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其他人都沒活著,偏偏你們兩個沒有事。”顧盈依舊對陸灼帶有別的看法。

    “顧盈,我以前也是你的老隊長,你見我什麼時候做過有有違獵人準則的事情?這件事真得沒有你想的那麼簡單,我也是拼勁力氣才逃出來的,難不成遇到了我們無法抵抗的危險,我自己也要跟著送死,何況李玉梅離我最近,我當然是選擇先將她救出來,等我想要再進入洞窟,便已經晚了。”陸灼很認真的說道。

    顧盈沒有再說話,講道理她對陸灼的人品不是很確定,因為這個人有的時候就會給人一種虛偽的感覺,可虛偽也不代表就是無德,到底發生了什麼也只有等吳冬醒過來才知道。

    陸灼見顧盈沒有再多問,于是表明自己吳冬。

    顧盈同意了,但不允許陸灼踫他。

    陸灼見到吳冬昏迷不醒,臉上也露出了幾分釋然。

    還好這家伙精神失常了,不然事情直接讓岳風小隊的人知道,他陸灼的麻煩可就大了。

    只是,等岳風小隊的人將吳東帶到那位七星大師的面前,事情也一樣會敗露,所以無論如何都要想辦法將這個吳東給解決掉。

    ……

    陸灼將帳篷轉到了岳風小隊這里,顧盈帶著懷疑,所以將吳東保護的很好。

    陸灼是一名毒系的法師,顧盈這點是知道的。發現了李玉梅這個無時無刻不在和自己作對的女人今天格外的安靜,顧盈越發覺得事情可能沒有那麼簡單。

    “你看好吳東,別讓他出什麼事。”顧盈大鼻子道。

    “怎麼,隊長怕他出什麼事?”大鼻子說道。

    “嗯,我在一些地方听過關于陸灼得一些事情,但據說都沒有什麼明顯的證據……”顧盈低聲說道。

    “哦,哦,好,我明白了。”大鼻子點了點頭。

    ……

    另一邊帳篷,李玉梅躲在帳篷里,整個人顯得有些魂不守舍。

    “我跟你說了很多次,不要自己先亂了分寸,你這樣怎麼會不引起顧盈的懷疑!”陸灼對李玉梅這個樣子,感到幾分不滿和厭惡。

    李玉梅有的時候真得很蠢,這種愚蠢讓陸灼其實非常反感,遲早有一天他會拖自己後腿!

    “我……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呀,要不我們去請個罪吧,擅離職守這個罪名也不是很大吧?”李玉梅越發不安的說道。

    “你在開什麼玩笑,到了我們獵人大師的級別,一次失職就可能讓你再無法組建到隊員,更何況你以為獵者聯盟的人是蠢材嗎,他們不會去調查的嗎?像這種事情,要就直接以意外結束,一旦遭到了調查,沒有什麼事情是挖不出來的,包括我以前做過的一些事情!”陸灼說道。

    “你以前做過什麼事情??”李玉梅不解的問道。

    “我幫羅冕做過一些事情。”陸灼說道。

    “羅冕?羅冕議員嗎,那個制造病變血劑的人??”李玉梅驚呼道。

    “你以為我是怎麼成為獵人大師的?”陸灼冷哼了一聲。

    “那件事你有參與?”李玉梅非常驚訝道。

    “關系不算很大,但得了一些好處。我跟另外一組獵人到西嶺,有一個隊員流血快死了,我們當時的一位老獵人用疫鼠的血給他補充,意外發現了瘟鼠的敗血與血跡所需的異血很相似,當時大家都想錢想瘋了,于是那個老獵人找了一個藥商做了一批假血劑去賣,最早的時候我們只知道這種血劑作用微弱,比正常的血跡藥效差很多,所以藥商只是混在真正的血跡里面賣,以次充好。後來這個藥商被羅冕給逮到了,本以為羅冕會馬上銷毀這些假的血劑,誰知道羅冕這個家伙野心更大,他開始大批生產這種假血劑,並通過他的人脈將這些血劑混入到更多血劑批次里面,從而連填補他在財政上的一些嚴重虧空。後來就爆發了血劑瘟疫。”陸灼說道。

