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咳咳,他的意思是,敵人應該是有特殊的偵查手段。只要我們除掉他們的偵查,敵人跟我們一樣變成瞎子。”

    “對,你說得太對了,他們一定有偵查手段,非常妙的注意。感謝佛瑞司神,您不在時刻注視着我的時候竟然都不忘讓別人將這樣重要的信息轉達給我!”黑猩猩馬傑激動的說道。

    我佛瑞司你個聖母!!

    趙滿延差點被氣瘋了。

    畢竟沒有真正進入到沼澤雨林裏,會發生什麼是很難預料的。

    現在他們能夠想到的就是這個偵查問題。

    敵人可以偵查到他們,而他們不知道敵人藏身何處。

    這個偵查手段是什麼,也只有他們親自踏入到沼澤雨林裏才能夠知道,而越早發現,他們的損失就能夠降低越多。

    ……

    之前的幾個探路隊伍存活率都非常低。

    最終軍統布萊爾還是向上頭推舉了兩三次攻克了難題的馬傑。

    果然,馬傑的自由法師團就得到了任命,作爲整個聯邦軍隊的前照燈。

    只要前照燈還亮着,大部隊就會繼續前行,並且大部隊也會盡量順着前照燈走過的路來前行。

    沼澤雨林的環境就是如此,若單獨行走的話,單單是沼澤就可以將孤獨行者給吞噬。

    沼澤之下,從來都是埋骨之地。

    ……

    沼澤氣味帶着很濃的淤泥和苔蘚的味道。

    潮溼的雨水打在那些腐爛、發黴的植物上,又會再一次將難聞的氣味給攪起。

    “嗡嗡嗡~~~~~~~~~~~~~”

    沼澤之蠅會盤繞在有遺體的地方,動物的、妖魔的、人類的……它們就如同縮小版的沙漠禿鷹,成羣的享用腐肉,監視着垂死的生命。

    “這是吊命蠅,聽老人家說過,它們是一位古老的黑暗先知死後所化,宛如陰魂那樣常年遊蕩在沼澤之地中。如果有人快要死了,它們就會飛到那個人的頭頂上,而不會超過半天的時間,頭頂上有吊命蠅的人就會死,沒有人可以逃過這個詛咒。”鼻環柯尼說道。

    “所以,我們這些人馬上就要死了?”莫凡擡起頭來,看着那些在衆人腦袋上不停飛來飛去的吊命蠅。

    吊命蠅的數量巨多,他們這個自由法師團隊有一千多人,平均每個人腦袋上都有個幾十只,從遠處看就宛如有一縷灰白色的煙在飄動,集體靈魂出竅的既視感!

    剛進入沼澤,吊命蠅就吊在腦袋上。

    隊伍裏有不少都是當地人,他們對吊命蠅非常的恐懼,都認爲是最爲不吉祥的東西。

    可吊命蠅有驅趕不掉,無論你使用多少魔法,哪怕將它們焚燒成灰燼,過不了多久又會有一隻只吊命蠅從沼澤四面八方飛來,重新聚在上面。

    “別怕,我們可是被森林之母祝福過的,這些微不足道的蚊蠅詛咒不了我們!”黑猩猩馬傑見士氣有些低落,於是大聲的鼓舞道。

    “長官,您頭頂上的吊命蠅最多。”一名新來的副手壓低聲音說道。

    “哦,哦,有毒系魔法師嗎,來搞清楚這是怎麼回事。”黑猩猩馬傑神色一變的說道。

    ……

    吊命蠅數量在不斷增加,這種情況下哪怕褐色叛軍是一羣瞎子,也可以通過這些蚊蠅的響聲來判斷這裏有士兵。

    “穆白,這些東西真有那麼古怪嗎?”莫凡問道。

    “這個不好說的,這個世界上確實存在很多微小的生物,它們具備着比許多高級別生物沒有的警覺性和預知力,就像很多動物能夠預知雪災、地震、暴雨……”穆白說道。

    “那就是說,我們再這樣蠢蠢的走下去,真會出事?”趙滿延說道。

    “也可以這樣理解。這些吊命蠅熟知沼澤,它們知道什麼地方危險無比,什麼地方有死亡陷阱,活物走過去死亡率極高。所以它們提前訂好了餐桌,免得其他吃遺體的生物來跟它們搶。”穆白以更爲科學的角度來解釋。

    去殺死和驅趕吊命蠅是沒有任何意義的。

    它們不是導致這些人會死亡的主要原因。

    它們只是在等待活人死去,至於活人因什麼而死,肯定是沼澤裏存在着更爲致命的物體。

    吊命蠅知曉,剛踏入到沼澤地的聯邦軍卻不知道,它們遵循的是大自然的規律而已,經過了人們的一些傳言,就逐漸演變成了詛咒、死亡先知……

    “天啊,拉我一把,快拉我一把!!”

    有人忽然像落水的烏鴉那樣怪叫了起來。

    “前面是吸澤,小心啊!!”

    “該死,我的腳也拔不起來了……”

    最前面的一羣人,他們的腿陷入到了淤泥之中。

    那些淤泥死死的咬住他們,有些都咬到了膝蓋的位置。

    可不管它們怎麼用力,就是無法將身體拔出來,反而越陷越深。

    “土系法師,土系法師在做什麼,使用地波術!”馬傑大喊了起來。

    土系法師紛紛使用星軌技能,可以看到褐色的光環不斷的在沼澤地中盪開。

    只是,沼澤不是純粹的土,更爲奇妙的是,原本可以改變土壤結構的地波術在這裏根本不管用!

    “拉我上去,快啊,我要沒法呼吸了!!!”

    淤泥裏,一個腦袋在那裏嘶吼了起來。

    泥沼已經沒過他的下巴,但他吐完這句話的時候,淤泥甚至灌入到了他的嘴巴里!!

    咽喉一旦都是淤泥,很快就會窒息而亡。

    “到底怎麼回事,這些淤泥難道是深淵黑洞嗎??”黑猩猩馬傑驚愕道。

    “長官,看我的!”

    鼻環科尼是一名召喚系的魔法師,他呼喚出了一頭像是河馬一樣的召喚獸。

    一名植物系魔法師立刻施展出了藤蔓技能,它將藤蔓一端纏繞在那名快要窒息的士兵下巴、脖子位置,另一端捆在了河馬獸的身上。

    人的力氣沒法將陷入泥潭的士兵給拽出來,那召喚獸總可以了吧?

    鼻環科尼猛的一拍河馬獸。

    那河馬獸蠻力十足,可以看到它法力的時候蹄子都踩踏了沼草坪。

    “噗!!!!!!!!”

    一聲響,河馬獸沒有讓衆人失望,那個馬上要被灌入淤泥的士兵被拽了出來。

    只可惜……

    它的身子沒有一起出來。

    血從脖子處噴了起來,偏偏脖子還在淤泥下面。

    宛如泥潭中的紅色小噴泉。

    腦袋系在藤蔓那一邊,滾落在了科尼與它的河馬獸旁邊,悽慘恐怖的模樣讓身旁的人都一陣毛骨悚然!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