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難道是他們死後心有不甘,怨恨身邊的人見死不救,所以化作了泥沼下的拖拽鬼??

    “屍靈嗎??”幾個軍官有些慌神的說道。

    “不大可能,即便人死亡了會變成亡靈,那也是需要一定的時間發酵的,沒有可能剛剛死去的人就馬上變成了亡靈存在攻擊性。”莫凡搖了搖頭。

    尼瑪又不是行屍走肉,美國的喪屍,人死亡後,大概平靜安寧那麼一陣子忽然間眼睛睜開就充滿了殘暴的血絲,一口就往人脖子上咬去。

    屍體和亡靈的關係就像米和酒。

    需要入罐,一個封閉的環境,需要發酵菌進行一個漫長的發酵過程。

    雖然沼澤也算是一個很完美的密封環境,非常適合發酵出亡靈來,但發酵的時間不可能這麼快的!

    剛死的人,才幾分鐘時間就變成能夠攻擊別人的亡靈,這個世界上豈不是亡靈橫行了??

    亡靈需要特定的環境、條件與足夠的時間。

    因此,下面那些拖拽他人的士兵,相當的古怪,完全搞不明白它們是怎麼形成的。

    “你們看,那些屍體又開始動了。”鼻環男科尼指着泥潭說道。

    藍色的暗沉光在挪,吊命蠅是一直趴在屍體表面啃噬的,數量足夠多的情況下可以比較完整的勾描出人的形狀。

    但下面的沼澤屍鬼找不到可以拖拽的目標之後,他們開始集體往一個方向“移動”。

    它們在泥沼裏跟游泳那樣,沒多久上百名泥沼溺亡的士兵就圍在了一顆老桂樹下。

    老桂樹完全是生長在泥潭上面,泥漿都淹沒到了樹幹的中下位置,那些奇形怪狀的枝幹在雨天中舒展開,枝端還掛着各種各樣的枯絮,在風中飄動的時候宛如一隻只陰魂幽靈飛舞。

    此時,那些屍鬼士兵們就逗留在老桂樹的樹根位置,看得出來這顆老桂樹根系非常龐大,佔據了有上千平方米。

    說來也是相當奇怪,沼澤下的屍鬼士兵並非雜亂無章的聚攏在桂樹樹下,而是呈現一種枝葉樹冠的分佈……

    假如不去將它們想象成一個個士兵屍體的話,現在藍色的骨粉熒光便在樹木的下面組成了一顆藍色茂盛的樹木。

    再將它倒過來,更可以稱之爲亭亭如蓋。

    “我知道那是什麼了!”莫凡忽然間眉毛擰在了一起,神色凝重道。

    “那顆沼澤樹,大有問題啊。”趙滿延說道。

    莫凡在穆白耳邊低聲說了幾句,穆白點了點頭,慢慢的退到了後面。

    趙滿延顯得非常焦急,莫凡話說到一半又不說了,聯繫起眼前看到的這恐怖情景,換做是任何人都沒可能鎮定。

    黑猩猩馬傑和他的手下們一個個更是臉色發青。

    未知的事物在不斷的吞噬他們同伴們的生命,偏偏這一切又無法得到解釋。

    誰也不知道下一個被拽入到泥沼中的會是誰。

    更可怕的是,死亡之後你都無法做一具安靜的美屍體!

    “次序!”

    莫凡的眼睛已經發生了變化。

    混沌之力開啓的那瞬間,莫凡的雙眸化作了浩瀚的黑色星空,最深邃的地方閃爍着神祕的冷光。

    莫凡雖然還沒有完成混沌之眼的象徵超然力,但他在使用混沌系和空間系魔法的時候,雙目就是會變得迥異。

    本身次元魔法多數依靠的是意念,眼睛的聚焦與全神貫注,便是對意念最好的操控。

    “顛覆!”

    將那片老桂樹所在的區域徹底包裹住,讓那裏的次序由自己掌控。

    那是一大片泥潭,莫凡現在的混沌系修爲能夠改造的區間也非常有限。

    不過在知道敵人存在一個老桂樹這樣的大本營後,只要鎖定老桂樹的範圍,將那片區域的次序給顛倒還是可以做到的!!

    老桂樹周圍立刻發生了變化。

    那裏的規則被莫凡的混沌魔法改變。

    最先出現顛倒的正是那片區域的雨水。

    雨水不在墜落,而是朝着天空。

    緊接着吹過去的風也發生了改變,風宛如無頭蒼蠅那樣胡亂吹拂。

    “隆隆隆隆!!!!!!”

    更龐大的混沌力量降臨之後,盤踞在老桂樹下面的深泥潭也出現了不可思議的改變。

    先是污泥水,跟着倒上的雨水開始降向天空。

    緊接着就是那些厚厚的淤泥,這些淤泥失去了重力的束縛,它們一大塊一大塊的滴落向空中。

    次序領域,顛覆區間!

    所有的士兵瞪大了雙眼,難以置信的看着那塊老桂樹泥潭在上下翻轉,有一種電影在倒放的既視感。

    “佛瑞司神顯靈啊!!”黑猩猩馬傑差點跪下來。

    莫凡聽到這句話,差點意念斷開。

    深呼吸一口氣,莫凡繼續用混沌魔法改變着那塊泥潭。

    更多的淤泥向上滴落,而這塊泥沼池塘下的恐怖一幕也漸漸的呈現在了所有士兵的視線之下。

    終於,等到整個老桂樹泥潭被莫凡顛倒了之後,人們紛紛倒吸涼氣!!

    這顆老桂樹……

    它是一個徹頭徹尾的鬼魔!!!!

    絕大多數植物,它們的根在地下,在泥裏,靠吸收土壤的養分來維持地面上綠油油的形象。

    可是這顆老桂樹卻是完全相反的。

    在泥潭上面那枯樹的模樣纔是它的根。

    泥潭下的部分,纔是它的樹幹、樹枝、樹冠。

    它的樹幹是倒插淤泥裏的,淤泥滑落下後,露出的正是白骨森森的樹幹!

    它的樹枝也是白骨,這些白骨連成了可以活動,還有幾十個關節可以扭轉活動的長骨枝。

    這些長骨枝在淤泥裏散射開,堪比城市地下錯綜複雜的管道。

    更可怕的是葉子。

    長骨樹枝的末端,長着一片片骨葉,這些骨葉形狀酷似人爪。

    巨骨成幹。

    骨節連成樹枝。

    葉是骨爪!

    這活脫脫的是一株骷髏拼湊在一起的沼澤樹啊!!

    所以當那些葉片一樣多的骨爪發出“咔嚓咔嚓”響動,而樹枝還能夠如人手臂那樣揮舞時,饒是見過了各種猙獰場面的老士兵們都差點兩眼一翻、昏厥過去!

    “這究竟是個什麼東西啊!!!”趙滿延差點吐了出來。

    畸異到了一種噁心猙獰的成都不說,還密恐至極!!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