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你自己說的,用性命派來的人靠譜。”莫凡說道。

    “我……我的卻沒有想到,金絲雀一直是我帶起來的審判員。”祝蒙陷入到了一種不知道該怎麼和莫凡解釋的困境。

    “祝蒙,我是信你的,你的爲人我懂。但你正直,不代表你手底下的人一定跟你一樣啊,這次還好我留了個心眼,不然這份黑教廷名單就被毀了。”莫凡嘆了一口氣。

    “我的過錯,我的過錯,是我太欠考慮了,如果你覺得我失職的話……你想怎麼處置我我都認了!”祝蒙非常慚愧的說道。

    “有個代號叫鐵蜂的,是你手下嗎?”莫凡問道。

    “是的,是的。”祝蒙見莫凡沒有追究這件事,大大的鬆了一口氣。

    “你和他聊一下工作態度問題吧。”莫凡將自己的手機遞給了審判員鐵蜂。

    鐵蜂就在旁邊,祝蒙和莫凡的對話他聽的一清二楚。

    也不知道爲什麼,接過手機那瞬間,鐵蜂感覺自己渾身一哆嗦!

    “鐵蜂?你闡述一下事情。”祝蒙說道。

    “我……我接到命令便趕到聚集點,看到同僚金絲雀被打成重傷,於是就多問了一嘴關於金絲雀的事情。”鐵蜂聲音低弱道。

    “命令是什麼?”祝蒙質問道。

    “全權聽從特勤長官的調遣。”

    “那麼你見到特勤長官了嗎?”祝蒙道。

    “見到了。”鐵蜂聲音幾乎快要聽不見了。

    “這麼多年在外,你是不是忘記了要怎麼當一名合格的審判員,需不需要我現在就將你招回來再重新教你一遍。金絲雀是黑教廷成員,我拿性命向他擔保的人,但是她卻意圖毀壞重要名單資料,這件事情已經經過審判長、議長覈實,難道還需要向你彙報,經過你的審批,還是說你想爲這個叛徒說幾句公道話,那好啊,審判會允許你爲她申訴!!”祝蒙發怒道。

    “屬下不……不是那個意思,議員大人,是屬下太過傲慢了,屬下這就向特勤長官道歉。”鐵蜂聽到後面幾句話站都站不穩了。

    已經得到了審判長和議長的核實……

    “給我做好你們外勤審判員的工作,金絲雀已經成爲了我們天北審判會的恥辱,你別再給我丟了僅剩的那點作爲中國審判會成員的尊嚴!”祝蒙狠狠的訓斥道。

    祝蒙自己其實也震怒無比。

    金絲雀可是外勤審判員的精英啊,祝蒙對她無比信任,在莫凡攻破瞭如此重要線索的時候第一時間就讓她前往,誰知道她竟然企圖爲黑教廷銷燬名單!

    這個叛徒,當初險些害死一名國內的副審判長冷青不說,這次更差點讓上千號黑教廷人員逃脫緝捕。

    祝蒙已經被大議長邵鄭狠狠的罵了一頓了,第一時間給莫凡打電話,希望得到莫凡的諒解。

    也多虧了之前在帕特農神廟風波,祝蒙還算是給了莫凡一些幫助,大家有了比較深交情,不然就這次巨大的失誤便足以讓他這個議員捲鋪蓋走人的同時,還得被國家監控調查。

    這輩子就算廢了。

    現在祝蒙都不敢對莫凡的判斷有一絲絲的懷疑了,自己的這手下鐵蜂還有膽子問東問西,要不是隔着一個太平洋,祝蒙一巴掌就甩鐵蜂臉上了。

    祝蒙很清楚,自己之所以沒有立刻被調查,很大程度是因爲莫凡在和唐忠、邵鄭兩人彙報的時候,給自己求了一個大人情。

    莫凡要沒和大議長邵鄭說了“祝蒙是靠譜的”這句話,就金絲雀這次的行爲,能拉祝蒙管轄的天北審判會所有人下水!!

    鐵蜂這傢伙是真得沒半點B數。

    不明白天北審判會是被誰挽救的!

    被狠狠的教訓破罵了一頓後,鐵蜂老實太多了。

    莫凡也不是死咬着這個小事情不放,畢竟現在是需要人手的時候。

    接過了電話,祝蒙那邊低聲誠懇的說道:“莫凡,這次謝謝你了。不僅謝謝你幫我證明清白,還謝謝你揪出了這個叛徒。”

    “好歹我們也相識這麼多年了,一起走過了那麼多大風浪。你別怪我坑你就行了。”莫凡笑着說道。

    “哪裏,能揪出這麼重要的一個黑棋子,你把我坑死我也不會哼半句。那我還要過去嗎?”祝蒙說道。

    “來,這裏沒你一個議員鎮場子,怕是我自己不好處理。”莫凡說道。

    “好!”

    ……

    宮本辛辦事效率非常高,也不愧是一名奧霍斯聖學府的學霸,他用非常短的時間將那上千名黑教廷人員進行了分類。

    鐵蜂等人在繼續深度挖掘破舊教堂,月牙剛掛起,宮本辛已經整理出了一份小資料分類。

    “導師,我將奧霍斯聖學府地界內的人員給提取了出來,假如他們真都想對奧霍斯聖學府動手的話,我們應該先將這羣人給隔離剷除!”宮本辛說道。

    “奧霍斯聖學府有多少?”莫凡問道。

    “學院內不是很多,一共是十三名成員,三名爲執事,其他爲教士。但是學院外圍務工人員卻有非常多的教徒,分別在幾個植物村莊。”宮本辛回答道。

    “好,那就先從奧霍斯聖學府開刀。”莫凡點了點頭,覺得宮本辛這個提議不錯。

    “長官……”鐵蜂弱弱的喊了一聲。

    莫凡看了他一眼。

    鐵蜂是明顯有些畏懼莫凡了,像一個做錯事的下屬,低聲道:“黑教廷人員大多數是單線聯繫,但他們私底下可能會得知對方的身份,假如我們從一個區域一個區域的進行剷除的話,有可能會放出信號讓其他區域的逃跑。”

    “你不贊成這個舉措?”莫凡問道。

    “不是的,不是的。屬下的意思是,金絲雀既然被黑教廷收買,而黑教廷高層已經放棄了名單上的這羣人員,那麼我們可以讓金絲雀幫我們製造隔離網,防止其他地方的黑教廷成員聽到風聲逃離。”鐵蜂小心翼翼的提出了自己的意見。

    莫凡看向了宮本辛,宮本辛點了點頭道:“確實,這是一個好辦法。我們行動畢竟會有先後順序,後面的人員很大可能出逃。”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