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土系審判員的實力確實不賴,莫凡就站在旁邊觀望着。

    陸陸續續有其他審判員發出了信號,表示自己清掃的區域已經乾淨。

    莫凡翻出了那份蘆薈村的名單。

    記得莉莉有一個姑姑,很意外的是,她的姑姑並非是黑教廷人員,只不過是一個被黑教廷洗腦了的信徒。

    這種還沒有正式入教的人,也沒有犯過事的,一般還有補救的機會。

    想來黑教廷主要也是利用這裏的村民們給他們種植狂戾罌粟罷了,以這些人的真正用處,還沒有什麼資格入教。

    畢竟撒朗這邊現在的入教的水準高了很多。

    莫凡也知道,哪怕有這樣一份準確的名單,漏網之魚肯定是會存在的。

    某些人,他哪怕沒有直接入黑教廷,卻也做過許多有違人道的事情,可對於莫凡來說,能做的只能夠照單爪人。

    這些爲黑教廷種植狂戾罌粟的南美洲農工,他們究竟該不該全部遭到懲罰,這個不是莫凡能去裁量判定的。

    就像道德和法律。

    道德與法律之間有一條界限。

    莫凡只針對越過界限的人,至於整個村莊都參與了種植的其他人,他們沒在名單,莫凡便只會將他們交給奧霍斯聖學府自行處理。

    外勤審判員行動迅捷,確實都是審判會之中的精英,偌大的一個村莊,涉及到將近三百人,不過是一壺茶的功夫,全部都制服了,整個過程也沒有其他警備人員的協助。

    像美洲熱帶雨林附近,也有許多種毒村莊,他們人數衆多,又具備自己的武裝力量,政府的警備力量是肯定不敢去管的,而軍隊又很多時候只針對國家安全問題,村莊不反叛,他們也未必就會去鎮壓,所以種植毒物的村落簡直就是一顆瘤,極難處理。

    十三名審判員清理掉一個半數以上爲黑教廷人員的村子,軍隊特種兵都很難做到。

    “人數對了,解決掉這個執事,今晚就可以圓滿收工了。”莫凡將名單本收了起來,目光往石壁另一側掃去。

    土系審判員和藍衣執事馬克的戰鬥也接近尾聲了,明顯是土系審判員在壓制着藍衣執事。

    不過,具備黑暗之瞳的莫凡察覺到藍衣執事馬克的右手手臂上有詛咒之氣在盤繞。

    藍衣執事馬克明顯不是詛咒系法師,身上會有這種氣息涌起只有一種可能。

    莫凡眼睛再往一處月光照耀不到的石壁死角望去,果然一個鬼鬼祟祟的身影正在蠕動。

    那東西乍一看像一頭鬼猴,攀附在岩石褶皺上,能夠完全貼着垂直的岩石行動,一雙泛着詭詐之光的眼睛一直盯着正在專心戰鬥的土系審判員,蜘蛛一樣等待着最合適的機會。

    “黑畜妖,還是一頭統領級的。”莫凡浮起了嘴角。

    看來這藍衣執事是一名相當標準的黑教廷成員啊,就連黑畜妖都飼養到了很高的級別,審判員要是沒有留意的話,很可能被那頭渾身詛咒氣息繚繞的黑畜妖給偷襲重傷。

    “咕!”

    終於,那詛咒級黑畜妖尋到了一個完美的機會,它極速的在石壁上方倒爬下來,就落在了土系審判員的岩石障礙的後面。

    土系審判員完全沒有察覺到有東西靠近,正要給藍衣執事馬克最後一擊。

    “碎石圈,重力掛鉛!”

    莫凡伸出手,忽然朝着那頭詛咒黑畜妖的方向一握。

    這一握,讓周圍零星散落的碎石印迅速的集合在了詛咒黑畜妖的腳下,它們變成了一個個實心的巖重球,由許多無形的鏈子串在一起。

    詛咒黑畜妖剛要下毒手,身體一下子被掛上了十幾個巨型鉛球般,居然在剛起跳的過程中猛的用臉撞向地面。

    “咕咕咕!!!!”

    詛咒黑畜妖暴躁無比,憑藉着強有力的後肢想要強行彈射,甩開莫凡的這個古怪重力魔法。

    可惜亞天種的巖力不是那麼容易破除的,詛咒黑畜妖都快要把自己的關節給撐斷了,都沒有從這種重力掛鉛中掙脫開。

    “陰險歹毒的東西!!”土系審判員一回頭,看到這麼一個猙獰可怕的怪物,頓時大怒道。

    藍衣執事馬克發現自己的詭計被識破,臉色更加蒼白。

    “巖牙。”莫凡平靜的吐出了這兩個字。

    下一秒,被重力掛鉛的詛咒黑畜妖腹下出現了一顆岩石獠牙,獠牙大如一座小山岩,生生的將詛咒黑畜妖桶了個穿!!

    惡臭的血漿流了出來,詛咒黑畜妖死得不能再徹底了。

    過去面對這種邪惡的詛咒生物,莫凡還要費點力氣才能夠殺死。

    現在就不一樣了!

    一兩個連星座都不需要的隨手一揮的魔法,基本上可以達到組合秒殺效果。

    “多謝長官。”土系審判員一下子對莫凡佩服得五體投地。

    雖然詛咒黑畜妖不一定可以殺得了他,可被這種至邪至毒的生物咬上一口,都得臥牀一個多月,找不到其毒性的特徵更會被詛咒折磨幾年時間。

    土系審判員是這次是發自內心的感謝和敬佩。

    能夠那麼輕易的識破,必定是對黑教廷成員相當瞭解。

    “小事一樁,不過以後要留意,即便是強弩之末,他們往往也能夠反咬一口。”莫凡對他說道。

    “銘記在心!”土系審判員重重的點頭。

    審訊工作交給鐵蜂就可以了,這個藍衣執事馬克肯定知道不少的東西,假如能夠從他這裏挖出一些沒在名單裏的黑教廷成員,那是再好不過了。

    事實上,黑教廷中人也不一定每個都是硬骨頭,其中有不少都是爲了一己之私,面對審判會的強勢施壓,他們也會爲了後半生的苟延殘喘將許多信息道出。

    而藍衣執事馬克就是一個軟骨頭。

    都還沒有將他帶回到審判會的審訊室,這傢伙自己就開始招供了。

    馬克主要就負責這個蘆薈村莊,和莫凡之前在破舊教堂處理掉的那個珊瑚村的村長兩個人都是執事,負責的項目便是村莊的狂戾罌粟種植。

    正好,珊瑚村的村長也是莫凡解決掉的,藍衣執事馬克意識到這次上頭是徹底放棄了他們,於是老老實實的將他們從種植到運輸再到加工的過程都敘述了出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