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個軍將腦子有問題嗎?”趙滿延不解道。

    暫退下來的,不是傷員,就是魔能幹枯的衝鋒士兵。

    衝鋒士兵都已經做了這麼大犧牲,能活下來是萬幸了,怎麼還叫精疲力盡的他們上戰場?

    “會這樣做,多半主戰場涼了。”莫凡說道。

    “不會吧,涼得這麼快??不是那麼多人嗎?”

    “剛纔我就聞到了從戰場那邊飄來的奇怪臭味……估計是有叛軍又出強招了。”穆白說道。

    穆白話剛說完,軍營團外面就傳來了一陣凌亂的腳步聲。

    人還沒有到,濃濃的血腥味和惡臭味就傳了過來,緊接着便看到一大羣人擡着一大羣人跑入了後方營地之中。

    “還完整的,趕緊過來幫助傷員!!”一名醫療軍官高聲呼道。

    蠻牛騎兵團的人也是熱心善良,他們馬上跑了過去,將那些傷員都給擡到了地鋪上。

    就這個3號傷員集中營裏,大概躺着一千多名傷員,缺胳膊斷腿的都沒有人照應,更別說是那些只有一些傷口的,基本上要自己包紮。

    而此時,又有一大批傷員擡進了3號傷員集中營一下子擁擠了起來,鋪位都不夠,只能夠將他們放在了走道上。

    “沒看到這裏都滿了嗎,還往這裏擡?”一名後勤營長叫道。

    “其他傷員集中營更滿。”那名醫療軍官說道。

    莫凡等人也在這個集中營裏,他們能夠清楚的看到後面被擡過來的傷員們身體症狀非常奇怪。

    他們不像是被魔法給重創的,反而像是闖入到了妖蜂洞穴裏,被蜇得滿身紫色膿包和綠色浮腫。

    就連溢出來的血,顏色都變了,看上去更像是打翻了的顏料版,什麼色彩都有。

    “這位長官,你不能將他們擡進來。”這個時候穆白忽然走了過去,一臉嚴肅的說道。

    “你在說什麼東西!”那位醫療軍官脾氣一點就炸,對着穆白噴起了口水,“他們在主戰場冒着生命危險與敵人廝殺,難道非要他們全死在上面纔算是盡忠盡職!!他們現在是傷員,傷員就要救!”

    “我不是這個意思,你得先檢查他們身體,確保他們……”穆白接着說道。

    “他們爲聯邦而負傷的樣子噁心到了你是嗎?看你一身白白淨淨,大概連戰場都沒上去,有什麼資格在這裏指手畫腳,滾一邊去!”醫療軍官手一推,直接將穆白給推開。

    也就是穆白這種綠茶人格可以忍受,換做是莫凡,早就一巴掌煽在那醫療軍官臉上了。

    什麼玩意兒!

    “你看自己的手,再看我的皮膚。”穆白非常有耐心的對醫療軍官說道。

    醫療軍官推得是穆白的胸膛,他骯髒的手印也摁在了穆白胸口上,穆白正好也沒穿衣服,可以看到他胸前的皮膚跟過敏了一樣,迅速爬出了紅疹。

    軍官看到了紅疹,又馬上去看自己的手。

    不知道什麼時候,他的手掌已經腫得跟豬蹄一樣,樣子非常可怕。

    “這……”醫療軍官這才意識到嚴重性,滿臉愕然驚恐的看着穆白。

    “作爲醫療官,你連巫毒容易傳染蔓延都不知道,就直接把這些中了毒的傷員往這裏送,不等於害死這集中營裏所有人嗎?”穆白這個時候才加重了語氣。

    醫療官怔住了,他環顧四周,發現周圍的人都盯着他。

    醫療官確實沒有想到這一層,現在在看自己手上的這些紅腫,還有其他幾個助手的狀態,他們都逮着手套的情況下還是被那種蟲毒給滲透了。

    “那……那該怎麼辦??”醫療官一時間還真有些拿不定主意了。

    這些人需要治療,總不能將他們扔到外面吧。

    外面狂風凜冽,暴雨冰冷,任由那些渾濁骯髒的雨水沖刷他們的身體的話,他們也會很快死去的。

    “圈出一塊位置,將他們和那些沒有中毒的士兵隔離開,儘快用東西給他們消毒。”穆白說道。

    醫療官知道自己犯了大錯,也不敢再怠慢,急忙讓人搭建出了一個臨時的隔離圈。

    “主戰場發生了什麼事?”穆白問道。

    “原本我們的十字軍營團佔據極大的上方,將敵人不停的往後方驅趕,但忽然褐色叛軍中出現了一大羣召喚生物,它們衝入到我們的軍營團中,幾乎被它們的毒液和觸角刺碰的人,都變成了這個樣子。”醫療官急忙說道。

    “召喚獸??”

    “不是的,那不是召喚獸!”這個時候,一名躺在擔架上的蟲毒傷員開口了。

    此人中毒還不算深,只是紅疹非常多,宛如上千只螞蟻在他的皮膚上,看上去非常可怕。

    “那是什麼??”穆白問道。

    “蟲巫師,是那些可以蟲魔化的蟲巫師,我們親眼看到一名跟我們一樣的叛軍法師撕開了自己的皮囊,從滿是血的肌肉之中長出了類似於甲殼一樣的蟲肌!”這名中毒傷員說道。

    “是的,是的,我也看到了,太可怕了,就好像活人被蟲子給包裹住了,化成了一種可怕的蟲人魔!”另一名傷員說道。

    穆白聽完這些,不由的轉過頭去看趙滿延。

    “不會吧,形容得有點像我們之前在奧霍斯聖學府山崗遇到的那些蟲巫師。”趙滿延道。

    “看來真是蟲巫師一族了。”穆白點了點頭。

    蟲巫師一族既然是爲黑教廷賣命的,那麼他們會出現在褐色叛軍當中也不奇怪。

    而主戰場被擊潰,想來這些蟲巫師起到了很關鍵的作用。

    難怪越來越多傷員會被送過來,也難怪那個皺紋軍將跟瘋了一樣驅趕傷員上戰場。

    蟲巫師一族的出現,讓戰局變得有些一面倒了。

    “這些中毒的人,情況怎麼樣?”莫凡問道。

    “很不樂觀,而且……”穆白搖了搖頭,目光注視着那些正被擡到隔離區域的中毒傷員,低聲道,“這些蟲巫師極其歹毒。”

    穆白拉着莫凡往後面走了幾步。

    莫凡見穆白神情嚴肅,看來是有一些不方便當着其他士兵面說的話要說了。

    “中毒的士兵,即便是劃破了皮,估計也活不過四個小時。”

    “更可怕的是,那些蟲巫師有意要讓聯邦軍的傷員團體全部暴斃,他們故意不殺死那些聯邦士兵,好讓蟲毒能夠在這些傷員集中營擴散。”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