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

    莫凡閑來無事的在府邸里走動著,到了快深夜,穆寧雪才從飛鳥市回來。

    看到穆寧雪有些疲倦的樣子,莫凡不禁有些心疼了起來,滿腦子那邪邪的念頭也一下子消散了大半。

    “一直有東西要給你,昨晚太忘乎所以了,都忘記掉了。”莫凡說道。

    “嗯?”穆寧雪這才想起來,莫凡確實說有東西要送自己。

    莫凡拿出了堤神石,放在了穆寧雪手掌心上。

    穆寧雪低下頭,看了一眼,有些不解的問道︰“你這是在惡作劇嗎?”

    “什麼惡作劇……咦,怎麼是這玩意兒,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拿錯了!”莫凡滿臉的尷尬。

    放在穆寧雪手掌上的並不是堤神石,而是一顆圓溜溜的眼珠子,這個眼珠子詭異得還會帶著一些轉動,還好穆寧雪是一個心比較大的人,不會被這種奇奇怪怪的東西給嚇到,換作別的女孩子被人送了一個這樣可怕的眼珠子,直接就一個巴掌呼來了。

    “我感覺到它里面有魔力,這眼珠子哪來的?”穆寧雪詢問道。

    “這東西都被我忘記了,它是潰灼邪眼,我從開羅的落日神殿里得到的,它也算是一個寶貝了,可以釋放出一種籠罩在一片區域的特殊光,對它們造成一種肌膚灼蝕的效果,具體怎麼使用我還沒有研究過,我覺得將它放在我們凡雪山一些特定的地方,能夠起到一個不錯的作用。”莫凡說道。

    “威力怎麼樣?”穆寧雪接著問道。

    “很強,在里面呆的時間過長的話,統領級生物、高階法師都會遭到這種邪光灼燒。”莫凡說道。

    “我們附近有一些海島,上面都蘊藏著許多豐富的礦物,這些是我們凡雪山主要的經濟來源之一,但這些島嶼都不在安界,總是不斷會有一些海洋生物陸陸續續的往這些礦脈島上爬,往往需要大量的武裝力量才能夠確保這些物資平安的輸送回來,假如這潰灼邪眼真得那麼有效的話,倒可以用來驅逐那些沒完沒了海島入侵者。”穆寧雪說道。

    海洋里的生物是無窮無盡的,海島入侵者更是在潮汐來臨都會出現的破壞者,海平面的上升導致許多島嶼離安界更遠,也更加的危險,島嶼礦脈被侵佔得特別多,不說凡雪山,其他一些世家他們有很大一筆投入就是在守護礦脈島上。

    “你說得是金礁石島嗎?”莫凡問道。

    “嗯,金礁石對我們很重要,我們凡雪山有一半的戰斗人員都在輪班前往這個島,不僅人員傷亡很重,資金耗費也很繁重。”穆寧雪說道。

    守衛一個礦脈島確實是一件很艱難的事情,尤其是在一些妖魔之地上,不是說將附近的妖魔都掃滅了,往後高枕無憂了,而是妖魔可能會一波接著一波的入侵,守衛者們幾乎一天二十四小時都在戒備,不僅要考慮到輪換休息的問題,還要將一些傷亡後的體恤金也算進去,耗資巨大。

    妖魔對礦脈一樣是有非常大的需求,因此金礁島這種地方很多時候更像一個小型的戰場,小規模的妖魔與守衛之間的戰爭是持續不斷的。

    “我找阿帕絲問一問,看看它有沒有辦法將它用來對付海妖。”莫凡說道。

    “金礁島這邊若能夠解放一下我們的戰備人員,靠近西嶺那邊的那塊山林便可以開墾出來了。”穆寧雪說道。

    “好像很忙碌的樣子。”莫凡撓了撓頭,對凡雪山的情況是一概不知。

    “嗯,這些日子事情確實會多,我也有些擔心修煉會耽擱了。”穆寧雪說道。

    “我要送你的東西是這個……”莫凡將潰灼邪眼收了起來,將真正的堤神石給取了出來。

    穆寧雪看了看莫凡拿著的心珠,顯然沒怎麼見過這種奇特的東西。

    潰灼邪眼里蘊藏著的是一種帶著詛咒般的魔力,在沒有開啟的狀態下便縈繞在眼珠子附近,穆寧雪可以感覺得到潰灼邪眼的能力,這對穆寧雪來說已經是一個大大的驚喜了,金礁島那邊可是一個非常難攻克的問題……

    而此刻莫凡拿出來的東西,比潰灼邪眼更加內斂,其珠內是一種穩定雄厚的能量,有著大地靈氣,一看就不是平凡之物。

    “記不記得大地之蕊?”莫凡知道穆寧雪認不得這個,于是笑著說道。

    “嗯。”穆寧雪怎麼會不記得大地之蕊,沒有大地之蕊便沒有凡雪山,這塊土地原本是灰色地帶,魔法協會對其評定是不安全的。

    一個沒有安全保障的土地,再繁花似錦再充滿商機都不會有人光顧的,所以大地之蕊這種能夠開闢一方之城的神石對穆寧雪來說印象太深了。

    “它雖然沒有大地之蕊那麼強大,但卻可以築起一座類似于日本東海戰城的海堤防線,你不是想要把凡雪山打造成安全級別最高的小城嗎,我想這東西一定會對凡雪新城有很大幫助的。”莫凡說道。

    穆寧雪有些呆住了。

    莫凡這家伙究竟是從哪里得來這麼多如此神奇而有稀有的寶貝,之前那個潰灼邪眼已經是一個大大的驚喜了,未想到還有一個堤神石!

