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實力根本就不呈一個級別,隨著那些凌霜落下,那個叫做巴巴羅的少年立刻被凍結住了身體,整個過程也不過幾秒鐘的時間。

    一旁的那位園林法師都看得傻眼了,他站在那里,連出手的勇氣都沒有。

    那些游客們也滿臉的驚恐之色,他們怎麼會想到前一刻還活脫脫的一個少年就這樣變成了一塊冰,沒有了任何的生命氣息!

    巴沙繆看了一眼自己的杰作,笑了笑,轉身朝著跟藍暮山更高處走去。

    ……

    沒有人敢阻攔,園林法師甚至許久都忘記通知魔法協會,巴沙繆很快消失在了那些人的視線之中。

    步入到了更高的山林里,巴沙繆停住了步子,像是在等待著什麼人。

    沒多久,一名戴著帽子的男子走了出來,他用帽檐遮住了大部分面容,整個人更透出了幾分陰冷之氣。

    “東西帶來了嗎?”帽檐遮住的男子說道。

    “那是當然。”巴沙繆隨手將手上提著的一個鐵木盒子扔給了帽檐遮住的男子。

    帽檐遮住的男子似乎很看重這東西,急忙去將它接住,並小心翼翼的打開來去檢查。

    “放心吧,我們那里也有不錯的藥師,肯定達到了泰坦之心的程度。”巴沙繆說道。

    “這件事很重要,任何環節都不能出現一點差錯。”帽檐男子說道。

    “我這里自然不會有問題。”巴沙繆笑了起來。

    帽檐男子正要開口說話,忽然他耳朵動了動,專注的听著不遠處林子里傳來的聲音。

    “有人跟蹤你!”帽檐男子怒道。

    “沒多大關系,我剛才搶奪了點東西,大概是魔法協會的人過來興師問罪,我來應付他們就可以了。”巴沙繆笑了起來道。

    “哼,要是出了什麼亂子,你知道後果的!”帽檐男子說著這番話後,身影立刻隱匿在了一顆樹的後面,樹蔭下他的輪廓變得模糊了起來,不仔細看根本就發現不了他的存在。

    “好了好了,我巴沙繆在歹郎公會這麼多年,難道還會害怕小小的魔法協會,你先走吧,這里就交給我了。”巴沙繆毫不在意的說道。

    帽檐男子退到了遠處,但他沒有離開,他顯然更加謹慎,想知道究竟是誰跟蹤了過來,他最近也得到一些消息,說有人已經在追蹤他們這條鏈了,他可不想將任何一點點麻煩帶過去,那樣只會讓某人更加不滿!

    沒多久,一位青年與一位女子出現在了林子里,他們徑直的朝著巴沙繆這里走來,眼楮里透著幾分凌厲之光。

    “怎麼,就派你們兩個小東西過來,雅典魔法協會就這麼不看重凡爾登暮花嗎?”巴沙繆非常的猖狂,明知道魔法協會的人很快就會趕來卻沒有選擇離開。

    “什麼凡爾登暮花?”莫凡一臉不解的道。

    “哦?你們不是為這個來的?”巴沙繆挑起了眉毛,那雙眼楮卻不由的落在了穆寧雪的身上,穆寧雪的那幅驚艷模樣與冰聖氣質一下子吸引了巴沙繆。

    巴沙繆也不缺女人的,也不是什麼女人都能夠引起他的興趣,但看到穆寧雪後,他的眼楮就有些移不開了,這個世界上竟然有如此絕色女子,這是他第一次覺得東方女子其實更加誘|人!

    “我不認識你們兩個,不過我做過的事情太多了,被我忘在腦後也是正常的,不如你們給我提個醒?”巴沙繆一點都不害怕,反而認真的詢問了起來。

    “雪雪,我們可能找錯人了,這個人是個智障吧。”莫凡看著巴沙繆那副怪怪的樣子,不由說道。

    “應該是他。”穆寧雪道。

    “是我,自然是我,被如此美人記掛著,我倍感榮欣。”巴沙繆急忙說道。

    “你是巴沙繆?”莫凡向前了一步,開口詢問道。

    “是,我就是巴沙繆。”

    “歹郎公會的銀飾會會主-巴沙繆?”莫凡接著問道。

    “是我,感謝你為我向你身邊的美人隆重介紹。”巴沙繆說道。

    “那麼也是你在收集幼童之心,並將他們拋入到海洋里拿去喂海妖??”莫凡再問道。

    巴沙繆愣了一下。

    原來這兩個人是追查這件事,這讓巴沙繆倒有些意外,畢竟這件事他其實做得很隱蔽了,不應該會被人發現才對。

    不過,巴沙繆並沒有因此被嚇唬到,既然都找上門來了,他也沒有什麼好怕的。

    “是我,難不成你們是某位孩子的父母,嘖嘖嘖,原來美人已經是人母了,好可惜啊,我比較喜歡從頭發到小腿都干淨的女孩……”巴沙繆搖著頭道,還在那里戲弄著。

    “哦,那我們找對人了……”莫凡點了點頭,那雙眼楮忽然充斥著濃濃的殺意,像是有狂暴氣壓落在巴沙繆身上一般,“那你給我去死!!!”

