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蜂在巢穴收到威脅的時候,會衝向敵人用蜂刺來攻擊。

    事實上蜜蜂的這種行爲等於是自殺,因爲一旦蜂刺是連着蜜蜂內臟的,將蜂刺留在了敵人身體上,也意味着這隻蜜蜂失去了內臟。

    這個審判會印記被稱之爲蜂刺。

    也就意味着從一開始這名審判員便已經將刺扎入到敵人身體中,敵人沒有發覺,但當它拔出的那一刻,她的生命也到了盡頭!

    “她是審判員-蜂刺,是一個整個審判會都可能背叛唯有她不會背叛的審判員。”祝蒙語氣沉重無比的說道。

    莫凡不由自主的後退了幾步。

    之前他和穆白說的那些不過是推斷,現在得到了祝蒙向最高審判會的證實,一時間感覺喉嚨被什麼東西堵住了一樣。

    “蜂刺是最早期進入到黑教廷的審判員潛伏者,最高審判會裏高層幾乎都更換過一批了,可以說審判會都不知道有這麼一個人存在。”祝蒙看着藍蝙蝠蒼白無比的遺體。

    “越是這樣,越是能夠進入到黑教廷最深層。”莫凡說道。

    “是的。連黑教廷都相信她是一名骨幹,甚至她爬到了九門徒的位置,離撒朗最近的人。”

    “莫凡,穆白,你們還記得斷頭臺計劃嗎?”祝蒙開口說道。

    兩人都點了點頭。

    斷頭臺計劃,當時韓寂獲得了撒朗的信息,卻無法從十名高層之中確定究竟是哪一位。

    於是最高層決定採取斷頭臺計劃,寧願犧牲九名無辜的高層也要將撒朗殺死。

    “你可知道斷頭臺計劃的信息來源於誰?”祝蒙說道。

    莫凡搖了搖頭。

    記得阿莎蕊雅曾經說過,她給過審判會一些關於撒朗的信息,但莫凡不怎麼相信。

    阿莎蕊雅應該最多提供了一點撒朗過去的信息資料,可是又是誰告訴了韓寂,撒朗就藏身於古都十大高層中呢?

    “不出意外的話,給予我們斷頭臺計劃信息的就是蜂刺。審判會也是在那個時候才知道蜂刺還活着,活在黑教廷內部。”祝蒙說道。

    作爲一名議員,同時也掌管着一個天北審判會,祝蒙這樣級別的人都不知道有蜂刺存在!

    “我……我真的誤殺了一名最值得尊敬的審判員??”穆白依舊有些不敢相信道。

    莫凡這個時候卻搖了搖頭道:“她會死,說明她已經無路可走了,並最後選擇用自己的諷刺與敵人同歸於盡。”

    她不這樣做,便永遠不會有人知道她的身份,更沒有人會相信她。

    而藍蝙蝠選擇死在莫凡和穆白手上,表明她只相信莫凡和穆白。

    審判會中存在着叛徒。

    這一點作爲九門徒的藍蝙蝠又怎麼會不知道?

    所以她無法向任何人表明自己的身份,甚至表明了身份,她已經是九門徒,沒有人會相信。

    唯有死亡。

    莫凡和穆白是與黑教廷鬥爭到底的人,同時不屬於審判會體制。

    唯有死在莫凡和穆白的手上,她的真實身份才能夠揭開。

    “而且,吳苦應該是早就懷疑藍蝙蝠了,畢竟是藍蝙蝠將我們引到了奧霍斯聖學府。藍蝙蝠選擇死,除了向我們表明身份之外,還有一點更重要的,那就是重獲黑教廷的信任。”莫凡儘量將那份情緒壓下,努力的去分析着藍蝙蝠所做的一切。

    “重獲黑教廷信任??”穆白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

    “我們若對她下殺手,她實在無力抵擋的情況下,就一定會表明自己審判員的身份,不然豈不是自己人啥自己人?”莫凡說道。

    穆白馬上恍悟。

    黑教廷本來就懷疑她藍蝙蝠有問題了。

    吳苦掌教將她的準確信息直接出賣給莫凡、穆白、趙滿延三人,然後更斷掉了對藍蝙蝠的所有支援。

    這樣做,就是迫使藍蝙蝠和莫凡等人必須決一生死。

    要麼你藍蝙蝠把莫凡、穆白、趙滿延三人全解決了,那麼他們就相信藍蝙蝠不是故意將莫凡等人引來。

    再要麼就是你藍蝙蝠死在他們三人手上,算是爲黑教廷捐軀。

    藍蝙蝠要活下來,就只能夠殺死莫凡三人,不然她什麼都沒有做,計劃又失敗,逃回黑教廷也必定會被黑教廷給處決掉。

    此時穆白再回想起自己殺死藍蝙蝠的情形,心裏頓時更不是滋味。

    在與她戰鬥的那一刻,穆白就覺得藍蝙蝠不大對勁了。

    原來她已經想好了自己的結局。

    “她死了,可以重獲黑教廷信任,同時可以向我們表明她最真實的身份,這樣做大概目的只有一個了。”莫凡眼睛盯着藍蝙蝠,用黑暗物質開始侵入到她的身體內部。

    她既然是蜂刺,那麼在她殞命的前一刻,就是給予了敵人最致命的一擊。

    所以這個時候黑教廷一定是被蜇傷了某個重要部位!

    絕對不是破舊教堂那些名單這麼簡單,藍蝙蝠到死都要獲得黑教廷的信任,無非是害怕黑教廷抹除掉她留給莫凡、穆白等人的信息。

    她臨死前又讓穆白解剖她,所以她的身上除了那個蜂刺審判會印記之外,一定還有一條無比重要的線索!

    就像當初挖出了撒朗藏身於十大高層中一樣的線索。

    那麼到底是什麼了??

    莫凡利用黑暗物質將藍蝙蝠所有的器官都檢查了一遍,但依舊沒有發現要找的東西。

    莫凡沒有着急,又仔仔細細的回憶了一番藍蝙蝠做過的事情。

    忽然,莫凡想到一件事情。

    藍蝙蝠救走黑藥師的時候,留了姜彬一命,但卻挖掉了他的眼睛。

    她爲什麼要挖掉姜彬的眼睛??

    純粹製造恐怖現場嗎!

    她做的所有事情,都需要表面上符合黑教廷身份,但同時又是站在審判會立場的。

    那麼站在審判會立場上,她挖掉姜彬的眼睛……

    莫凡將注意力全部放在了藍蝙蝠的眼睛上,詢問穆白道:“你看過她的眼睛嗎?”

    “沒有,畢竟她死了,眼睛閉着。”穆白說道。

    說完,莫凡已經用手去翻開藍蝙蝠的眼皮。

    一雙沒有了半點光澤的眼球,莫凡卻盯着看了很久很久。

    “你有沒有覺得,她的眼球和吳苦給我們的水晶球很像?”莫凡詢問穆白道。

    穆白愣了一下,馬上湊過來檢查。

    還真是!

    是混沌系的監視水晶球!

    一顆跟眼球差不多大小的!!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