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雨幕遮蔽下,天亮得也會遲一些,哪怕朝陽早已經爬到了安第斯山山脈上方,也感覺還在冷夜。

    一場戰敗,再加上集中營的毒性感染事件,使得聯邦軍的士氣極其低落,正如現在這陰暗無比的天氣,見不到半點曙光。

    莫凡正淺睡,做着回國吃上了各色海鮮的美夢,忽然一股非常難聞的焦味與油臭飄來,莫凡差點被這個氣味給嗆醒了。

    “後勤難不成是用屍油在給我們煮出徵的早餐嗎!”趙滿延也聞到了,爬了起來張嘴就罵。

    “失火了。”穆白醒得比較早,他遞給了莫凡一條溼毛巾,接着說道,“在用來隔離中毒傷員的集中營裏着火了。”

    “扯淡,就這雨勢還能他媽的失火??”趙滿延跑到帳篷外面,往集中營的地方看去。

    確實有火光,氣味也是從那個地方傳過來的,隨着一陣雨風撲打過來,那味道直接讓趙滿延彎腰乾嘔。

    “這真是我見過最爛的掩蓋了。”莫凡看着失火的地方道。

    “總比埋了好。”穆白說道。

    “就聯邦軍現在乾的這樁蠢事,要是滅不掉蟲巫師,基本上潰敗了。”莫凡說道。

    大雨天失火,想來還是正好落在那些中毒而無法救治的士兵們身上,將這些帶來負面戰場情緒的感染者燒得一乾二淨。

    事實上,那些退下來的傷員要在接下去重新恢復戰鬥力很困難,頂多讓聯邦多損失幾千人。

    可就聯邦自己幹得這種事情,影響的是整個聯邦反擊大軍的士氣,這行爲可比蟲巫師放下的毒要嚴重得多了。

    “真不明白我們爲什麼要到這種地方來受罪。”蘇溪的小男友說道。

    蘇溪是亞洲人,應該也是國人,所以她看到穆白、莫凡、趙滿延三人都會格外親切,還幫助他們送來了煮雞蛋做早餐。

    蘇溪的小男友是一個法國人,有着一頭鉛灰色的帥氣捲髮,還有一張別緻的臉,就連要上戰場了,他的着裝也顯得有些與衆不同,講究的是檔次與格調。

    他發現蘇溪又跑到了這三個亞洲人這裏,臉上帶着幾分不悅。

    “你們作爲奧霍斯聖學府的學員,竟然跑來謀軍職,在戰場上當劊子手、屠夫,不覺得會髒了你們的靈魂與信仰嗎?完全不明白你們是怎麼想的!”蘇溪的法國男友金波特強調奇怪的說道。

    “呃……有區別嗎?你們現在不也是。”莫凡聽得一愣一愣的。

    “不一樣,我們是跟着西朗絲教授,是爲了不然蟲巫師藉助戰爭來造成對人類社會的危害,我們始終遵守的是魔法公約,更是爲了南美洲的次序!”金波特說道。

    趙滿延在一旁索性給金波特鼓起掌來了,要是有小剪刀和一塊紅紙,趙滿延不介意給他裁剪一個小紅花親手戴上。

    “諸位聖府老師,我們的反擊軍馬上就會出發,派遣的是作戰能力最強且衝殺能力最強的蠻蜥騎士團。”軍統布萊爾走來。

    他的旁邊站着的正是黑猩猩馬傑,也不知道這貨爲什麼會出現在這裏。

    “由它蠻蜥騎士團先與敵人交鋒,衝散他們的魔法方隊後,再由十字軍營團進行魔法轟炸,隨後我們會讓空中魔法騎兵直接殺入到敵軍的中後方,擊垮他們的人牆……而這個過程中,蟲巫師隨時都可能出現,破壞我們這三個階段的攻擊計劃。”布萊爾大致描述了一下他們的作戰計劃。

    “布萊爾軍統,我們只對付蟲巫師,所以希望你明白在他們沒有出現之前,我們不會成爲你們對付褐色政權軍的武器。”西朗絲教授高冷無比的說道。

    布萊爾本來還帶着些許僥倖的。

    畢竟這羣人裏面就有好幾位是超階級法師,更不用說西朗絲教授還是超階之中的佼佼者,若是能夠得到這些人的幫助,撕開敵人的魔法盾山其實是非常容易的。

    “您放心,戰場無論如何我們混亂,我們都會盡可能的護送好諸位。”布萊爾笑得很謙卑。

    在一位奧霍斯聖學府魔法教授面前,布萊爾這個大軍統都只是小角色了。

    “我們什麼時候出發?”蘇溪的男友金波特顯得有些心急的樣子。

    “現在就可以出發了,蠻蜥騎兵團與敵人交鋒勝負其實很快就會分出。”布萊爾說道。

    ……

    他們作爲戰場特別行動組,行走在這場戰爭中都顯得逼格滿滿。

    他們騎乘的是一頭邪獸,武邪熊。

    它就簡直就是戰場上的“地標”。

    哪怕是騎乘着四米多高的蠻蜥魔法騎兵在這個魁梧的武邪熊胯下走過的時候,都跟一羣野鴨子過橋沒有什麼分別。

    武邪熊保持着站立,它身材不像是絕大多數棕熊黑熊那樣臃腫壯碩,反而更接近一些直立猿獸那般緊實。

    它也是直立着的,每往前踏出一步都會帶來很強烈的震感。

    最特別的是這傢伙的兩條手臂,在關節的位置多長出了一大塊黑色的三角水晶骨,看上去就像是古代的武士在肘部位置套上兩塊盾牌。

    武邪熊肘部的水晶盾牌大得可以垂落到膝蓋,雖然行走的時候還看不出來,但可以想像得到,這武邪熊只要雙臂往內一夾,兩邊的三角肘盾一合,就變成了一顆棱角分明、切面整齊的水晶山,抵禦所有方位的攻擊。

    ……

    褐色叛軍也不是瞎子,這樣一頭武邪熊逐步踏入戰場,肯定不是尋常軍團士兵能夠對付的。

    所以在沒有找到能夠與之匹敵的部隊之前,他們也不會隨隨便便去挑釁這頭武邪熊,還有武邪熊肩膀上站着的那羣人。

    “莫凡,看下人家的契約獸……”趙滿延禁不住酸了幾句。

    莫凡只能夠攤開手,表示自己也很無奈。

    小炎姬不戰鬥的時候簡直是一個黏人的小松鼠,她有事沒事就趴在莫凡的腦袋上充當莫凡的火焰髮型。

    好在小炎姬發出的光是紅色的,要是綠色火焰,莫凡就更尷尬了。

    “喀!”

    小炎姬一口就啃下了一塊魂種碎片結晶,甜點餅乾什麼的她最喜歡了,尤其是在爸爸旁邊吃,有別人聽見自己啃東西時的聲音,特別幸福。

    (這幾天先一章,最遲星期一恢復正常兩章~~我沒看世界盃!)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