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秦嶺,張小侯現在已經算是半個秦嶺專家了,他從參軍入伍以來,有大半的時間都在和秦嶺之妖打交道。

    在听說莫凡要前往秦嶺尋找圖騰後,張小侯自告奮勇的要做這個向導。

    “這座鎮子是用來預防秦嶺之妖的,其實你們來了也算是幫了我一個大忙,我一直都想要進入到秦嶺深處去查探一番,奈何這邊人手實在不足,沒有足夠強大的實力恐怕根本走不進真正的秦嶺深處。”張小侯說道。

    “這個小鎮歸你管?”莫凡問道。

    “恩,這個軍事小鎮暫時是我軍餃最高,負責指揮與預防,因為這一條山關靠近秦嶺,秦嶺山勢嚴峻,容易藏著一些大妖,假如不把這里守衛好來,往北會嚴重影響到古都,往西會讓幾座較關鍵的交通要城都受到威脅,往南一些那會很可能讓它們與西嶺的白魔鷹一族聯合在一起進攻江甦那邊了。”張小侯說道。

    在進入北疆之前,張小侯一直在對付秦嶺之妖了,現在原這邊軍方已經將秦嶺的問題全權交給了張小侯來負責,也算是責任重大。

    “秦嶺之妖源自于昆侖,昆侖大妖們都居住在深山老林里,倒是很少影響到我們內陸和西部的城市,秦嶺不太一樣,它的位置正好在幾個重要城市之間,可謂是南北分界線,以前秦嶺往北那都是亡靈在游蕩著,在統治著,現在亡靈們安分了,秦嶺之妖反而開始不斷的作亂……”白鴻飛說道。

    白鴻飛也在秦嶺往西的地方待了一段時間,所以他對這里的情況較了解。

    “我們直接出發進山吧。”莫凡說道。

    莫凡還是很迫切要進入超階的,不想再繼續耽擱太長的時間。

    “現在不能夠進山。”張小侯說道。

    “這是為什麼??”莫凡不解道。

    難不成進秦嶺還要挑選一個良辰吉日,沒有這麼邪乎吧?

    “秦嶺每年不定時節里,都會刮起一陣妖風,我們如果是走在一些森林茂密的山嶺之地那倒還好,若是經過一些沒有植被的光禿禿長谷或者一些大部分都是岩石的高山,我們會被這種妖風一直侵蝕,除非我們無時無刻都支撐著一層防御,不然用不了多久我們會被這種風剔得只剩下骨頭。在我們這一帶活動的人,都稱這種秦嶺妖風叫娑風。”張小侯說道。

    “還有這麼厲害的風,秦嶺果然是怪嶺。”趙滿延說道。

    “我們得等這股風最強勢的階段過了再進山,不然我們根本走不了多少公里。”張小侯解釋道。

    “你能摸清楚這種娑風的規律嗎?”靈靈問道。

    靈靈來之前已經做過一些準備了的,她也知道娑風是一種相當可怕的山脈之風,究竟是怎麼形成的暫時無法考究,但人類很難在這樣的妖風之長期活動。

    “不行,我在秦嶺也有些時間了,到現在還沒有完全搞清楚娑風是在什麼時候出現,它們好像完全隨機的。”張小侯說道。

    進秦嶺是一件非常艱難的事情,張小侯在行軍的這些年里多次踏入過秦嶺,但那些與他一同入伍的軍法師們有不少都已經永遠的留在了秦嶺里,他張小侯算較幸運的。

    “秦嶺確實可以稱之為妖嶺,它的脾氣真得很難摸得透。很多獵人喜歡扎根在某個地方,那是因為有些地帶當你漸漸熟悉了它的一些環境、規律、變節後,會安全很多,也可以從獲得好處,但秦嶺不一樣了,從沒有听說過什麼獵人會喜歡到秦嶺之尋得寶藏的,大概你們軍方能夠鎮守這座妖嶺。”白鴻飛開口說道。

    “這麼邪乎?”趙滿延說道。

    “這幾天秦嶺已經又刮起娑風了,進去的話我們也得躲樹下,還不如在小鎮休息休息,等這股娑風平息下去了我們再進山。”張小侯說道。

    “既然娑風沒有規律,那我們進去不是隨時可能撞,假如它刮個一陣子那我們還能夠堅持堅持一陣子,要是它刮個沒完沒了,我們不要變成一堆白骨了嗎?這種山,有必要進去嗎!”趙滿延說道。

    “總有一些應對的辦法吧。”莫凡目光看向了張小侯。

    “是,有應對的辦法,不過我們沒有必要迎難而嘛,不差這幾天,凡哥我正好帶你附近轉一轉。”張小侯說道。

    “那好,先逗留幾天。”