    三魂火烈焰充斥莫凡全身,莫凡完全像一個沒有任何征兆的活火山,突然就爆發出了無數的熔岩火焰。

    火影一閃,莫凡已經沖到了巴沙繆的面前,一頭粗壯無比的烈焰蛟龍隨著莫凡一記上勾拳而猛的竄起,狂野的烈焰浪隨之翻騰,將這頭火焰狂蛟襯托得更加威武神勇!!

    莫凡出手極快,拳中更透著濃濃的憤怒!

    見過無數個惡人,哪怕是對自己的罪惡當做信仰的黑教廷人員,在那里滔滔不絕的說著那些可笑的理念,但這個巴沙繆的嘴臉卻是更讓人覺得惡心,對這種人,跟他多說半句都是對自己靈魂的侮辱,唯有將它轟成殘渣!!

    巴沙繆自己也嚇了一跳,這小子怎麼說出手就出手,一出手還氣勢如此狂猛,還好他修為比較精湛,第一時間將自己的身體給凍結上了厚厚的冰塊!!

    這些冰塊就是一件又一件的鎧甲,粗大的烈焰蛟龍打在上面也很難穿透,躲在冰塊里面的巴沙繆冷冷的注視著莫凡,一直等到莫凡那洶涌的烈焰之勢結束後才從冰體中走了出來。

    “沒看出來,你年紀輕輕有這種修為,倘若你找的人是一些普通的角色,那恐怕不是你的對手,但你偏偏撞上了我巴沙繆,你這是在自尋……”巴沙繆狠狠的對莫凡說著這番話。

    “給我閉上你的狗嘴,專心的去死!”莫凡怒氣沖冠,烈焰狂舞剛結束,霸道至極的雷電便從天而落,雷電如狂暴之雨密集的砸落下來,在巴沙繆所在的那片區域進行了地毯式轟炸!

    巴沙繆還想利用那些樹木做遮掩,卻發現那些數目頃刻間被雷電化為了烏有,他置身在一片光禿禿的地帶,接受著上百道暴君閃電的襲擊!

    巴沙繆感受到對方魔法的威力,不敢再掉以輕心,立刻呼喚出了一道魔具守護,用石岩來承受下這漫天狂雷。

    “你可知道惹惱我的下場!!”巴沙繆臉色陰沉了起來。

    凌霜飛降,讓空氣變得冰冷無比,它們看上去像是一顆顆從天而降的冰冷星塵,連續的垂落,漸漸的在巴沙繆的周圍形成了一個凌霜領域,莫凡的火焰溫度和暴君雷場立刻受到了這種凌霜領域的壓制,火勢在消退,雷雲在渙散。

    “給我閃一邊去!”巴沙繆雙手猛的揚起,霎時一場由無數凌霜之星形成的冰星痕幕朝著莫凡飛射過去,每一顆的速度快如子彈,可擊打到那些岩石、樹木、花叢後便會立刻將它們徹底凍結成冰。

    這些冰星飛射密集無比,莫凡全身霸道的三重火焰都無法阻擋得了這種冷凍效果,逼迫得莫凡不得不往後退去。

    很顯然,這家伙是一個超階法師,他的冰系魔法和領域都足以碾壓莫凡的火系修為!

    “哼,原來只是個高階……”巴沙繆看出了莫凡的修為,臉上露出了不屑。

    一開始魔法展示出的氣勢真得很凶猛,相當接近超階法師了,這讓巴沙繆還有那麼一點慌亂,等一番較量之後,巴沙繆發現這家伙的火系、雷系威力是很強,卻絕沒有到真正超階的地步,自己領域一施加壓力,對方馬上就被克制了!

    高階能夠有這種威力,算是很難得了,但高階就是高階,怎麼也沒有可能與真正的超階抗衡。

    “磐冰領域!”穆寧雪此刻也釋放出了自己的領域,那銀白色的冷霜飛舞,鵝毛之雪更是從天狂降,在穆寧雪附近灑落了一地的銀色之羽。

    穆寧雪立于這一片銀色羽雪之間,身姿挺拔婀娜,宛如一位從雪山之巔中降臨的雪之精靈,那麼的與眾不同,那麼的聖潔孤傲!

    “冰系……呵呵呵,你在我面前施展冰系領域,豈不是班門弄斧??”巴沙繆大笑了起來。

    穆寧雪根本不願意與這種人渣說半句話,她的磐冰領域出現了越來越多的銀色雪羽,有些飄落在地面上,有些雪羽輕盈有序的縈繞在她的周圍,還有更多的銀色雪羽在半空中飛舞,等待著女王的調遣!

    一邊是冷星的凌霜,一邊是鵝雪銀羽,兩個領域呈現不同的方式,完全就是兩支雪的士兵軍團,在這片林子里狠狠的廝殺在了一起。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