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小侯看了一眼那個叫做凌菲的女軍官,未想到這位女軍官對秦嶺的羽妖還有一些了解。

    “確實。秦嶺是大妖好躲,小妖難纏。這些巡山羽妖非常的狡猾,它們自身的實力不是很強,所以遇到一些外來者它們從來都不會主動發動攻擊,而是不斷的用這種叫聲和盤旋附近來向周圍的其他羽妖發出信號,它們這樣做不僅會喚來其他巡山羽妖,更會招來別的更為強大的妖魔。”張道。

    “招來更強大的妖魔?那它們這樣做又是何必呢,它們一點好處都沒有。”趙滿延說道。

    “巡山羽妖本來就很卑賤,它們往往會等大妖享用完之後,再飛下來開始啃噬殘骨、內髒,所以在秦嶺並不用擔心尸體沒有地方埋,遍布四處的巡山羽妖會把所有尸體都清理干淨。”張道。

    “這不是禿鷲嗎?”阿帕絲道。

    “它們比禿鷲更惡心。”張小侯道。

    正說著話時,又有幾聲比較刺耳的啼叫聲從高處落了下來,這一次感覺那巡山羽妖就在頭頂。

    “它們是不是發現我們了啊,我們趕緊離開這里。”白鴻飛有些擔心的說道。

    “先別慌,有聲音不代表它們發現了我們,巡山羽妖沒事就喜歡往一些地方胡亂的啼叫,這樣做往往可以驚嚇那些膽子比較小的不速之客,我們現在還要貼著這山道往前走,等這些聲音飄走,應該就不會有事了。”張道。

    張小侯進入秦嶺多次了,他可以分得清楚巡山羽妖的叫聲。也明白什麼時候是巡山羽妖虛張聲勢,什麼時候是它們確實發現了外來者。

    “一群小妖小怪,沒有必要為它們一驚一乍的,我們時間不是很多,還是盡快趕路吧!”李德鑫反而有些不耐煩的說道。

    “少軍將,這是秦嶺,還是要稍微尊重一下的。”矮個子許參謀說道。

    “尊重?如果連一些這種在樹冠上、山崖頂上作怪的一些巡邏小妖都要去理會的話,那不叫尊重,叫小題大做……盡管往前走,用最直接的方式和最快的速度,它們要是敢作怪,我來處理它們!”李德鑫說道。

    “我們事先已經說好的,隊伍將由我們來指揮。”張小侯對李德鑫這種莽撞的行為感到很不滿。

    “算了,就按照他方法吧,反正他說了會由他來解決。”莫凡說道。

    李德鑫不想在這種山路上浪費太多時間,這次任務對他來說很重要,是他最完美的貼近大軍司的一個機會,所以無論如何他都不能讓大軍司的家人有事。

    “戾~~~~~~~!!!!”

    “戾戾~~~~~~~~~!!!!!!”

    又是一連好幾聲啼叫,仰起頭來注視著高高的山壁頂端,幾顆碩大橫向生長的大樹上可以看到一些撲打著翅膀的身影。

    “這次它們是真的發現我們了。”張道。

    “哼,裝神弄鬼。”李德鑫冷笑一聲。

    繼續大步前行,兩旁的陡峭的山壁上傳來了更多那種尖銳的啼叫聲,時不時還能夠看見一兩只羽毛呈現灰色的羽妖從這一邊山壁飛到另一邊,掠過眾人頭頂上方的過程更是瞥了一眼這群不速之客。

    “確實越來越多了。”凌菲說道。

    “听得有些炸耳。”趙滿延很是時候的在凌菲說完話後接上一句。

    可惜別人凌菲連看都沒有看一眼趙滿延,之前很多次趙滿延有意無意的搭訕,得到的都是一張沒有興趣和你說話的冷漠的臉。

    “它們總是這樣,擾得人心煩意亂,甚至它們一整夜都在我們扎營的地方啼叫,讓我們無法安心休息和恢復精力,說來也奇怪,不管是心性再淡定的人,他們在面對這種啼叫聲的時候都會受影響。”張道。

    “這些巡山羽妖的啼叫聲帶有音擾魔性,不是普通的叫喊。”阿帕絲說道。

    對于這種精神類的手段,阿帕絲是最了解的了,通過聲音來不斷的干擾敵人,刺激其心神,如果一兩只這樣的生物倒不會產生什麼效果,等數量多了之後,那種啼叫聲不斷的疊加,就會產生很可怕的精神紛擾。

    “懂得蠻多的啊,小妹妹。”矮個子許參謀說道。

    “那都是听我家大哥哥說的,他知道的可多了呢,經常坐我床邊上在我睡前跟我說這些天南地北的事情。”阿帕絲笑得像一只純潔的小狐狸,還特意往莫凡那里靠了靠。

    坐床邊上……

    睡前……

    幾個戴著軍帽的紫金軍軍人一下子就將目光朝著莫凡這里投射過來,包括那位許參謀也是。

    從他們的眼里,莫凡讀到了“禽獸”這兩個字,這麼迷人可愛的花季少女,怎麼就落到了一個這樣猥瑣的男人手上!!