    李玉梅滿臉驚訝的看著陸灼。

    當時杭州的血劑瘟疫事情可是鬧得沸沸揚揚啊,讓李玉梅沒有想到的是陸灼居然是最早發現假血跡配方的人。

    “羅冕給了我們一些好處,讓我們閉嘴。我也在那年後成為了獵人大師。羅冕後來的事情我們沒有參與,所以在清查的時候,跟我們沒有多大的關系。”陸灼說道。

    李玉梅想了一下,確實陸灼好像是在瘟疫爆發前不久成為了獵人大師,並且之後晉升一直都很順利。

    “可你的那幾個隊友呢,難道他們不會被查嗎,他們被查的話,不就查到你的頭上?”李玉梅說道。

    “不會的,因為他們已經都死了。”陸灼冷笑道。

    “死了??”李玉梅看著陸灼,從陸灼臉上的表情李玉梅似乎意識到了什麼。

    “血劑的事情過了後,我們通過羅冕的關系接了一個大懸賞,但羅冕這個人真不是東西,他給我們的這個懸賞其實就是要滅我們口……”陸灼接著說道。

    “滅你們口??”李玉梅听得心驚不已。

    “是啊,他不想讓別人知道血劑的配方,也不想讓別人知道他做的這些事情,所以把我們這些最早獲得假血劑的人給全部消滅掉,消滅的方法很簡單,便是找我們隊伍里其中一個人私談一番,讓他在隊員們的喝的水里動一些手腳。”陸灼接著說道。

    “那你沒有事,真是萬幸了,這個羅冕竟然這麼歹毒。”李玉梅松了一口氣道。

    看到李玉梅這副樣子,陸灼真覺得特別好笑,這個李玉梅腦子真是簡單得可以。

    “羅冕找的人就是我,我就是那個與他私談的人。”陸灼笑了起來,笑容看上去帶著幾分讓人發毛的感覺。

    李玉梅更是震驚,那雙眼楮注視著陸灼,心中那種對陸灼的陌生感變得更加強烈。

    這家伙真是自己認識的陸灼嗎??

    他到底做過多少這樣類似的事情!!

    “你……你在隊員們喝的水里下毒了??”李玉梅問道。

    “恩,羅冕還教我,不能下致命劇毒,因為不少獵人對這種對身體有損害的毒性是很敏感的,你在食物和水里下奪命之毒很容易暴露自己,最好的辦法就是下一種不致命的毒,比如說有益于睡眠的。”陸灼平和的描述道。

    李玉梅听了陸灼今天這番話,感覺被打開了另外一扇罪惡之門,原來做一個狠毒的人也有那麼多細節和講究,而陸灼在這方面簡直稱得上經驗老道,這麼久以來李玉梅才認識到陸灼這一面,這讓李玉梅反而覺得毛骨悚然。

    無論是作為隊員、情人,擁有這樣黑暗面的都會讓人後怕不已吧!!

    可是,既然陸灼以前都掩藏得那麼好,現在為什麼將這些全部告訴了自己,難道是因為兩人一起做過殺死藍巾的事情,算是一條船上的……

    但是就算現在兩人被捆在了一起,要共同進退,陸灼沒有必要把他自己以前做過的事情也告訴自己啊,一旦自己去揭發他,他會萬劫不復的!

    李玉梅還是很奇怪,不解的問道︰“為什麼突然間和我說起這些?”

    “沒什麼,有些話憋在心里總是會不舒服的,能找到個人說一說,我也會暢快一些。”陸灼說道。

    “可你不怕我說出去嗎,你這麼相信我?”李玉梅心中害怕歸害怕,卻有那麼一絲絲觸動。

    陸灼這個人殘忍歸殘忍,但他對自己好像確實挺好的,這次還將以前的事情都告訴自己,這是出于信任吧!

    “我沒相信你啊。”陸灼說道。

    李玉梅一陣疑惑。

    不相信自己,為什麼要告訴自己這些,他這會說的比他今天的行為更恐怖多了吧?

    “困了嗎,困了就睡一會吧,睡過去後你所擔心的就不用再擔心了……”陸灼靠近了李玉梅一些,溫柔的問道。

    “確實好困,怎麼突然間……”李玉梅眼皮子不自覺的合了起來。

    “你知道嗎,其實我挺喜歡你的……身子,百玩不厭,但你的腦子真的太讓我失望了,如果你有顧盈一半聰明,我也不至于這樣,但你沒有。不過,你要是有顧盈一半聰明,估計你也不會離我這麼近。”陸灼接著說道。

    “什麼意思,你……你為什麼要拿我和他做對比,你是不是還對他有想法!”李玉梅迷迷糊糊中說道。

    “男人怎麼會對漂亮的女人沒想法,你睡吧,我還有很多事情要做。”陸灼說道。

    “我為什麼會這麼困?你……你做什麼了。”李玉梅越發的昏沉,連說話的力氣都快沒有了。

    在說出這番話時,李玉梅忽然間想起陸灼剛才對自己說過的話︰向別人下毒時,用致命的毒性是很愚蠢的,最好的辦法是有益于身體的毒性,比如說睡眠,等對方完全睡著了,再處理掉就簡單很多!

    李玉梅的靈魂頓時被一種冷到極致的感覺給包裹著,偏偏身體癱軟在那里,再動彈不得,耳邊還傳來陸灼那低沉的笑!

    為什麼?

    李玉梅想不明白,陸灼為什麼要對自己下毒手!

    怕自己說出去嗎??

    可如果他不跟自己談之前的事,眼下的事情自己是不可能說出去的啊,為什麼他要這樣……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