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娑風不息,越是到了秦嶺更深處,風更加肆虐。

    沒多久,三位防御系的紫禁軍法師便徹底消耗干淨了他們的魔能,這讓隊伍的行進變得艱難無比。

    天空中時不時傳來幾聲刺耳的啼叫,在那些山壁的頂端,在那些樹梢的後面,總會有那麼幾雙眼楮在隔著一定安全距離觀察著他們這群人,像是敵軍的斥候。

    “戾!!!!”

    “戾!!!!!!”

    啼叫聲再一次傳出,听得眾人一陣腦袋發疼。

    李德鑫仰頭環視著,他整個人處在一個煩躁的狀態。

    這些巡山小妖難道不怕死的嗎,前不久才殺了那麼一大群,它們現在竟然又跟了上來!!

    “我來處理!”女軍官凌菲說道。

    李德鑫微微點了點頭。

    凌菲是一名主修風系、次修雷系的魔法師,她喚出了無數雷電狂鞭,將那些巡山小妖們一個接一個的打落。

    凌菲的雷種明顯也是魂級的,那些巡山小妖根本就招架不住,沒多久這一批新聚集的巡山小妖就被消滅了。

    不過,就在凌菲打算回到隊伍中時,一頭全身被青灰色亮片羽毛覆蓋的羽妖給偷襲了,這狡猾的羽妖一直藏在樹葉里面,不巧凌菲落在那里,沒有來得及做防御技能的凌菲手臂被鋒利的羽毛給割傷,鮮血流出了不少。

    在野外戰斗有時候便是這樣,即便你自身的級別高于一些妖魔,若是不小心被一些狡猾的隱藏小妖給抓到了機會,一樣是會喪命的,還好凌菲是屬于有生死反應能力的戰場法師,關鍵時候避開了被割喉的可能。

    凌菲惱怒的斬殺了那頭青灰亮色羽妖,最後檢查了一遍這片山嶺,確認沒有別的什麼妖魔隱藏後才回到隊伍里。

    紫禁九人中也沒有治愈系法師,只能夠依靠一些藥物來恢復,趙滿延這個時候倒仿佛是終于有了機會,拿出了從穆白那里學來的蟲療法。

    “你確定這東西管用?”凌菲總感覺趙滿延有些居心不良。

    “管用,就是比較疼一些,但可以在短時間里將血管、肌肉給修復起來。”趙滿延說道。

    “疼到無所謂。”凌菲淡然說道。

    “我就欣賞你這股堅忍氣質。”趙滿延說道。

    受傷真得是一件很麻煩的事情,不少妖魔對血腥味都非常敏感,不斷滲血的傷口就等于是在向附近幾公里的妖魔們發出一個定位信號。

    凌菲是一名女軍人,所以她很清楚自己不能因為剛才疏忽受傷而拖累隊伍,趙滿延用得這個方法是怪異惡心了點,總比傷口血流不止要好。

    “前面有簾樹,我們可以休息了。”張道。

    “那太好了,不愧是張軍將啊,能夠有你與我們同行秦嶺,果然可以安心不少。”許參謀奉承道。

    這次的簾樹很大,垂落下來的簾葉區就有七八個,這樣大家就不用擁擠在一個小小的地方了,稍稍分配,每個人都能夠舒服的躺著。

    “我們到這間吧。”趙滿延說道。

    凌菲點了點頭,也沒有覺得有什麼不妥。

    當初在埃及的軍事後勤小鎮,趙滿延骨頭被岡瑪弄斷之後,就是穆白用這種方法幫自己續好的。

    後來趙滿延就向穆白要了一些這種能夠快速治療人傷口的小蟲子,放在自己的空間手鐲里以備不時之需。

    取出了白乎乎的肉蟲,端正的坐在那里的凌菲修長的眉毛馬上就擰在了一起。

    她很懷疑,趙滿延這家伙是在惡心自己。

    不過,她還是忍下來了,要沒有什麼效果,她把趙滿延用雷劈死也不遲。

    “看什麼看!”凌菲發現趙滿延的眼楮在胡亂的瞟,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欣賞,欣賞。你做一下心里準備哈,我要開始了,如果痛的話就叫出來,那樣會舒服很多。”趙滿延說道。

    “別廢話,快點!”凌菲道。

    伸出了手上的手臂,尋常的那些止血藥劑都沒有任何作用,那頭特殊的羽妖羽毛估計還存在著一些破血絨刺,這種破血絨刺留在傷口上,會不斷刺激傷口。

    “我的小蟲子要鑽進去了。”趙滿延說道。

    凌菲稍稍仰起臉來,緊緊閉上眼楮。

    過了一會,她只感覺傷口處癢癢的東西在爬,于是睜開眼楮發現那白色的蠕蟲不知道什麼時候變成了自己鮮血的顏色。

    “要進去了,忍著點。”趙滿延這個時候才道。

    “啊!!”凌菲已經做了準備,卻仍舊被這突如其來的鑽痛給驚住了,喉嚨里更發出了一聲猝不及防的叫聲。

    確實非常痛,連著心一般,凌菲覺得自己作為軍人承受能力非常強了,哪知道這東西進入身體後會一下子產生這麼龐大的痛感,讓人快要昏過去了。

    “忍著點,很快就結束了!”

    “快啊!!”

    “馬上,馬上,哇,你別揪我啊……啊!!!疼疼疼!”

    “出……出來了嗎?”

    “這東西會留在你身體里面的,放心它富含蛋白質,不會對你身體有什麼不良影響……你可以放開我了嗎,都被你抓紅了!”

    “混蛋,你怎麼沒有告訴我這惡心的東西會留在里面!!”

    ……

    另一處簾葉位置,白鴻飛和俞師師對望了一眼,不知道為什麼兩個人都臉紅了起來。

    哇,趙滿延那家伙在干什麼啊,知道的是他在給凌菲療傷,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們直接就開始野外翻滾解壓了,對話也太讓人浮想聯翩!

    “戾!!!戾!!!!”

    “戾!!!!!!!!”

    才休息沒多久,那巡山羽妖的叫聲又一次傳了出來,耳朵也一下子就炸開了。

    上一次在簾樹,大家還只是覺得這簾樹比較神奇,這一次他們真得非常疲憊了,好不容易可以安心的休息,可以不再被娑風摧殘,誰知道氣都沒有喘勻,它們竟然又來了!!

    秦嶺羽妖,這鍥而不舍的找死精神,真得名不虛傳!!

    “它們有開始破壞簾樹了,可惡,可惡,我一定要將它們全部殺光!!!”李德鑫都快瘋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