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費倫隆長者……”巴沙繆感覺不對勁,已經有兩名強大的法師將他禁錮了起來。

    費倫隆這個時候怎麼會理會巴沙繆,一個作惡多端的小角色,利用完了,就直接處理掉便是了,這種人即便甦鹿不出面,費倫隆也會找人暗中將其滅掉,否則只會敗壞自己的名聲。

    “甦鹿首席,屬下確實不知情。是屬下管教無方,才導致他們用出這樣的方法來完成使命,與巴沙繆勾結的艾森盧巴我也會一並處理,絕不姑息!”費倫隆說道。

    這句話一出,那個戴著帽子的男子也慌了!

    這家伙剛才在給莫凡等人引路的時候,還露出一副滿臉得意之色,那有恃無恐的樣子,簡直好像在說︰這些是我做的,那你們又能拿我怎麼樣?

    誰知道,他的頭頂上司費倫隆見甦鹿要處理此事,立馬就將自己給供了出來,這讓艾森盧巴臉色一片慘白。

    費倫隆不知情?

    費倫隆怎麼可能不知情,沒有他行得那些方便,他們怎麼可能瞞得過那些政府、魔法協會,又怎麼將如此大的罪行給徹底蓋住?

    “費倫隆長者,您不能這樣。這個世界上的泰坦巨人數量本就是有限的,你們需求的泰坦巨人之心根本不可能湊得齊,我在不停的為你們尋找替代的方法,沒有功勞也有苦勞。而且,我起初只是讓巴沙繆去尋找那些在醫院里夭折的孩子,後來為了讓事情更加順利,這個家伙便自作主張,可這一切不都是為了湊夠泰坦巨人之心嗎??”艾森盧巴說道。

    “可笑,你們確實沒有明著告訴我這樣做,但我將幼童之心送到你們面前的時候,你們真得會不知情?”巴沙繆冷笑道。

    巴沙繆為一些黑心政府做過太多見不得人的事情,更與一些正統協會有過無數的合作,否則他這樣的惡棍又如何能夠活到今天。

    只是巴沙繆沒有想到,甦鹿會那麼看得起莫凡和穆寧雪,說拔除就拔除!

    他們歹公會為什麼會存在,為什麼會壯大,不正是因為有許多國家的政府需要他們出面擺平一些他們不方便做的事情,就像這幼童之心。

    幼年的泰坦巨人之心這個世界上一共就只有那麼多泰坦巨人,將它們殺光了也只能夠湊夠三分之二,剩下的三分之一唯一的解決辦法便是用孩童之心來補。

    正統協會、政府當然不會自己做這種事情,可他們又迫切需要,于是在某個茶會上,他們一邊喝著茶,一邊若有若無的說︰幼童之心我們是不會取的,這是喪心病狂的事情,我們怎麼可能做得出來——所以,你們去做吧。

    這就是他們的行事風格,有些人讀不懂,便真的認為他們堅守自己的人格,有些人讀懂了,卻沒有那個膽子和狠心去做,而他巴沙繆即讀懂了,也有那種喪心病狂的屬性,所以他成為了超階法師,他成為了一些政府的黑傀儡,他惡貫滿盈卻逍遙法外!!

    要說喪盡天良,巴沙繆可以用自己的靈魂擔保,自己這點小殘忍和費倫隆比起來根本不值得一提,否則他是如何爬上魔法協會長者這個位置?

    而費倫隆之上的甦鹿。

    巴沙繆根本接觸不到甦鹿這種級別的人,在知道這次是為甦鹿服務後,他就更加不計一切代價,希望能夠攀上甦鹿這層關系,那樣的話他巴沙繆不僅可以繼續逍遙,甚至還可能洗白成為某個勢力的掌權者。

    作惡,自然是為了更多的權力與利益,只要不是徹底的精神變態,沒有人願意去做那些殘忍的事情,巴沙繆就是希望洗白,並坐上費倫隆這樣類似的位置,明面上深受尊重,暗地里不干淨的事情有人做,並且完全不需要擔驚受怕。

    巴沙繆相信,唯有攀附上甦鹿這樣的人,他才可以從黑轉為白!

    至于會得到現在這個結果,巴沙繆也不是毫無心理準備,為這種人服務本就是如此,巴沙繆就是在賭,賭甦鹿跟費倫隆一樣,需要自己這種人給他做黑心的事情。

    事實上,巴沙繆堅信甦鹿跟費倫隆是一樣的人,但他在更高的位置上,只要稍微對他造成了那麼一些影響的人,如果是像他這種本就惡貫滿盈的,那就冠冕堂皇的除掉,以示正氣浩然,如果是正統的人,那就用背地里的手段除掉,好讓道路通暢……

    “小子,你別得意,你們今天即便是除掉了我,一樣是得罪了這個可怕的家伙,總有一天你會死得比我還慘!”巴沙繆盯著莫凡,眼中帶著幾分怒火道。

    沒有莫凡等人的橫空出世,他巴沙繆已經成為了甦鹿手底下的一員,並可以利用這層身份做過多的事情,所以他依舊將這一切歸咎到莫凡的身上,正是這種多管閑事的人,正是這種自以為世道浩輝的人步步緊逼,才讓他巴沙繆無處容身!

