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穆寧雪將大致情況描述了一遍,並重點說了一下關于布德祭司的刻意刁難,和有意拖延莫凡的傷情。

    剛說完那會,听見門外有急促的聲音,原來是三位信仰殿的大祭司迎了過來,其掌管這個審訊室的布德祭司也滿頭大汗的跑了過來,他一臉疑惑不解的看著騎士阿波羅、候選人心夏、殿教塔塔!

    “聖女殿下前來視察,屬下不知,莫怪罪屬下未來迎接,不知殿下有何吩咐。”布德祭司急忙行禮道。

    “為何將他們關押起來?”心夏質問道。

    “他們涉險……涉險殺害少年巴巴羅,搶走藍暮花,屬下也只是按照規矩辦事。”布德祭司回答歸回答,心已經驚起劇烈波瀾。

    為什麼會驚動候選人??

    這種事情怎麼會驚動候選人!!

    “證據呢?”心夏接著問道。

    “證據……證據在查……”布德祭司說話有些結巴了起來。

    “證據在查?”心夏聲音冷了幾分。

    “是……是的,畢竟他們確實是在藍暮山違禁使用魔法,除他們之外並沒有看見其他人。”布德腦子還算清醒的說道。

    “為什麼不給他治療!”心夏再問道。

    此時,心夏已經從輪椅站了起來,平日里柔弱得她在此刻卻透出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凌人氣勢!

    “這個……屬下也在忙著查證,便暫時沒有……”布德祭司還在那里游說著!

    “一派胡言!”

    心夏雙眼忽然變得凜然至極,整個信仰審訊房明明沒有任何的氣流,但她的頭發和衣襟卻忽的舞動了起來,仿佛是內心的怒氣在空氣一下子炸開了一般,心靈之嘯豁然席卷,狠狠的轟在了布德祭司的腦海之!

    布德祭司下意識的要抵抗,可這股心靈之嘯龐大到他根本無從防御,整個人倒飛出去不說,靈魂還遭受到了一次嚴重創擊!

    感受到來自候選人的心靈怒火,整個審訊室的人紛紛跪倒在地,三位德高望重的大祭司本來還想詢問個一二,哪知道一直溫和無的候選人會如此大發雷霆,更沒有了半點維護之心,也急忙跪拜了下來,根本不敢過問半句!

    這心靈之嘯讓心夏身後的阿波羅、穆寧雪、塔塔都驚了,塔塔服侍了心夏這些日子,還是第一次看到她如此!!

    布德祭司遭到了心靈重創,他梳理整齊的冠帽掉落在地,一頭卷發散落下來,狼狽無的摔在了牆角邊。

    但布德心不敢有半點的忤逆,他這會似乎醒悟過來,自己關押的這小子來歷非同尋常,他不敢裝作痛苦的樣子,急急忙忙從遠處爬了過來,顫顫巍巍的跪在那里,將腦袋完全貼在地面。

    “屬下失職,屬下失職,請聖女饒恕,請聖女饒恕。”布德祭司已經嚇得魂都快沒有了。

    “候選人閣下,這件事相信有不少誤會,布德大概也不知道這位青年是您身邊的人,誤判了……”大祭司,一名白胡須的大祭司這個時候開口說道。

    “閉嘴!”心夏冷冷的道。

    白胡須大祭司被這一聲訓也訓呆住了,他好歹是掌管信仰殿的三大祭司之一,往常他其實不怎麼把候選人的話當一回事了,今天看到候選人這樣對待自己手下布德,多少是要勸說一句的,哪知道候選人一點顏面也不給他!

    這是白胡須大祭司完全沒有想到的,另外兩位大祭司也急忙拉了拉白胡須大祭司,示意他還是不要在這個時候頂撞候選人。

    阿波羅騎士站在那里,看了一眼白胡須的大祭司,反而浮了浮嘴角,臉總算有了一些表情。

    這個白胡須大祭司,平日里不給候選人什麼好臉色,現在這個布德觸踫到了候選人親人的這個層面,這老家伙還在那里倚老賣老,簡直自討苦吃!

    “請聖女息怒,這件事由老奴親自審查,無論如何都會還您哥哥一個公道,對于布德這樣越權,這樣忽視人命,老奴也一定會給予他最嚴厲的懲罰!”另一位大祭司也知道不能再在這個時候唱反調耍個性了,急忙往這方面說。

    “唉,殿下,這小子體質好,現在我給他治一治,多半是沒有什麼大礙了,信仰殿這些年確實有些目無法紀,交給大祭司來好好處置吧,您別動氣了。三老,你們是信仰殿的靈魂,資格最老,實力最強,但很多事情還是要嚴查的,像布德這種不分青紅皂白的祭司,是沒有必要留著了。”塔塔走了過來,開口說道。

    “是,是,殿教說得是,布德祭司我們一定嚴懲。”剛才打圓場的那位大祭司說道。

    ……

    ……

    莫凡恢復得非常快,他的體質壯如牛。

    等完全清醒的時候,莫凡發現自己又躺在了那個療養別墅里,熟悉的床鋪,熟悉的伺候自己的那位小女佣的淡淡體香。

    雖然在審訊室的時候,莫凡是稀里糊涂的,但他還是听到了心夏的怒聲。

    別說是塔塔、阿波羅這種人沒有見過心夏這副樣子,莫凡自己都沒有見過!

    不知道為什麼,這讓莫凡心里反而有幾分得意。

    “莫凡哥哥,在你心里是不是有一個日常任務列表,唯有完成了這個你才會渾身舒坦一些?”心夏自己轉動著輪椅駛了過來,雙膝放著一盤切好的冰檸果,好給莫凡降降火。

    “什麼意思?”莫凡不解的道。

    “少做點危險的事情對你來說那麼難麼。”心夏幽怨的道。

    “……”莫凡一陣無語。

    好吧,心夏無非是抱怨自己日常作死。

    塔塔也說了,那是實力雄厚的光系超階法師造成的,莫凡這一個高階法師怎麼又去惹超階級的了!!

    “這次確實是形勢所逼。”莫凡道。

    “哪一次不是呢。”心夏反問道。

    “世界如此險惡,像我這種從小立志做一個英雄的男人,是會挺忙的……對了,我睡多久了,還有重要的事情要做呢,對了,那個布德祭司,幫我查一查要他刁難我的人究竟是誰。”莫凡說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