    ……

    入夜後,小鎮格外的安靜。

    莫凡一個人走在小鎮的街道,發現連一個夜宵的店都沒有。

    事實這個小鎮九點不到全部熄燈了,除了那些夜間巡邏的哨崗和巡邏塔,整個小鎮都是黑的。

    “嗚嗚嗚嗚~~~~~~~~~~”

    秦嶺在莫凡的眼前,這山和南方的山不大一樣,南方的山是像一個又一個大小不一的錐體錯落在大地,所以往往飛入到高空可以發現下面的山是一座一座。

    秦嶺明顯更連綿,一條非常明顯的黑色山巒分界線高高的橫在眼前,視野完全被遮擋著,需要將頭明顯的抬高才能夠看到夜幕。

    莫凡此刻看到的秦嶺之山便是如此,山下的小鎮像是依靠在一座天牆下……

    風不斷得在刮,聲音從高空傳來,即便沒有親身感受,莫凡也知道山的風很不尋常。

    莫凡記得昆侖的風是非常野蠻可怕的,未想到這秦嶺也有它特產之風,這讓此行變得更加艱難了。

    ……

    ……

    過了三天,那不斷嗚鳴的娑風才終于平息了下去。

    大家正準備收拾行囊前往山的時候,小鎮外忽然間行進了一群穿著軍裝的魔法師來,從他們肩的勛章來看,竟然是一群級別很高的軍法師們。

    為首的是一名特殊軍官,他的軍衣都與張小侯他們穿得顏色稍有不同,此人駕馭著一頭渾身呈現褐金色的地龍,那強壯至極的體型給人一種力量無窮的感覺,踏入到這個小鎮子的時候那股子霸氣一下子吸引了所有人。

    “大地亞龍?”趙滿延一眼認出了這頭強獸,有些詫異的道。

    “確定是亞龍??”莫凡也盯著那頭坐騎,說實話騎乘著這樣一頭強獸確實霸氣威武,飛川皚狼在它面前感覺都要低幾個檔次!

    巨龍的壽命冗長,但繁育能力極差,尤其是像她們一樣擁有高貴血統的真龍,真龍在世界的數量應該是一個恆定的,基本不會減少也不會增加。

    而巨龍其實又其實非常色,它們無法尋找到同伴進行沒羞沒臊的話,往往還會拿別的一些較相近的種族做替代品,最經常被巨龍騎的一種生物是巨蜥。

    因此,血統混雜的巨龍在這個世界也有不少,一般按血統來分的話,與巨龍稍微沾親帶故的稱之為雜龍。

    雜龍種類有不少,它們實力在戰將級到統領級不等,擁有較蠻橫的肉身。

    血統再純一些的,被稱之為偽龍。

    偽龍是較強大的存在了,最弱的也得是統領,強得可以達到君主級,偽龍擁有巨龍的強大生命力和強大蠻力,它們的血液里也蘊藏著些許巨龍的力量!

    偽龍之,有一種最為接近真龍的生物,被人們稱之為亞龍。

    亞龍很強,在所有妖魔圖譜里面亞龍都是排行很靠前的,亞龍會真龍數量多一些,幾乎所有成年的亞龍都是君主級的,它們不僅擁有龍鱗,龍力,更能夠吐出類似真龍的龍息。

    在歐洲,能夠擁有一頭亞龍作為契約獸,那是一種備受尊敬的榮耀了。

    眼前這位軍法師,也不知是何方神聖,直接騎乘著一頭大地亞龍,盡管這頭亞龍還沒有徹底成年,可身便散發著妖獸之王的野性與霸氣。

    說實話,要是阿帕絲能換的話,莫凡也想換一頭亞龍,在某個場合騎乘著一頭亞龍出場,逼感爆棚啊!

    “誰是這里的總指揮?”亞龍的主人目光掃視下來,直接詢問起門前的幾名軍法師。

    那幾名小兵已經被這股氣勢給震懾住了,說話都沒有了軍人該有的鏗鏘,目光望向張小侯這邊。

    “我是。”張小侯往前站了一步,他看了一眼對方,發現他竟然沒有行軍禮。

    軍人,不管是什麼軍餃,軍禮是不能沒有的,對方既然沒有任何通的情況下闖入到自己管轄的軍事小鎮,好歹先行禮再稟明來意吧。

    “我們要前往秦嶺去救援一位重要人士,你親自帶隊,挑選一些精英陪同我們前往秦嶺,我只給你半個小時的準備時間。”亞龍的男子帶著一種命令的語氣說道。

    “有命令書嗎?”張小侯問道。

    “我的話是命令書。”亞龍主人說道。

    張小侯皺起了眉頭來。

    張小侯自然是看到了男子肩的軍餃,問題是,這家伙的軍餃是和他一個級別的。

    你高軍餃的話,直接下達一些命令的話,倒也沒什麼了,同級別的話,憑什麼那麼趾高氣昂?

    “如果你沒有命令書的話,那我不會听你調遣。”張小侯回答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