    莫凡沒有理會巴沙繆的“好意”提醒,和這種牲畜說話都是侮辱了自己。

    “就讓我親自裁決他們吧!”費倫隆開口說道。

    說著這句話的時候,費倫隆忽然出手了,他使用的是毒系的魔法,只看見他將左手和右手分別按在了巴沙繆和艾森盧巴的肩膀上,那毒性便宛如水蛇一樣從費倫隆的手臂上游出,迅速的爬到了巴沙繆和艾森盧巴的身上,侵入到他們的身體內部。

    毒擴散的速度非常快,那青紫色先是將它們的血脈給全部染成怪異的顏色,緊接著讓它們的肌膚也完全像浸泡過顏料那樣。

    沒多久,他們連瞳孔里面都是可怕的青紫色了,被充了毒素的血管隨時都會爆開那般。

    艾森盧巴依舊有所不甘,想要掙扎一番,可他的身體已經被另外兩名法師給禁錮著,更何況在費倫隆這種強大的毒系法師面前,他們的修為根本承受不住。

    身體開始融化,唯有一些皮毛還殘留著,沒多久巴沙繆和艾森盧巴變成了一灘冒著尸泡的融水,上面粘附著他們的頭發和一些皮屑,看上去惡心無比。

    “有些人,總是披著魔法協會的名義做一些傷天害理的事情,自以為不會被察覺,但我想說的是,天網恢恢疏而不漏,終有一天他會自食惡果的,巴沙繆和艾森盧巴便是最好的例子……啊,也感謝幾位年輕的法師,將他們從我們復雜的魔法協會之中揪出來,我會代表亞洲魔法協會長者會對他們表示感謝!”費倫隆處理掉自己的兩個手下之後,立刻打起了官腔來。

    听到費倫隆這番話,莫凡感覺比那些尸泡還惡心!

    “當然,我自己也難則其咎,過幾****便會親自到受到迫害的家庭中,向他們表示慰問,同時告訴他們凶手已經被我繩之以法……甦首席,您覺得屬下這樣處理是否妥當,假如有什麼需要屬下為此事負責的,屬下絕對願意承擔。”費倫隆接著說道。

    費倫隆這自己先給自己來幾板子,自然是典型的棄兵保車,很多人都是冷眼旁觀,卻都不會去拆穿。

    “這樣處理,你們滿意嗎?”甦鹿看了一眼莫凡等人,問道。

    莫凡真的覺得荒唐又可笑。

    這樣處理,你們滿意嗎??

    這他媽跟在問一個被強|奸的女人我用這個姿勢強行進入你會舒服點嗎有什麼區別?

    “把幼童之心交還給我們。”穆寧雪知道跟這群人談這個,其實沒有半點的意義。

    將巴沙繆和艾森盧巴處理了真得有用嗎?

    有人需要真皮,所以才有了獵人去虐殺動物,最終被捕的是獵人,那麼披著真皮的人呢?

    真相為什麼總是如此,當知道一切後就會發現,將巴沙繆這種殘忍對待孩童的惡制裁了其實都不顯得那麼重要了!

    “東西已經在儀式里了,龍與巨人是宿敵,用古老圖騰的源力可以激活巨人之心中的心毒,這種心毒擴散到空氣中被真龍吸入到肺腑之中後,它的肺腑將很難清理,那麼它的真龍吐息也將不再起作用。真龍最可怕的便是它的龍息。”費倫隆立刻替甦鹿說道。

    這就是一切的源頭??

    為了閹割掉真龍的龍息,這樣真龍就會變得不再不可戰勝!

    穆寧雪听到了這些話,心更如寒冰,回想起那些失去了自己孩子而沒有一點生機的家庭,回想起那具被他們親手埋葬下的小男孩,再龐大的仇視與憤怒都會被沖散,一種疲倦與厭世從心底生起,慢慢的讓人覺得呼吸的空氣都帶著惡心感。

    “看來,你們並不滿意。”甦鹿開口說道。

    “甦鹿先生,我們為此準備多年,這些事情可以等伏龍之後再繼續處理,假如他們不滿意的話……”一名歐洲魔法協會的老法師說道。

    “是啊,事已至此,當務之急還是如何處理這條龍要緊,它馬上浮出雲面了。”

    甦鹿注視著穆寧雪和莫凡,等待著這兩個人的回應。

    “你們繼續你們的儀式吧,打擾了。”穆寧雪沒有了半點心氣,她淡淡的說完這句話,便選擇轉身。

    穆寧雪身上本就有一股冰冷自顧的氣質,在轉過身的這一刻卻更蒙上了一層灰暗,變得毫無生氣。

    看著穆寧雪,尤其是那句與這群人天地相隔的“打擾了”,莫凡是何等的感同身受。

    怨斥本是滔滔骸浪,此刻喉嚨卻像卡著一根刺難以宣泄!

    心怒足以焚天,但這些人的嘴臉卻在一瞬間讓人心如死灰!!

    ……

    為什麼會這樣?

    或許真正該死的人還笑著吧。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