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趙滿延聽到這位女教授說得話,從鼻子裏發出了一聲輕哼。

    “說得煞有其事,無非是做了婊子還要立牌坊。”

    他的這話,莫凡是相當認同的。

    本來奧霍斯聖學府就已經舉旗支持聯邦了,但又不想被外界說他們捲入到國權戰爭裏面,於是就拿蟲巫師作爲一個藉口。

    我們懷疑有生化武器,爲了人類和平。

    這種口號,平常多喊一喊,自己都會逐漸相信。

    不過這對莫凡等人來說是好事情。

    蟲巫師明顯是一羣非常強大的毒系魔法師,根據穆白和趙滿延的描述,他們可以利用飼養多年的魔蟲讓自己化身爲一個蟲人怪物。

    蟲人怪物戰鬥力相當強悍,尋常魔法師根本難以和他們抗衡。

    “蟲巫師確實有違魔法公約,若是能夠將我們除掉蟲巫師,整個安第斯山人民都會感謝諸位的。”皺紋將軍說道。

    “我們需要一些個人實力足夠突出又熟悉戰場的人來作爲協助,你們從軍中挑選出一些吧。”女教授說道。

    畢竟是要上戰場,叛軍那邊又不可能因爲對方是奧霍斯聖學府的人就手下留情。

    “這個沒問題,正好十三位軍統都在此,他們都會推舉出他們軍營團裏最出色的軍人來。”副將軍說道。

    這句話一說完,布萊爾軍統的目光馬上就落在了馬傑的身上。

    而馬傑的眼睛更迅速的掃向了莫凡、趙滿延、穆白這三個獲得了神之降臨的人身上。

    “你們不是奧霍斯聖學府的學員嗎,正好!”馬傑高聲說道。

    這話一說出來,莫凡就像一腳踹死這煞筆!

    果然,那位女教授目光一下子落在了他們三人的身上,甚至整個青色帳篷的衆位軍統、軍將也都看向了他們。

    三人明明穿着聯邦軍官服,怎麼又會頂着奧霍斯聖學府的身份呢?

    “你們是奧霍斯聖學府成員?”女教授一副審問的態度。

    “恩,算是吧。”莫凡含糊其辭道。

    “我需要看你們的徽章。”女教授繼續問道。

    她這麼一問,身份肯定是保不住了。

    那個野雞分校的徽章肯定不頂用,唯有導師的徽章纔是貨真價實的,但那樣的話他們三人外教導師的身份就徹底曝光了。

    天知道這聯邦軍裏面有沒有黑教廷的眼線。

    “咦,是你呀,沒有想到我們在這裏見面了。”一個聲音柔雅的女學員忽然開口道。

    她的眼睛正盯着穆白,一副很驚喜的模樣。

    “是你啊,好……好巧。”穆白也一臉意外,好一會纔回應道。

    女教授狐疑的看着身旁的女學員,詢問道:“蘇溪,你認識?”

    “嗯,老師您在做安第斯山特別蟲種圖鑑這個課題的時候,我收集到的邪君天牛,就是這位穆白同學幫助我找到的,我們經常在圖書館遇到。”蘇溪笑容很有活力,不像是一個成年人,反而像一位十三四歲的少女。

    “哦。”女教授應了一聲,倒是沒有再讓他們掏出自己的身份徽章來。

    莫凡將導師徽章收回到兜裏,鬆了一口氣的同時,眼神帶着幾分玩味起來。

    “你怎麼加入聯邦軍隊了?”蘇溪熱情的問道。

    “呃……總覺得每日無所事事不太好,想做點大事情,正好聯邦軍在招募魔法師。”穆白解釋道。

    “你也是毒系魔法師,不是嗎,正好我們這次對付蟲巫師,你知識面那麼廣,肯定能夠很快挖出它們的弱點!”蘇溪似乎很相信穆白的能力。

    ……

    時間比較緊迫,副將軍最快的速度從各大軍營團裏篩選出了一些高手,準備下次出兵的時候擊垮褐色政權軍的蟲巫師。

    深夜,雨在帳篷外重重的敲打着,莫凡三人已經直接被安置到了這支治蟲專家隊伍裏面了,大家湊在一起,大致交流一番後,天一亮便會跟隨着聯邦大軍再次發動攻擊。

    “媽的,還說老子泡女大學生,再看看你……吃相難看!!”趙滿延相當鄙視的說道。

    “我以爲你成天往圖書館跑是真的爲了補充學識,原來是搞書架震。”莫凡晃着腦袋道。

    書架震??

    什麼和什麼!!

    不就是經常去圖書館都一個知識分區,會遇到偶爾交流了幾句,怎麼從趙滿延和莫凡的嘴裏說出來就如此齷齪不堪!

    “你們不要瞎想。”穆白說道。

    “你告訴她的是穆白真名,這叫不要瞎想??”機智的莫凡早已經留意到了這個小細節。

    “你要沒有心思,爲什麼不告訴她你是導師?嘖嘖嘖,你的小心思啊,男人都懂。無非是因爲告訴她你是導師,她會產生一些不必要的心裏戒備,影響你繼續和她發展。”

    穆白辯解不清。

    當時在圖書館遇到的時候,他們也就一些安第斯山蟲種進行了很尋常的學術交流。

    蘇溪起初也沒有問他身份,後來幾次再遇到,蘇溪詢問起來的時候,穆白爲了不顯生分,就告訴了她自己本名,只打算以學員的方式和她交流。

    “我承認,起初是對她有那麼一點點興趣……到頭來,這還不是幫了我們大忙了嗎?”穆白強行將話題擺正過來。

    “說得也是。”

    “確實,不然那位女師太多半會把我們查個明明白白。”

    教授比導師還要高上一個級別。

    雖然在奧霍斯聖學府從來沒有見過這位女教授,但奧霍斯聖學府那麼大,專注於研究魔法系其實特別多。

    他們多半不願意拋頭露面,也不喜歡公開活動上整那些幺蛾子。

    “趕緊睡吧,明天我們就要上主戰場了。”穆白說道。

    “還有一個疑問。”趙滿延一副認真的樣子。

    “如果是關於蘇溪的,你就閉嘴。”穆白很不耐煩。

    “哦,莫凡,你說他後來爲什麼沒有去深入瞭解蘇溪了?”趙滿延扭頭對隔壁鋪的莫凡說道。

    “大概是某個做着書中自有顏如玉美夢的學霸,忽然有一天發現人家早有男朋友了吧?”莫凡賤賤的笑了起來。

    青色帳篷那會,莫凡就察覺到了。

    就在蘇溪一臉開心的跟穆白說完話之後,有一個男學員將蘇溪拉到了身邊,小聲的教育了起來。

    那位男同學對蘇溪在圖書館有結識陌生男人很不滿。

    果然,莫凡說出這番話後,就聽見有人重重的一個翻身,沉痛的面壁睡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