    莫凡對阿帕絲這種行為也是相當無語,她果然又成功的利用自己蛇蠍美貌為自己拉到了無數男人的仇恨。

    也不知道為什麼,阿帕絲特別喜歡看到莫凡被圍攻,被針對,而她就在一旁扮演著那個人畜無害的聖潔小天使,貌似等到莫凡這個大惡魔被干掉之後,她就可以被領養走一樣。

    “還繼續往前走嗎,前面就到一片比較開闊的地谷了,我想在那里這群巡山羽妖數量會達到一定程度,到那時就會出現更多大妖。”張小侯開口問道。

    “當然是前進,我說了,有什麼情況我來處理。”李德鑫說道。

    “我沒有問你。”張小侯相當不爽這個李德興,沒好氣的道。

    “走吧,既然都被這些巡山羽妖尾行了,躲也沒有意義。”莫凡說道。

    李德鑫這個時候特意看了一眼莫凡,一路上他發現同樣是少軍將的張小侯總是會詢問這個人的意見,如此說來他們這群人里面是以這家伙為首的!

    一個召喚生物是一頭狼獸的家伙,倒擺出了龍頭老大的架勢,真不知天高地厚!

    “戾戾戾!!!!!!!!!!”

    “戾~~~~~~~~~戾~~~~~~~~~~!!!”

    叫聲忽的變得嘈雜刺耳,听得人腦袋都要炸開了,說實話它們現在真得很煩這些巡山羽妖,恨不得跳到空中把它們給全部消滅掉,好讓耳邊清靜清靜。

    “哼,一群卑劣的小妖,也膽敢在我李德鑫面前放肆,大地亞龍,給它們點顏色看看。”李德鑫不屑的說道。

    大地亞龍渾身覆蓋著金褐色的龍鱗,說是大地亞龍,其實看上去就像是一條金屬機械狂龍那般威武神駿。

    大地亞龍沒有翅膀,身體在完全支撐起來的時候,高度也是相當驚人。

    “嗷吼!!!!!!!!!!”

    仰頭就是一聲長嘯,龍吟宛如一道空氣魔炮沖向了山壁上方,猛的在上方炸開之後便席卷出強大的吟波,那群盤繞成群的巡山羽妖們就像弱小的魚群受到沖擊一樣,驚得羽毛散落,丟了魂似的朝著遠處的高林中逃去。

    剛才還集結了有上百只巡山羽妖,這一吼過後,所有巡山羽妖都嚇得飛走了,就連一些潛藏在山頂植被中的更強的羽妖都被震懾住了,一時間根本不敢有任何舉動。

    “亞龍的氣場還是狂猛啊。”趙滿延感慨了一聲。

    都沒有出手,憑借著一聲龍威之嘯,所有的小妖小魔就徹底退散了,這確實讓前行變得順暢很多,不然光是殺那些巡山小妖都不知道要浪費多少的時間,而不殺它們的話,它們又會沒完沒了的在那里啼叫著!

    “我說了,沒有必要把它們放在心上的。”李德鑫見大家都對自己的亞龍稱贊有加,臉上有了笑意。

    “事情可沒有那麼簡單。”張了一句。

    “在絕對的強大面前,任何作祟小妖都不可能真得構成威脅的,你們以前進入秦嶺的方式太柔軟了。”李德鑫說道。

    李德鑫對張小侯的秦嶺經驗是不屑的,只要足夠強大,經驗有無都無所謂,獅子難不成還要因為森林里有一群螞蟻而繞道?

    ……

    耳邊終于清靜了,大家心情也會舒暢許多,有一條亞龍在,確實可以省心許多,那些等階低的生物會嗅到亞龍身上的危險氣味,自然而然給它們讓出道來。

    不知不覺,他們已經走了一天的時間,夜幕降臨,秦嶺變得非常寒冷,狂風也變得凜冽了起來。

    “嗚嗚嗚~~~~~~~~嗚嗚嗚~~~~~~~~~~~~~!”

    風如哭啼,听上去格外的悚然,眾人本準備在一片山崖下扎營的,結果風勢越來越猛,這種哭音也遍布了整片山嶺。

    “這種風聲好詭異啊。”趙滿延說道。

    “我們運氣也太差了,進入這里的第一天晚上就遇到了娑風。”張道。

    “娑風不是剛過嗎?”莫凡問道。

    “娑風不是按季節,按時節的,它非常沒規律,我本以為它連續刮了一個多星期,就會消停下一陣子,沒有想到才停了一天就又刮起來了……”張道。

    李德鑫走到了邊沿,故意將手伸到岩石外面去感受風的力度。

    “好像也沒那麼可怕。”李德鑫說道。

    “這只是前兆,我們不能在這里扎營了,必須盡快找到簾樹,不然沒到天亮,我們的魔能就會耗去大半。”張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