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嘩~~~~~~~~~~~~~!!!”

    火紅的隕人墜向了大概離這片半封閉海灣有兩公里的海水里,沒多久帶著幾分熱氣的被沖擊過來的海浪便涌了過來。海浪很大,足以蓋過那些種植在海面上的藍樹,讓穆寧雪有些意外的是,這些看似美麗夢幻的藍海樹竟然特別堅韌,這種強大的沖擊浪並沒有讓它們彎折。

    “剛才那個,好像是我們斗官諾曼的技能,我還比較小的時候有見過他施展……那個時候就特別崇拜諾曼斗官。”克里卿說道。

    “諾曼斗官,他怎麼會在這種地方,而且他是在玩特技嗎,不然這樣華麗麗的撞到海面中是為了做什麼?他待會還會一下子沖上天空嗎??那就有點帥了。”莫凡說道。

    “那個……我也不清楚。”克里卿說道。

    莫凡的一句話,讓大家覺得斗官諾曼有可能是在練習某種極限速度的技能,像它這樣宛如流星一樣劃過夜空的飛行能力,也不是什麼魔法師都可以做到的,主要是速度真得很快,一些大型的瞬息移動技能也不過如此了,畢竟瞬息移動是需要一個很漫長的起勢!

    “話說起來,他怎麼還沒有上來,落水好久了啊。”莫凡說道。

    “會不會出了什麼事?”海蒂說道。

    “我一開始也覺得他是不是出了什麼事。”

    “過去看看啊!!”

    ……

    穿過了半封閉的海灣,沒多久便看見了那個火隕星撞擊的位置,這片海面正好有一些礁石,礁石的粉碎表明他是在這里沖入到海洋下面的。

    “老趙,下去看看。”莫凡說道。

    趙滿延不太情願,卻還是一頭栽入到了海水里,其他人站在小船上靜靜的等待著。

    沒過太久,趙滿延便從下面探出了腦袋來,一臉不專心的道︰“沒看見,可能已經游走了。我們就能不能別管這種無聊的事情了啊。”

    “你再仔細找找,別真出了什麼事。”莫凡說道。

    “你怎麼不下去?”趙滿延沒好氣的道。

    “我不熟悉水性。”莫凡道。

    趙滿延瞪了一眼,最後還是跳入到了水里。

    “奇怪,為什麼覺得這種對話很熟悉的樣子,我不熟悉水性……不熟悉水性……”莫凡在那里自言自語。

    這一次趙滿延潛下去的時間就更長一些,大概過了有十分鐘,水下面終于有了動靜,一個披頭散發**的腦袋露了出來,莫凡以為是趙滿延,正要湊過去詢問,卻發現是一張蒼白滿是裂紋的怪臉,嚇得莫凡差點沒有一個烈拳砸過去。

    “累死老子了。”趙滿延馱著這個怪臉人跳到了小船上,大口大口的呼吸著新鮮空氣。

    “老趙,你怎麼駝個水鬼上來,你愛好越來越廣泛了?”莫凡說道。

    “水鬼個蛋,這家伙是個人,我下去的時候他正被一頭滿嘴齒牙的怪魚啃,我要不出手,它估計就成人家的夜宵了。我也是服了,第一次見過有人在天上玩飛行特技然後把自己撞暈差點死掉的。”趙滿延說道。

    克里卿湊了過去,將那些頭發撥開,看了一眼這個水鬼的長相後,頓時驚詫道︰“是諾曼大人,天啊,真是諾曼大人!”

    “你這都能認出來?”莫凡看著那張滿是傷痕不成樣子的怪臉,不禁佩服克里卿的辨識能力。

    “他身上有很多傷,是元素傷痕,他應該是和別人大戰過一場。”穆寧雪說道。

    “大戰過一場?這家伙連銀月泰坦巨人都幾乎秒殺,這個世界上還有幾個人能夠敵得過他,更別說將他傷成這副鬼樣子。”莫凡有些吃驚道。

    斗官諾曼的實力莫凡也算是見過的,即便自己惡魔化他也能夠和自己抗衡一二的,這樣的人已經是超階之中的頂尖,在很多妖魔部落可以橫著走,為什麼這樣一個只要自己不作死就近乎地球無敵的超階法師會變成這副半死不活的樣子,難不成他和自己一樣喜歡作死?

    “還有一點氣息。”海蒂說道。

    “怎麼會這樣,諾曼大人的實力在整個帕特農神廟也是排前五的,不可能啊,不可能的啊。”克里卿在那里一副失魂的樣子,像是他自己被人擊敗了。

    “話說起來,他飛過來的方向,好像就是暴君山脈那里,這家伙不會是去和黑龍戰斗了吧??”趙滿延說道。

    “他身上的是元素傷居多,假如他真的從那里逃出來,那他應該是和黑龍之外的人廝殺的……難道說……”穆寧雪目光有所晃動。

    “難道說,他是真的自己在玩特技把自己弄傷了?”克里卿按照莫凡的那個思維說了下去。

    莫凡、趙滿延、海蒂、穆寧雪目光一下子聚集在克里卿臉上,克里卿也立刻意識到自己的這個推斷簡直傻出天際了,當下閉上嘴不說話了。

    “估計是被甦鹿那群人打傷的,想來想去能夠重創這種斗官諾曼的人,也只有他們了。”莫凡嚴肅了幾分。

    未想到這位斗官諾曼也與黑龍的事情有關,只是不明白斗官諾曼為何要和甦鹿這些人作對?

