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似乎因為之前的血洗徹底激怒了巡山羽妖族群,巡山羽妖們瘋狂的撕開簾樹葉,就是不給他們一點活路。

    李德鑫再一次帶著兩個軍人殺了出去,確實有要滅了它們全族的架勢。

    問題是,整個秦嶺這麼大,巡山羽妖這種級別的生物多得數不清,即便一群超階法師到來這里,估計也殺不光這些巡山羽妖。

    簾葉再一次被巡山羽妖們破壞,趙滿延所在的那個簾葉帳也是如此,原本他還想趁著這個機會和凌菲拉近一些感情,幫她清洗傷口啊,幫助她恢復魔能,凌菲是有一股軍人的傲氣,但在趙滿延看來,有些女人那種生人勿近的態度是真實的,但絕大多數女人卻是裝出來的,她們比任何人都希望有人圍著她們轉。

    很遺憾,盡管李德鑫和那兩個軍法師極力去斬殺那些巡山羽妖,巡山羽妖的態度也非常暴躁,它們也不管自己死活,就是要被簾葉帳徹底摧毀,這樣他們這群人就會繼續暴露在娑風之下,再過一陣子,他們其他巡山羽妖便可以收獲這群外來者的死亡果實了!

    “該死,該死,它們到底是怎麼發現我們的!”李德鑫煩躁無比的說道。

    殺這些巡山羽妖是再簡單不過了,奈何它們的難纏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

    如此,他們又不得不繼續在娑風中趕路,可魔能的枯竭讓他們其實也在不斷逼近被娑風剔皮削肉的困境。

    “我們不能這樣走下去了。”張小侯終于忍無可忍了。

    要像李德鑫這腦殘這樣莽撞的走下去,別說去救援了,他們這隊人性命也要全部搭進去。

    “這該死的風總會停的。”李德鑫說道。

    “我們現在仍舊在那些巡山羽妖的監視中,即便我們找到了簾樹,一樣會遭到它們的攻擊,假如你想把自己的性命寄托在風停,那你走你的路吧,我不會帶我的朋友們這樣冒險。”張小侯說道,他的語氣非常強硬。

    李德鑫對張小侯的這種態度極為不滿,正要駁斥時,許參謀卻急忙站在兩人之間,開口說道︰“那張軍將的意思是……我們現在有什麼辦法躲開這些娑風嗎?”

    “山路是不能走了,那些巡山羽妖和我們徹底杠上了,不死不休。現在還有一條道可以走,便是盧嶺裂谷。”張小侯說道。

    許參謀立刻拿出了圖紙查看了起來,他臉上露出了為難之色道︰“盧嶺裂谷蜿蜒曲折,抵達百拔山至少需要三天的時間,我們擔心那位軍司公子……”

    “那我們到這里分開吧,你們順著山道繼續走,我們走盧嶺裂谷。以現在這種狀況,你以為山路會好走?四天能夠抵達百拔山都不錯了。”張小侯說道。

    “這……”許參謀有些拿不定主意了,他目光看向李德鑫。

    “哼,還秦嶺少軍將,我看你也沒有什麼本事嘛,我們這一路上行走有你沒你有區別何在?”李德鑫趾高氣昂的說道。

    “你這人是有病吧,我從一開始就告訴過你,不要去招惹這些巡山小妖,秦嶺的小妖最為難纏,你卻非要跟他們廝殺,現在惹得我們連一個休息的地方都沒有,竟然還好意思指責到我頭上來??”張小侯一下子就怒了。

    張小侯其實算是好脾氣的了,可遇上這麼一個不講理的紫禁軍,他也真的受不了。

    也不知道這種人是怎麼踏入到現在這個級別,簡直拉低了整個華北軍部的智商!

    “李軍將,現在我們確實遇到了麻煩,不如就按照張少軍將的意思,走裂谷吧,裂谷如果可以減少娑風的影響,對我們也是好事,不然等抵達目標位置,我們連保護他的能力都沒有了。”凌菲這個時候開口了。

    李德鑫冷哼了一聲,態度是很不屑,卻還是道︰“你們怎麼說就怎麼辦吧!”

    李德鑫不再說話了,自己坐在了一邊,整個人被一股躁氣給籠罩著。

    趙滿延給凌菲豎了數拇指,開口道︰“還是你比較睿智。”

    凌菲對趙滿延這沒理由的奉承沒有半點反應,這時那位剛才與李德鑫殺出去的一位木炭臉軍人走了過來。

    木炭臉軍人看了一眼凌菲,隨後又笑著看向了趙滿延。

    “有什麼話就說,大男人扭扭捏捏的,像什麼樣子!”凌菲沒好氣的說道。

    “那個,趙兄弟,你剛才是怎麼幫凌長官止血的,這些巡山小妖完全不要命的攻擊,我沒有留神也被傷到了,傷口不大,就手指長,能不能麻煩趙兄弟幫我止血。”木炭臉軍人說道。

    “哦哦,我這個只治女不治男。”趙滿延回答道。

    凌菲轉過頭來,狠狠的瞪了一眼趙滿延。

    趙滿延馬上堆起了笑容道︰“開玩笑的,你哪里受傷了啊,我看你不是好好的嗎?”

    “那個……那個……是在這里。”木炭臉軍人有些難為情,但最後還是慢慢的將鼓鼓的方塊臀給轉了過來,宛如一位大媳婦的一點一點把捂在右邊屁|股上的手給挪開了露出了那個鮮紅的傷口。

    趙滿延整張臉一下子變成了鐵青色。

    一旁的凌菲瞥了一眼,本來剛才還繃著臉,一副軍人該有的嚴肅莊重樣子,等再看一眼趙滿延臉上那怪異到極點的表情,最後還是噗嗤笑出聲來……

    ……

    ……

    “猴子,他們去的那個百拔山離我們要找的誓言樹位置很近是嗎?”莫凡詢問道。

    “恩,百拔山其實很大,你們要去的地方也在百拔山。”張小侯點了點頭。

    “奇怪,那位他們要去救的人應該沒有那麼巧就在我們要去的地方,是不是那里除了誓言樹還有別的什麼?”莫凡說道。

    “百拔山是秦嶺最玄妙的地方了,大妖多數也居住在那里,能夠找到那里的也不是普通人。倒是這群紫禁軍人,實在行事有些魯莽,到最後也不知道是去救援還是去送命。”張小侯說道。

    “他們很焦慮。”這時阿帕絲慢悠悠的說了一句,一邊說還一邊修剪著她的漂亮的小指甲。

    “焦慮?估計是急著救那位軍司家人吧。”張小侯說道。

    “或許吧。”阿帕絲扔下這一句含含糊糊的話,便自顧自美了,那副漫不經心的態度,讓人猜不透她到底是要表達什麼。

    (今天更新不算遲,要高考的童鞋們,你們趕緊看了,趕緊睡覺明天好好考試哈,加油哦,一定要考上一個好的大學,有空調,有wifi,有漂亮小姐姐的~~想當年我就進了和尚廟……不然我也不會無聊到爆的自娛自樂的開始發表起小說來。媽的,學校小姐姐花枝招展,我能有那功夫潛心寫作???)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