛大軍,這恐怖的規模讓吳苦越來越心慌。

    雨巢真得抵擋得了這些黑暗影物的潮水侵襲嗎??

    這個莫凡到底還是一個魔法怪物,再過些年,直接闖到他們黑教廷總壇去,估計能攔得住他的人都沒有幾個了吧!

    “虹樹!”

    遠處,一個冰冷的聲音傳來。

    莫凡正要讓影裔長者攻佔雨巢,忽然一片漆黑的天空中出現了一粒彩虹之芒。

    它像是一顆不小心飄落到大地的星塵碎片,搖搖晃晃的墜落到了整個黑暗沼澤最中央。

    觸碰沼澤那一瞬間,那彩虹點芒就成爲了大地恩寵的種子,在幾秒鐘的時間瘋狂的生長。

    從種子到發芽,從發芽到樹苗,再從樹苗到繁茂枝盛的大樹,遍體虹光的光樹頃刻間驅散了方圓幾公里的黑暗氣息……

    大雨依舊,卻染上了七彩之色,地面更變成了七彩石堆砌的山巒,長天與山野之間孤立着一顆七彩斑斕的巨樹,透着宏偉的神性氣息!

    莫凡的黑暗被頃刻間打碎,影裔長者與數百名影裔侍衛瘋狂的鑽入到僅剩的沼澤泥潭裏,驚慌失措的逃離這個世界。

    光!

    遠勝於莫凡黑暗的光系魔法!!

    自從擁有了暗脈之後,莫凡的暗影能力就突破到了一個極強的境地,哪怕遇到一些超階法師也絲毫不懼。

    可這虹光魔法卻徹徹底底的擊垮了莫凡的所有黑暗,虛暗空間都填滿了那些看上去聖潔的華光。

    莫凡很憤怒。

    吳苦的雨巢即將被自己的黑暗給攻破,用不了多久這個世界上就會少一名黑教廷掌教。

    但最終還是有人跳出來乾澀了!

    這個人是誰,莫凡一定要看清。

    “您來了,貧僧要撐不住了。”吳苦蒼白的臉上擠出了一絲笑容。

    若沒有人來,吳苦就得死在莫凡手上了。

    “走!”遠處的樹冠上,那個虹光法師絲毫沒有再多說半句。

    “不順手將他處決了嗎,這個莫凡將來必成我教大患。”吳苦說道。

    “走!”那人再次說道,可語氣卻截然不同。

    吳苦有些害怕的身軀一顫,不敢再多說半句,急忙逃向這名虹光法師。

    那人身材高挑,虹光雖然刺眼,但莫凡可以從她的輪廓大致判斷:那是一個女人。

    而且,即便她只吐出很少的字,那聲音卻讓莫凡胸腔一下子填滿了滔天之怒!!

    “撒朗!!!”

    莫凡怒吼一聲。

    他肯定這個橫空出世的人就是撒朗!

    黑教廷紅衣大主教!!

    或許是一切過於突然,撒朗沒有來得及做僞裝,也沒有做聲音的變化……

    莫凡清楚的記得這個音色與當初在崇明島雨自己通過話的撒朗本人極其相似!!

    刺眼的光芒讓莫凡那雙黑暗之眼近乎灼燒,但胸腔中爆發出來的火山之怒讓他直接忽略對方對自己眼睛造成的傷害。

    強行留下吳苦是正確的!

    撒朗出現了。

    也只有吳苦這種級別的人,才能夠逼迫撒朗現身!!

    ……

    吳苦非常疑惑,不明白既然大主教親自現身,爲何不解決掉這個隱患。

    莫凡實力成長太過恐怖,而且他是一定會將整個黑教廷連根拔起的人,撐着他現在還只是超階初期,將他消滅掉的話肯定能夠高枕無憂。

    當然,最重要的還是莫凡等人的追查能力。

    通過黑藥師僞裝的一個失誤,如同餓狼一樣追咬到了奧霍斯聖學府,這幾個年輕人的滲透更不容小覷。

    所以吳苦還是希望大主教將他們三個給處決了。

    可惜,吳苦沒有看到大主教撒朗的半點殺意,相反她那張無喜無怒的臉上透着幾分凝重。

    大主教這是怎麼了?

    難道這個莫凡殺不得???

    “吼吼!!!!!!!!!”

    忽然,狂風大作,整片山林都要被刮碎了。

    漫天遮蔽刺眼的虹光也在這咆哮聲下如彩繪玻璃一樣粉碎,吳苦猛的回頭,看到莫凡身體在被一種神祕狂暴的血墨色力量給侵佔的時候,吳苦幡然明悟大主教爲何要走!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