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緩緩轉過頭去,街道上一名披着一件透明雨衣的男子站在漂泊大雨之中。

    銀色的光輝從他的瞳孔之中射出,絢麗深邃,讓人有些迷失在這些神祕的華光之中。

    “是……是你??”大鼻子民兵更加難以置信。

    這人,不就是那個被自己好心放走離開的旅遊年輕人嗎??

    他能夠用自己的雙眼將那麼巨大沉重的岩石給搬開,又何必對他們這些民兵軍客客氣氣!!

    “大叔,放輕鬆點。”莫凡走了上來,對大鼻子民兵笑了笑。

    大鼻子民兵哪裏能放輕鬆,聯邦軍已經抵達,像他這樣一個做過一段時間獵人的初階魔法師才勉強混到了一個小隊長的職位。

    可是他和他的那些隊員們其實並沒有多大區別,隨時都會喪命。

    “好吧,我們承認我們就是被你們政權通緝的那三個人,不過還是很感謝你讓我們離開,給了我們一些療傷和喘息的時間。”莫凡直接說道。

    大鼻子民兵那張臉上全是雨水,呆滯的有些難以接受這麼多信息。

    他只是十萬民兵軍的一個,根本沒有觸碰到那麼高的級別。

    “小……小夥子,你爲什麼要救集中營的人?”大鼻子民兵許久纔開口問道。

    “那你爲什麼要放我們走?”莫凡反問道。

    “就是覺得做人不應該那麼沒有良心。”大鼻子民兵說道。

    “那不就是了。你說的對啊,聯邦軍裏面也有很多人不是個東西。”莫凡嘆了一口氣。

    大鼻子民兵一屁股坐在地上,顯然已經有些後悔了。

    “其實,我本不想參與進來的,可是就是有那麼一股很奇怪的念頭,唉,現在想退出都不可能了,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就葬身在魔法轟炸裏。”大鼻子民兵有些頹然的說道。

    莫凡相信這位大叔。

    這場黑教廷蓄謀已久的大雨,就是要讓所有人失去理智,讓所有人爲了一點利益變成原始野獸那樣瘋狂的相互撕咬。

    能過看得出來,這場戰爭中是有不少像大鼻子民兵這樣,講良心的人。

    奈何這場存在魔鬼蠱惑的大雨,讓那些有堅守的人不斷的迷失,亦或者在這樣混亂的環境下求得生存不得不迷失。

    “大叔,也不知道你信不信,這場戰爭其實有黑教廷的人在作妖,也就是這場雨……”莫凡將黑教廷的計劃大致給大鼻子民兵給簡單說了一番。

    反正也是在等趙滿延和穆白那邊消息,莫凡想從大鼻子民兵這邊瞭解一些褐色政權的信息。

    大鼻子民兵聽了莫凡的這些實情,一副很不可思議的樣子。

    “我相信你說的。不過,你們是不可能抵達熱河上有的。”大鼻子民兵說道。

    “爲什麼?”莫凡不解道。

    “現在正規軍基本上都在熱河上游紮營,而你說的那個黑教廷掌教……他在我們這裏被稱之爲雨天師,是爲我們祈禱求來勝雨。”大鼻子民兵說道。

    “勝雨???”莫凡差點沒有笑出聲來,但是一想到現在這種局面,又反而爲這個地方的人感到悲哀。

    明明是一場毀滅之雨,生生的被蠱惑成了勝雨,還是祈福而來。

    “大概是這場雨一下之後,所有人都格外團結了吧。在你說的地方,不僅僅是正規軍紮營,我們亞斯首領的精銳大軍也在那附近,你們連雨林外圍都靠近不了,更不用說熱河上游了。”大鼻子民兵說道。

    莫凡眉頭緊鎖。

    似乎從叛軍的角度來看,這黑教廷之雨確實對他們有利。

    也就是說,黑教廷其實早已經與褐色政權的勾結在一起。

    亦或者,黑教廷高層已經打算用這種手段奪取一個不穩固的國家,然後在勝利之後坐上這個國家領袖的位置!

    吳苦似乎成爲了褐色政權軍的戰鼓,用這場狂風暴雨讓褐色政權軍團、民兵軍團成爲了這次浩劫的洪水猛獸。

    如此說來,吳苦就等於被整個褐色政權軍給保護着了??

    “我知道了,謝謝大叔告訴我這些。”莫凡說道。

    “我沒有你那麼強大的魔法,能做的也就只有這些了。”大鼻子民兵說道。

    “我該走了,大叔你自己小心啊。”莫凡也沒有長嘆下去。

    “好的,好的,你們也小心啊。”大鼻子民兵說道。

    說完這些話,大鼻子民兵也朝着第一棟被砸倒的大樓跑去,那個乾瘦的女孩似乎被埋在了灰塵裏。

    不管怎麼樣,也是一條生命,大鼻子民兵索性脫掉了自己褐色的外套,開始在那些斷裂的樓板和鋼筋下面搜救。

    ……

    莫凡快步離開,四周慘叫聲此起彼伏,街道上被砸斷了腿的青年,屋子裏被困住的老人,失魂落魄的在廢墟中尋找避難所的女人們……

    聯邦軍開始瘋狂壓進,他們造成的毀滅力絲毫不遜色於褐色政權,簡直是給這座本就滿目瘡痍的城市來了個二次絞割。

    “怎麼樣??”莫凡跟上了趙滿延和穆白,詢問他們情況。

    “聯邦軍馬上就要到城市戰壕的附近了,不出意外的話三個小時的時間就能夠重新拿下般羅城。”穆白說道。

    趙滿延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偷來了幾件聯邦軍的制服,分發給了莫凡和穆白。

    “他們的作戰目標是將褐色政權軍驅趕到熱河的另一頭,所以拿下般羅城之後他們還會繼續壓進。”穆白繼續說道。

    莫凡、趙滿延都快速的穿上了聯邦軍的衣服。

    不是他們想要介入到這場戰爭,而是想要抵達熱河,就一定得依靠聯邦軍的鎮壓。

    整個褐色政權都將他們三個人作爲了頭號目標,潛入的難度極大,吳苦更被褐色政權軍當成了戰爭天師……

    “吳苦施雨一定是需要大量的水源,他將河水打成了霧氣,然後散到天空中。”莫凡說道。

    “所以他要讓大雨一直保持的話是不可能轉移陣地的。”穆白急忙點頭道。

    “恩,我們跟着聯邦軍打過去,擊垮了他們在熱河這一頭的所有軍隊。”莫凡說道。

    趙滿延在一旁聽着穆白和莫凡的商量,臉上的表情越來越難看。

    媽的,別他媽把計劃說得那麼輕鬆簡單啊!!

    什麼叫擊垮了熱河這一頭的所有軍隊??

    這不就是他孃的要幫助聯邦軍打贏這場戰爭嗎!!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