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

    潮溼、冰涼、腥臭……

    又是這種氣味。

    莫凡站在了比賽場穹頂上面,一根避雷針直聳向低矮的雲幕。

    從這個高度望去,般羅城的西處好像被什麼給吞噬了一樣,明明是一座城市,卻看上去比戰場還要可怕。

    到頭來,還是沒有阻止得了。

    本以爲黑教廷會利用狂戾泉水,再掀起一場妖魔襲城,將安第斯山聯邦這幾座美麗的城市給化爲野獸屠宰場。

    誰知道這一次他們藉助的根本就不是妖魔。

    狂戾泉水,狂戾泉水……

    爲什麼他們總覺得黑教廷只能夠掀動妖魔呢?

    莫凡早就知道,人一直都是比妖魔更可怕的存在,黑教廷的狂戾泉水可以讓妖魔發狂,難道就不能夠讓人發狂嗎??

    這個新聯邦,早就存在着巨大隱患。

    海妖的威脅下,新聯邦捨棄了太多人,以至於數百萬人、上千萬人都對新聯邦有極大的怨恨。

    這個時候,一場狂戾之雨降臨。

    一切徹底爆發!!

    “一直防範,一直都在防範,什麼山崗,什麼安第斯山妖魔帝國,什麼山人部落……”

    “最需要提防的,就穿着一身光鮮的衣裳,我們費盡心思要保護的人。”

    莫凡想起了第九山崗。

    看到藍蝙蝠的時候,藍蝙蝠桌子旁邊就擺放着一具山人的屍體。

    山人與人的身體構造非常的相似,爲此還有很多研司會法師高價收購完好無損的山人屍體,用來做研究。

    藍蝙蝠的畢業任務是掀起山人部落,讓山人夷平奧霍斯聖學府。

    那麼,覆滅奧霍斯聖學府的計劃,何嘗不是撒朗的一個演練場??

    撒朗是一個很嚴謹的人,爲了計劃萬無一失,她總是喜歡先做一個演習,以此來保證接下去這個龐大計劃穩定執行。

    奧霍斯聖學府就是練習場,可惜被破壞了。

    可這不代表她不會進行她的下一個計劃。

    古都的亡靈就在古都。

    而如今聯邦的毀滅者,就在聯邦裏!

    需要的就是一場大雨,喚起那些骨子裏就想要反叛的人的狂躁意志。

    所以一切都是有預兆的,只是他們苦心追尋到這裏,仍舊沒有識破。

    還是給撒朗得逞了。

    撒朗這一次鼓動的不是妖魔,而是人!

    “莫凡。”

    “莫凡。”

    趙滿延出現在了莫凡身後。

    莫凡沒有反應過來。

    穆白也爬了上來,他有些不忍心去看城市的西面。

    “以前好歹能夠跳下去,將那些獨眼魔狼或者亡靈給殺死。現在,該我們去消滅的和需要被消滅的是什麼?”莫凡說道。

    藍蝙蝠作爲門徒,她知道撒朗的這個計劃嗎?

    還是說,她沒有直接告訴莫凡,原因就在於這一次他們要面對的敵人不是妖魔。

    “是我的錯,我應該想到他們的狂戾泉水在進化。”穆白低聲說道。

    狂戾泉水……

    他們一直都認爲狂戾泉水只會對妖魔起作用。

    以往也是,狂戾泉水影響不了人的心智。

    可是,這一次黑教廷研究出了新的狂戾泉水,他們大概是拿山人做的實驗。

    山人身體構造和人類很相似,山人會受到影響,意味着人也會被狂戾泉水迷了心智。

    之前的幾場陣營比賽,每一場都出現了意外,先是殺召喚獸,再到詛咒折壽,最後連一直理智冷靜的裏奇也做出了偏激的行爲。

    每個人都受到了影響,甚至莫凡、穆白、趙滿延也不知道他們自己究竟有沒有受到影響。

    這個國家在這場雨下,暴亂四起。

    褐色叛軍就是黃國派,他們之前還意圖綁架珊夏,由此來獲得經濟上的支持。

    這個政權原本已經逐漸落敗,將被新聯邦給取代,但這場雨讓他們擁有了叛國的勇氣。這場雨,更可能讓他們快速的收穫了無數怨聲連連的民軍。

    就像一場起義,起義的人只會越來越多,越來越壯大。

    所以般羅城,絕對只是交戰區第一座城,用不了多少天的時間,褐色潮水會迅速的席捲附近其他城市,最終徹底演變成一場國戰!

    莫凡也相信,黃國派和聯邦派是這裏的最大矛盾和最大交戰,但事實上這個聯邦還存在無數大大小小的問題。

    在這狂戾泉水的作用下,又會演變出多少暴亂??

    工廠的,魔法組織的,家族的,政治派別的……

    “我們還是離開吧,這畢竟是別人國家的事情,我們好像也插不上什麼手。”趙滿延說道。

    縱然有不甘心,可面對這樣一個情形,確實什麼都做不了。

    “莫凡,看水晶瞳珠。”這個時候穆白忽然指着發光的水晶瞳珠說道。

    莫凡立刻看去,發現一直處在黯淡狀態的水晶瞳珠忽然間發亮了,仔細看去,發現整個珠子裏映出得竟然是一幅俯瞰的景象。

    “能看出這裏是哪裏嗎?”趙滿延湊過來問道。

    “有點像是熱河,是靠近安第斯山那一邊的熱河上游。”莫凡說道。

    莫凡對熱河有印象,千萬半嶺山城的時候,便是乘坐着祝蒙的直升飛機從上空飛過。

    熱河壯闊無比,堪比一條海運河了。

    只是,爲什麼這顆來自於藍蝙蝠眼睛的水晶瞳珠會浮現出熱河的景象呢??

    “你們看,那裏是不是有個人?”穆白指着一個非常小的點說道。

    “是吳苦!”莫凡眼睛一亮,認出了這傢伙的光禿禿腦袋。

    雖然不明白這個水晶瞳珠爲什麼會在這個時候才起作用,但很顯然吳苦在用水晶球監視着藍蝙蝠的同時,藍蝙蝠也用同樣的辦法在鎖定着他!

    “對了,我查過安第斯山脈的天氣,其實從這個月開始一直到下個月的海妖季節,這個過程是幾乎不會有大雨的。”穆白忽然間想起了什麼,急忙說道。

    “什麼意思?”趙滿延問道。

    “天氣是一種不確定的因素,撒朗又怎麼保證自己執行的時候一定有大雨呢。而且我一直都很奇怪,狂戾之泉究竟是怎麼融入到雨水裏,他們又是怎麼確保鋪灑了狂戾之泉後一定是連綿不斷的暴雨??”穆白說道。

    “你的意思是,有人控雨??”莫凡說道。

    “對。天氣是不穩定因素,而撒朗的計劃從來都很縝密。無論是博城、古都,雨都是關鍵,萬一雨只是陣雨,狂戾泉水的作用就大打折扣。”穆白很肯定的說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