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

    ……

    正午陽光明媚,一名身穿著銀色皮衣的男子步行緩緩的走入到了藍暮山,他穿過了一處蝴蝶花林時,那里圍著一群游客,他們正听著一位看護這里的園林法師講解著這些特殊的花林的用意。

    忽然,銀色皮衣男子停了下來,他目光注視著正前方一株被用柵欄圍起來的淺墨色獨花,深邃的眼楮里露出了一些光。

    “先生,您不能踏進去,這株暮花是我們這里重點保護的一株有魔法的花,它可以在調節這一片藍暮山的雨露,雨水泛濫的季節,她會將雨水存于泥土中,干旱的季節,它會將庫存的水滋潤著土地,你周圍飛舞的這些蝴蝶們,是暮花的伴生生物,您要是靠近的話,它們可就會對您產生敵意了。”一名看護少年非常有禮貌的對這名銀色皮衣男子說道。

    “沒有想到啊,你們這里竟然種植著一顆,品質還這麼優越!”銀色皮衣盯著暮花說道。

    “原來先生也懂暮花呀,可不是嗎,這顆暮花是一位名叫西瓦爾法師從凡爾登大峽谷那里移來的,這位法師最後也因此失去了生命,他中了凡爾登大峽谷毒物的劇毒……沒有這凡爾登暮花,就沒有藍暮山這樣充滿生機的景色,可以說這藍暮山就是在西瓦爾法師大人的生命潤養下盛開綻放的。”那名看護少年說得很認真,也看得出來他很崇拜那位叫做西瓦爾的魔法師。

    “確實,如此難得的花物,放在這里供人觀賞和用來維護一座景山,實在有些浪費了。”銀色皮衣男子說道。

    “浪費到不至于啦,西瓦爾法師一直都是希望人們可以多欣賞一下大自然美好的事物,這樣就可以消除心中的怨念與戾氣,人與人之間的相處也會因此變得像這些友善的蝴蝶們一樣,所以我們這些人才承載著他的遺願,在這里養護著藍暮山。如今,每年都有無數的游客從不同的國家到我們這里來觀賞,我想凡爾登暮花的價值是得到了充分的體現,也讓西瓦爾法師在天堂能夠聆听到我們對他的贊美。”養護少年臉上露出了幾分得意之色。

    “真是有趣,這難道還是一朵可以讓世界和平的花?”銀色皮衣男子說道。

    “我們是這樣期望著的。”養護少年說道。

    “你說它可以消除人心中的怨念與戾氣,但我現在一點變化的沒有。還是別在做那無聊的夢了。”銀色皮衣男子對少年說得話嗤之以鼻,冷哼一聲之後他大步向前,直接越過了保護的柵欄。

    “先生,請不要這樣!”養護少年驚呼一聲道。

    踩入到了土壤中,銀色皮衣男子根本沒有遵守任何這里的規矩,不但直接踏死了周圍的那些花草,更是徑直往喇叭花一樣大的暮花走去,伸手就要去奪!

    這個時候,那些原本圍繞在游客們周圍的蝴蝶出現了反應,它們紛紛扇動起了翅膀,匯聚在一起朝著銀色皮衣男子憤怒的沖了過去,這些蝴蝶的數量很多,很快就在銀色皮衣男子周圍形成了一道小小的蝴蝶旋風,一些具有催眠與刺激作用的花粉灑落下來。

    “一群微不足道的東西!”銀色皮衣男子不屑的說道。

    手一揚,冷空氣兀然降臨,具有極強凍結之力的凌霜落了下來,一觸踫到那些蝴蝶群後,弱小的蝴蝶們紛紛變成了冰標本,一只一只的砸落在地面上。

    很快,這些蝴蝶全部被凍殺了,一旁的養護少年看得都呆住了。

    這些蝴蝶們可是他們辛辛苦苦養護的稀有品種啊,有幾只甚至整個歐洲唯有他們藍暮山才存活,結果就被這人隨意殺害了!!

    “可惡,藍暮山所有都受到希臘魔法協會法律保護,請你立刻住手,否則我將有權依照雅典魔法協會將你制裁!”這個時候,那名在給游客講解的園林法師快速的沖了過來,並對銀色皮衣男子怒道。

    “制裁?哈哈哈哈,我記得三年前一名聖裁院的聖裁法師好像也對我說過這樣的話,如今他的可憐的家人們現在還沉浸在失去他的痛苦中,小法師,你確定你要制裁我嗎?你可知道我是誰!!”銀色皮衣男子大笑了起來。

    “聖裁……聖裁法師??”園林法師呆住了。

    聖裁法師是何等尊貴何等強大,和他這種戰斗退化的園林法師比起來,那完全是巨龍與小蜥般的差別,而此人竟然說他殺死過聖裁法師!!

    “我只對這株花感興趣,感謝你們這麼多年對它的照顧,今天我就收下了……也帶我感謝一下那位死去的西瓦爾吧。”銀色皮衣男子笑了起來,隨手就將那株無比稀有的凡爾登暮花給摘了下來。

    將凡爾登暮花放好之後,銀色皮衣男子似乎心情大好,帶著笑容繼續往山的更高處走去。

    “站住,我不管你是什麼人,你……你現在就是一個惡棍,我是絕不會讓你把它帶走的!”那位養護少年這個時候卻沖了上來,一臉憤怒的道。

    “難道你沒看見嗎,那位中階法師連對我出手的勇氣都沒有了,你這個才剛覺醒沒多久的小菜鳥難不成真的以為自己能阻止得了我……啊,小家伙,西瓦爾是你什麼人,你剛才眉飛色舞的說著。”銀色皮衣男子說道。

    “他是我父親!給我放下暮花!”養護少年重重的說道。

    “啊,你父親應該很想念你,我送你去見他吧,這樣他就不要那麼費勁的趴在天堂的地板上聆听我們人間的贊美,你可以親口告訴他……”銀色皮衣男子咧開嘴笑了起來,他的手再一次抬了起來,那可怕的凌霜再一次飄落了下來。

    “巴巴羅,別做傻事,快離開!”那位園林法師大喊道。

    “我不能讓他帶走凡爾登暮花!!”少年巴巴羅憤怒的道。

    對他而言,凡爾登暮花就是父親的靈魂,沒有人可以奪走!

    銀色皮衣男子笑得更加可怕,他看著這名寧死不屈的少年,眼中帶起了幾分威嚴冷漠︰“忘了告訴你,我叫巴沙繆,天堂里應該有很多我親手送上去的人,也帶我向他們問候問候!”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