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strong>莫凡還指望著能夠通過東方世家這邊的關系來解決姜夏的這個問題,哪知道東方世家這邊也跟姜夏有了仇怨。&樂&文&小說 {}

    “杭州政府這邊,我也算有個熟人,我先去問問他,那個稅是怎麼個回事,如果確實不合理的話,可以消除的。”莫凡說道。

    “那就拜托了,至于你說得那件事,我也幫你想想辦法吧,我們東方世家這邊還是有一些能讓姜夏給點面子的老人的。”東方烈說道。

    莫凡杭州的熟人無非就是祝蒙議員了,祝蒙雖然算是帝都故宮廷的人,但在那次瘟疫事情之後,他也算是在杭州這一代鋪開了自己的人脈,關于岩鐵礦的事情,去詢問一番自然會有結果。

    也是巧,祝蒙正好在杭州,莫凡直接上門去找了,跟這家伙倒沒有什麼好客套的。

    ……

    祝蒙打開門,還穿著家里面的睡衣,結果發現到他家里來的居然還有女士,頓時尷尬的將他們領入大廳,然後去換了一身衣服才出來。

    “你怎麼把胡須都刮了,感覺你留點胡須還是更有威嚴氣的,胡須一刮,頭剃平了,倒像是剛犯了事出來的那種……”莫凡見祝蒙的變化,不由打趣道。

    “去去去,大家都說我年輕了很多,就你小子不會說話。說吧,又惹了什麼大麻煩。”祝蒙問道。

    “你跟一個叫姜夏的老家伙熟嗎?”莫凡開門見山的道。

    “姜夏??還算熟吧,大家都是議員,議員會議上沒少見到,他雖然是退休了,但求他辦事的人還是絡繹不絕,怎麼你把姜夏給惹了?你這家伙怎麼總是找這些刺頭的麻煩,我可跟你說,姜夏資格比我老多了,他要動你的話,我可保不住你。”祝蒙說道。

    “我就是找他問件事。”莫凡說道。

    當下莫凡把自己要尋找誓言樹的事情道了出來。

    “這樣啊……你找的人倒是沒問題,我最早在審判會的時候也听說過,誓言樹是由呂藝前輩和姜夏尋來的,但姜夏這個人我還是了解的,他有點像個商人,從來就不做對他沒有意義的事情,並且會將他所擁有和獲得的盡可能的轉變為利益。”祝蒙說道。

    “啊?那我不是一點機會都沒有了。實在不行,我跟圖騰玄蛇打聲招呼,讓它幫我把姜夏那家伙給綁了,直接嚴刑逼供。我真得很需要一個圖騰源力,這個高階再卡著我,我就要被我當初惹得那些仇家給弄死了!”莫凡說道。

    凝華邪珠始終沒有充盈,惡魔系力量正在休眠,莫凡心里特別沒有底,近段時間作死得有些多了,他真得害怕自己走在路上就暴斃了!

    “哇,你要這樣做,他不得把你們凡雪山給攪得天翻地覆。他這性格其實也沒什麼不好的,商人嗎,只要對其有利,一些私人恩怨都可以放下的,你和他之前又沒有什麼深仇大恨,無非是陸家的人故意到他耳邊吹了一些風,讓他對你有成見罷了。你拿出對他有價值的東西來,他自然就願意告訴你誓言樹的事情,還有那個什麼稅的事情。”祝蒙說道。

    “投其所好是吧?”東方烈說道。

    “差不多,反正能給他帶來好處的,他都歡迎。”祝蒙說道。

    “他好美女不,我這有一個歐洲血統的小美女……”莫凡說道。

    “呃……人家都什麼年紀了,你別鬧。”祝蒙看了一眼小阿帕絲,都覺得有些尷尬,這個莫凡還真是什麼鬼話都說得出口。

    “錢,我沒有啊。”莫凡說道。

    莫凡一如既往的缺錢,給他再多的錢,他也能夠揮霍掉!

    “今天你過來找我也算是找對了,我正好知道姜夏最近在頭疼什麼事情。東方烈,你們要買岩鐵礦,不是被施加了一個比較重的稅嗎?”祝蒙說道。

    “可不是嗎!”東方烈憤憤的道。

    “是這樣的,岩鐵礦山的情況我了解。它是由于千島湖島嶼湖相接壤的地方經過特殊的湖水物質沉積而成的一種像腰帶一樣環在島邊的岩石,由于呈現銹褐色而稱之為岩鐵。千島湖有一百多座面積稍微大一些的島周圍都有這種岩鐵顆粒吸附著,將它們收集起來冶煉一番就可以作為一些防具的原材料了……”祝蒙一邊喝著茶,一邊說著眼鐵礦的事情。