    甦鹿要捕黑龍,這和帕特農神廟沒有任何關系才對。

    “不管怎麼樣,先將他帶回到帕特農神廟療傷吧,他傷得有些太重了,不治療的話活不過天亮。”穆寧雪道。

    “他在水下被魚啃了不少肉,估計不是莫凡瞎說他在空中玩特技,我們早點過來的話,他狀態會好很多。”趙滿延說道。

    ……

    乘著小船回到了海灘邊上,穆白正好從林子里走了出來,看見趙滿延馱著一個滿身裂痕又掛著不少海草的東西,不由打趣道︰“老趙,你怎麼抓了一只水鬼上來,公的母的?”

    “水鬼你個蛋,趕緊過來給這個人處理一下傷口,這家伙是個超階巔峰的法師,命貴著。”趙滿延沒好氣的說道。

    穆白正想跟穆寧雪說果子種子的事情,見此人傷勢這麼重,也急忙從隨身的包裹里取出了一些應急的藥品來。

    “這人身上全是超階魔法留下的創傷。”穆白皺起眉頭說道。

    在諾曼的背部,有兩處很明顯的灼痕,這分明是光系魔法-聖絕導致的,聖絕是超階中單體威力最強的魔法了,穆白很難想象有人兩次被聖絕給劈中居然還活著。

    最可怕的是,背部這個位置是聖絕留下的,其他位置還有不少超階之威的痕跡,大大小小算起來,估計傷到他的一共有20多個超階技能!

    20多個超階技能,這要是整合起來估計可以夷平一座中型城市了,這個人簡直是帕特農神廟的鑽石聖斗士,這種情況下都還活著!

    “我只能夠減緩他傷勢的惡化,要活命還得去帕特農神廟,而且還得是賢者級別的才能夠治得了他。”穆白說道。

    “這就交給我吧,斗官諾曼一直是我崇拜的強者,我會連夜趕回帕特農神廟……”克里卿說道。

    他正說著這番話時,夜空上忽然刮起了一陣凌風來,吹得海面上那些藍海之樹不停的搖擺了起來,海水也隨之卷起了許多的波瀾。

    ……

    ……

    干淨的夜空中,一頭渾身青色鱗片的鱗雕揮動著翅膀,半懸停在夜霧下。它凌厲的雙眸正掃視著下方這一片黑漆漆的海,像是在尋找著什麼。

    “大概是在這一帶吧,這人的速度怎麼會那麼快,要不是我們正好守在山的這一面,看到了他落得軌跡,沒準就讓他給徹底逃走了。”祖寬立說道。

    “話說,就我們幾個,真得應付得了那個家伙嗎,他好像非常強的樣子。”趙厲丸有些擔心的說道。

    “怕什麼,那家伙傷得那麼重,估計連一個高階法師都不如……”

    “該死,這下面是海,完全沒有參照物,我們不知道他究竟落到哪里去了。”祖寬立說道。

    祖寬立掃視著,漆黑一片的海除了水還他媽是水,這種情況下即便知道目標大致的軌跡,要徹底搜索到一樣很難。

    “你們看,那邊好像有一個封閉的海潭,我們過去看看。”趙厲丸說道。

    三人駕馭著青色鱗雕朝著那半封閉的海灣飛去,他們掠過了長在海面上的藍色樹木,很快就發現了海灘上有幾個人影。

    “喂,你們幾個,有沒有看見一個火焰的人落在這一帶?”祖寬立站在高處,有些趾高氣昂的對著海灘上的幾人說道。

    祖寬立也算是一位強者了,到這種窮山僻水的地方,完全就沒有把一些這些村民游客當一回事。

    “奇怪,這鴨公嗓怎麼听起來有些熟悉。”海灘上的人說道。

    “你找死嗎!”祖寬立頓時大怒,立刻駕馭著鱗雕往海灘上俯沖了下去,那強烈的旋風吹得海灘的沙子胡亂的飛打,氣勢帶有壓迫性!

    “老子心情正差著,想打架我奉陪到底,來這海清水藍的地方和我老婆談個憐愛居然能夠踫到你這種晦氣的東西!!”海灘上的人簡直就是暴脾氣,一言不合就要開戰!

    祖寬立也愣住了,哪來這麼膽子大的刁民,等看清楚那人之後祖寬立更是大感意外和一陣惡心。

    “竟然是你!!”祖寬立終于認出了莫凡,怒氣一下子也上來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