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

    “怎麼,你看不慣我的行為?”陸灼發現顧盈臉上帶著一種憎恨,不由覺得好笑,他在那里自言自語著,“你認識我的時候,我也卡在中階獵人這里,一直都摸索不到高階獵人的檻,可後來我發現如果規規矩矩的做獵人,自己一輩子都會被人當牛一樣驅使。我為什麼會成為現在的三星獵人,不就是因為我心變狠起來了嗎?”

    陸灼發現顧盈有些站不穩了,于是優雅的去扶她,顧盈卻用盡全身的力氣將他甩開,繼續朝著遠離陸灼的方向走。

    陸灼也不在意,很多人都不懂自己是如何上位的,他的手段一直都不能道出,但現在整個世界就剩下他一個人清醒著,他可以隨便的說,也可以稍微等一等自己的情緒,再好好品嘗一下自己眼饞很久的顧盈了,夜還這麼長,千島湖的夜又是不能隨便航行的,陸灼完全不怕有人打擾自己的這個小天地。

    “你厭惡我,卻還那麼激動欣喜的給那位七星大師做事,以為靠著這個可以讓你蛻變,但你有沒有想過,那家伙皮囊下面其實也散發著跟我一樣的臭味?我做了這麼多缺德的事情,也不過是一個三星大師,那麼他的七星頭餃下面,有多少尸骨,你又知道多少?”陸灼接著說道。

    就像羅曼,他能夠做到議員的位置,腳下埋著的人可以堆成一座山了,和羅冕比起來,自己所做的真得不值得一提!

    那麼,擁有至高獵人權力的七星大師呢?

    他這個年紀,獲得這種地位,可以隨意呼呵他們這些三星獵人……陸灼怎麼都不會相信他是一個正人君子的,因為陸灼很清楚,無論怎麼努力的往上爬,都遠不如侵吞一個人的財物,更別說侵吞一個團隊的!

    基本上做一次,便會立刻發生質變!

    可惜有些人不懂,也很多人沒那個膽量!

    “你以為所有人都跟你一樣嗎!!”顧盈氣得渾身發抖。

    “誰知道呢,至少我看那個七星大師就不干淨,沾過鮮血的人,眼神、氣質、凌厲時的那種勢都會與清白的人不一樣,我不信你察覺不到!”陸灼接著說道。

    顧盈這次沉默了。

    獵人是有嗅覺的,她確實能夠感覺到那位七星大師散漫的外表下其實是透著一股血腥之氣的。起初他隱藏著修為的時候就給人一種與眾不同的感覺,顧盈才會對他比較感興趣,但後來他展示出七星獵人大師身份時,那種感覺就更強烈了。

    “本來是一次不錯的懸賞,演變成這個樣子我也不想的,不過沒有關系,每天死去的獵人那麼多,這次事故也很快會在大家酒館、茶館閑聊里慢慢的被淡忘,我呢,繼續往上爬,你們呢,就安靜的埋在土里等著腐爛吧。”陸灼走近了顧盈道。

    雖然才剛瀉火,但看著顧盈這副倔強搖曳的樣子,陸灼已經有反應了。果然,自己對顧盈的興趣更大一些,才說這麼一會,便已經膨脹過分了,不管怎麼說還有那麼多人要沉入到湖底喂水妖,是得抓緊時間了!

    陸灼伸出手,要將搖搖晃晃的顧盈拉到自己懷里,他貪婪的口水都流了出來,記得第一次做這種違背良心事情的時候,自己還非常害怕的,可到現在他反而越發興奮,果然人就不能墮落,哪怕是小小的墮落一次,就會徹底迷醉在里面,變得連一絲內疚、悔恨、罪惡都沒有了,反而變|態得自己都覺得陌生!

    “吼吼~~~~~!!!!!!”

    突然,帳篷後面,一頭渾身冰白色毛發的狂狼撲了過來,爪子正是朝著陸灼的面門上拍了過去。

    陸灼嚇一跳,完全出于一種本能反應的往後退開,身體化作了一團水霧,避讓開這突如其來的凌厲爪子!!

    水霧往後挪出了一段距離,沒多久陸灼又從那里浮現出來,他的臉上出現了一道淺淺的爪痕,一抹血跡正好分割開他的臉,讓陸灼陰狠的樣子變得更加可怕!

    “我說你怎麼一直往這里走,原來是向這頭野狼求救,哼,你以為我沒有將這家伙考慮進去嗎,你們隊員不是每個人都跟你一樣有腦子!”陸灼冷笑一聲道。

    陸灼怎麼會沒有留意到飛川皚狼,這家伙是大統領級的氣息,真實的實力可能還比大統領強,陸灼特意忽悠了顧盈的隊員去給飛川皚狼喂冷泉水,確認飛川皚狼是喝了冷泉水之後,陸灼才敢這麼放肆的。

    這飛川皚狼的實力倒是讓陸灼有些意外,明明是直接飲用了,竟然沒有睡死過去。

    “吼吼!!!!”

    飛川皚狼站在顧盈的旁邊,它朝著陸灼嘶吼著,身上冰川氣息卻不如往常那麼強烈,濃濃的睡意甚至讓它身體輕微的在搖晃著,時不時要重重的晃一晃腦袋,好讓自己不睡去。

    假如是平常的飛川皚狼,剛才那一爪子就有希望要了陸灼的性命,陸灼其實是沒有防備的,可全身力氣被奪取了大半,這讓爪力變得輕飄飄!

    “我這個三星獵人大師可不是擺設,即便這頭狼沒有被催眠,我一樣可以將它宰了,你指望它能救你,也是可笑至極!”陸灼往前走了一大步,他的身上又用那種奇特的水霧散出。

    顧盈沒有多少力氣,只能夠退到飛川皚狼的後面。

    飛川皚狼還有一些戰斗力,它咧著嘴,眼楮死死的盯著陸灼所化的那個水霧。

    “他是主修毒系,輔修水系,次修黑暗系……”顧盈立刻將陸灼的三系告知飛川皚狼。

    陸灼的行蹤有些飄忽不定,因為很快飛川皚狼就發現這家伙所化的水霧彌散在了這整個一字島上,那朦朧之中好似可以看見幾個陸灼的身影。

    飛川皚狼本就被困意擊打,再加上這種混亂,要鎖定陸灼的位置就更難了。

    “吼吼吼!!!”飛川皚狼好不容易發現了陸灼一個比較真實的身影,猛的撲了過去。

    這一撲,那陸灼在水霧中的影子卻徹底散了開,正是陸灼的暗影系魔法的欺詐。

    (~昨天沒更新,抱歉,昨天是一直都想寫的,但熬到凌晨五點還是沒寫出一個字來,只好今天寫,今天就寫這麼多咯~~~)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