    “科普的事情就不要說那麼多了,我不太關心。”莫凡直接打斷道。

    “好吧,好吧。千島湖現在屬于半安界地帶,歸議員姜夏在管,每年大概會為政府提供一批除岩鐵顆粒礦之外的另外一種更稀有的礦材,我們叫做堤石,因為這東西可以建造河堤、湖堤甚至海堤。”祝蒙說道。

    “堤石?”穆寧雪顯然是听過這種材料。

    “哈哈,你們凡雪山肯定是非常需要這種堤石的吧。這東西可謂是千金難求,岩鐵這東西相對于堤石,那都算是雜質了,姜夏賣與不賣,其實就是他一句話的事情。”祝蒙說道。

    “堤石又是干嘛的?”莫凡問道。

    “堤石是與大地之蕊一樣,蘊藏著龐大能量的元素神石。你也看到了,浦東被海水掩蓋,黃浦江上立起了一道冗長的海堤,阻止海水繼續上漲蔓延。那麼長的海堤,不可能單純靠建造師去造,而且那些石料對于一些戰將級、統領級的生物來說,跟泡沫也沒有什麼區別。堤石的存在,便是讓這種海堤壩獲得土系之力,讓整個堤壩變得可以通過注入魔能來變得更加牢固,也可以讓它變得更加靈活,毀壞了可以快速修復,不至于是一面死氣沉沉的土牆。”靈靈說道。

    妖魔大多是身強體壯,戰將級的生物隨便一個跳躍,都能夠達到幾十米高,那麼平常人們看到的一些十幾米、二十幾米高的防御牆,在它們眼里跟小土丘沒有什麼太大的分別了。

    堤石是有魔力的,它不僅可以在石牆上形成變化的土系魔法來阻止妖魔的跨越,其堅固程度也遠超那些普通的岩石!

    “東京的東海戰城不是就有高座堤嗎,一座是矮堤,一座是高堤。妖魔再多,都無法跨越過高堤,就是因為高堤是由堤石做的,等同于是一個強大的禁制。這也是為什麼東京那麼多海戰爭,東京卻依舊安然無恙的原因。一塊完整的堤石,幾乎等于一座城市。”穆寧雪說道。

    堤石說白了就是大地之蕊的一種,大地之蕊是結界式守護著籠罩著一方大地,並會將所有妖魔給標記出來,內陸城市的建造若是有這樣的神石,基本上是可以安全立起。而堤石功能為稍微弱一些,它只是形成一道堤壩牆,阻擋一方的敵人,讓其難以跨越,但同樣對太多的沿海城市來說,這就是城市的神石守護了!

    “也不知道什麼原因,千島湖中出現了一種從來沒有見過的生物,被稱之為蠑魔。本來,岩鐵和堤石的形成就是一種比較復雜的自然反應,是由于湖水輕柔的波動將湖水表面的一些漂浮物質送到島邊,與帶著細孔的島石接觸經過萬里挑選才慢慢的粘附上的顆粒,每年千島湖一百多個大島的產出的岩鐵顆粒和堤石顆粒就相當有限,還需要一些土系魔法師每天黎明前將它們收集起來。偏偏這種蠑魔也需要這種漂浮物質,它們將岩鐵顆粒和堤石顆粒都吸走了。本來這些蠑魔還沒有那麼難消滅,不知道為什麼,它們突然間一個個變得跟金剛不壞之身那般,相當難殺死。”祝蒙說道。

    “這些蠑魔,是不是可以將岩鐵顆粒與堤石中蘊藏著的能量給轉化為它們自身的殼御?”莫凡問道。

    “恩,基本上是了,起初姜夏是沒把這些蠑魔當回事的,倒現在,想除都難了!而且,你也知道,一個生態圈中,若沒有天敵的話,其泛濫繁殖起來之後對周圍的資源、環境的破壞是等同于一場瘟疫,一場蝗災的。姜夏為這件事不知道摔碎了多少東西了,假如你能夠幫他解決這個棘手的問題,他親自去帶你找到誓言樹,找到神鹿都不成問題!”祝蒙說道。

    “難怪啊,難怪他要給岩鐵礦加個什麼生態災稅,搞得價格那麼變態!”東方烈說道。

    “恩,他得不到堤石顆粒,就無法做出堤神石了,岩鐵這東西他倉庫里應該多得可以用來蓋一個鎮子,他肯定會把這東西的價格提上去的,不然處理這個問題的錢哪里來?”祝蒙說道。

    “好吧,我還以為是姜夏故意為難我們東方世家呢。”東方烈說道。

    “我說了,他這人就是看利益的。蠑魔的等級不是很高,但卻是連超階法師都很難處理的,有一次姜夏一怒之下動用了超階之力,結果他更崩潰的發現,即便所有的蠑魔站在它面前堆成一座山任由他施展超階魔法攻擊,直到姜夏魔能耗干,也消滅不了它們十分之一的數量!”祝蒙說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