    這種東西,算得上是無價之寶了。

    稍稍仰起臉臉來,穆寧雪注視著莫凡,雖然還談不上是那種被寵愛的幸福感給填滿的感覺,但這兩份禮物讓穆寧雪確實讓她很觸動,至少能夠感覺到眼前的人一直是對自己很用心的。

    莫凡還等著穆寧雪會像上次一樣踮起腳尖來吻自己,可惜她只是站在那里,目光沒有移開,反倒是莫凡自己先忍不住了,哇,就這張精致漂亮的臉,自己也能夠玩幾輩子好嗎,先摁牆上親一遍再說!

    不知道為什麼,將自己不要臉的口水涂在這樣的臉蛋上,就特別的有成就感,莫凡來了一個先下手為強,之前所謂的憐惜心疼穆寧雪的疲倦一下子拋到九霄雲外了,不到天亮堅決不下床!!

    穆寧雪也很無奈,自己明明什麼都沒有做,只是那樣注視著這人,為什麼他就一下子變成一頭大野獸了啊。那以前他是怎麼那麼鎮定自若的?

    莫凡原計劃是打算在凡雪山待一陣子,也算是陪一陪穆寧雪,等下個月再出發前往秦嶺,但剝開女神的一切防御後,莫凡連棺材都想安在凡雪山,直到躺進去的那一天也不離開凡雪山。

    ……

    ……

    又是美好的清晨,莫凡躺在床鋪上,看著穆寧雪穿戴端莊得體的離開後,心中依舊涌起了那邪惡的滿足感與成就感。算起來這已經有十來天了,這份熱情與激|情依舊沒有多少消退。

    只不過,那一個月夜夜**的計劃要被終止了,穆寧雪得出遠門一趟,一方面是為凡雪山的事情,另一方面也是進一步拼湊完整冰晶剎弓。

    穆寧雪的超階之道便是冰晶剎弓,冰晶剎弓在過去像是一個冰之魔女,鞭撻著她不斷的朝著更高的修為前行,而當穆寧雪獲得了所有冰晶剎弓碎片後,不斷的為冰晶剎弓獲取一些冰系元晶,不僅可以徹底解開冰晶剎弓封印著的力量,更能夠讓穆寧雪的修為大幅度增進。

    隨著凡雪山的發展,接觸到的層面更高了,超階變得非常重要,假如一個做主人的都沒有絕對的實力,凡雪山也只會遭到更多人的嘲笑與欺凌,國內有太多眼紅凡雪山,恨不得凡雪山被踏平的勢力了。

    莫凡也算是荒|淫了快半個月了,是時候一鼓作氣的突破下一個級別,所以秦嶺之性提前進行。

    秦嶺內復雜無比,秦嶺之妖更是在國內凶名遠播,莫凡這次帶著靈靈、阿帕絲還有俞師師,真是一點安全感都沒有。

    俞師師的戰斗能力不強,真正遇到危險肯定還要自己照顧,靈靈就不用說了,她雖然身上有許多保命的東西,更是學得了一手好的逃命本領,但秦嶺終究妖魔之地,她的安全很難保證。

    阿帕絲倒是強,怕就怕遇到不吃它那一套的妖魔……

    “話說起來,我的女人緣是不是有點爆炸啊,出個門身邊鶯歌燕舞的……恩,恩,她們要是實力再狂暴一些,那就更好了。”莫凡看著阿帕絲、俞師師、靈靈這三個,不由的摸了摸下巴。

    去尋找的是圖騰,趙滿延這貨當然是要叫上的,他和莫凡走得路可以說是很相似的,他不想跨入超階的話,那就繼續在魔都里紙醉金迷吧!

    果然,趙滿延還是來了,他帶著一股濃濃的怨氣來到了凡雪山。

    再看一眼莫凡,春光滿面,神采奕奕,趙滿延沒好氣的道︰“你在莫名其妙的樂呵什麼呢?”

    “我有嗎?我很平常啊。”莫凡摸了摸額頭。

    “怎麼沒有,滿臉的春|光得意,難不成你對那條小美女蛇做了什麼,莫凡,你口也太重了……那啥,刺不刺激??”趙滿延說道。

    趙滿延還是趙滿延,光憑目測就能夠知道莫凡最近一定是性|生活上非常滿足的。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