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那家伙甚至帶著幾分神聖的光輝,在最初見到這樣一顆巍峨充滿純淨色彩的蒼天神木的時候,莫凡一度覺得這是大自然的一種饋贈,這樣的神木也是為了守護著什麼而存在的,但是,大自然其實什麼都沒有說,那一切的唯美與神聖都是人自己臆想出來的,它也根本不是為了什麼使命而存在著,它嚴格遵守著大自然的最核心法則,弱肉強食!

    “天冠紫椴神樹……真沒有想到,這魔鬼逃到了這里!”莫凡握緊了拳頭,目光死死的凝視著那坐落在一座高拔山上的天冠紫椴神樹。

    “那家伙不是被岩氏給殺了嗎,那不成在這羽妖天堂還有一株……”趙滿延說道。

    “它有九株干,岩氏和月蛾凰斬斷了八株,剩下最後一株。”莫凡說道。

    “難怪,這家伙看上去和真正的天冠紫椴神樹還是有一定的差距,原來只是九分之一。”趙滿延恍然大悟。

    不過,即便是九分之一,天冠紫椴神樹一樣巍峨無比,在這天堂之林中便是一顆矗立到了蒼木風層的神木,可以說是與那些大拔山齊頭並進,一同指向了雲天之中。

    “你們知道那是什麼?”張小侯也很是意外。莫凡和趙滿延明明是第一次來秦嶺,怎麼會知道這里的蒼木?

    那顆紫色的蒼木可是天堂之林里面的一顆主木了,連同其他十三顆蒼木組成了蒼木風層的主要支柱,它應該在這里存在了有很長的歲月了!

    “那家伙是一個魔鬼。”當下莫凡將在昆崳山的經歷給張小侯大致描述了一遍。

    听完莫凡昆崳山的經歷,張小侯臉上露出了駭然之色。

    “半年前我們到過這里,有另外一個小隊是從那紫色的神木位置試圖往上爬的,但沒多久他們就失去了聯系,我們到現在還沒有搞清楚他們究竟是怎麼死亡的。”張小侯沉著聲音說道。

    張小侯對那紫色的神木印象很深,現在知道了其真面目後,他立刻就聯想起之前一同抵達這里的那個小隊的遭遇……

    “十有**被這魔鬼給吃了。這魔鬼專門用鮮血來滋養自己,我記得它當初逃走的時候還沒有現在這麼壯碩,躲在秦嶺的這段時間里,它的根睫又不知道吸食了多少生命的養分,變得像現在這樣茂盛了。”莫凡說道。

    “這東西不能讓它存在在這個世界上,等它其他主株干生長出來之後,它很可能又會跑到人類城市附近,要沒有人識破它,不知道會有多少人成為它們的養料。”靈靈認真的說道。

    昆崳山的事情回想起來都覺得後怕,要不是岩氏這位半禁咒法師拼勁一切誅殺,不知道煙台一帶還會被這魔鬼拖拽到死亡深淵多少無辜生命!

    “莫凡,你不覺得有些蹊蹺嗎?怎麼就正好在這里遇到?”這時趙滿延一臉嚴肅的說道。

    “不是正好,而是這里恐怕就是這個天冠紫椴神樹的老巢,當年岩氏和姜夏他們大概就是在這里發現了天冠紫椴神樹,同時也帶回了審判會的誓言樹。”莫凡說道。

    “有道理!”趙滿延急忙點頭。

    靈靈撇了撇嘴,這不是再明顯不過的事情了嗎,還需要那麼認真的進行推斷。

    “但是那家伙不是那麼好對付的吧?”俞師師說道。

    天冠紫椴神樹即便是斷去了八株,其剩下一個主株實力一樣非常可怕,何況還要考慮這家伙身軀上棲息的那些羽妖生物。

    “要是紫禁軍的人還在的話,有他們協助我們分擔一些注意力,我們應該有希望把這天冠紫椴神樹給砍了!”莫凡說道。

    假如只是對付天冠紫椴神樹,以他們這群人的實力倒也可以勉強拼一拼,這天冠紫椴神樹是一個大禍害,不將它徹底殺死真得很難令人安心。

    而且,將它殺了,也算是了卻岩氏的一個遺願。

    “唉,要不算了,我們饒開這家伙,從別的蒼天古木往上爬吧?”趙滿延說道。

    眾人正犯難的時候,忽然旁邊出來了一陣細微的聲響。

    阿帕絲警覺性比較高,那雙眼楮一下子透著懾人的光輝,死死的盯著離大家有一百多米距離的藤叢。

    聲音是從里面發出來的,也正在靠近。

    忽然,一個木炭臉從里面鑽了出來,他無比警惕的掃視著附近,當他發現了就在不遠處的莫凡等人之後,臉上立刻露出了欣喜之色。

    “你們在這啊,真是太好了!”木炭臉軍人從藤叢里跳了出來,快步朝著他們走來。

    莫凡一陣疑惑,這紫禁軍法師怎麼又跑過來了,之前明明看到他們從另一個方向走了啊,說好的分道揚鑣呢?

    “你怎麼跑來了,你又是怎麼找到我們的?”趙滿延沒好氣的說道。

    “尋覓蹤跡是我比較擅長的一個本領。是這樣的,我們遇到了一點麻煩,希望幾位能幫我們擺脫困境。”木炭臉軍人說道。

    “開得什麼玩笑,我們不收一分錢的把你們帶到了這里,你們的頭跟我們說一句謝謝都和要他命一樣,現在還指望我們幫你們?”趙滿延說道。

    “發生什麼事了?”莫凡問道。

    “是這樣,我們凌菲長官救人心切,驚擾了一群冰空翼鳥,這導致我們的人被困在了一棵大樹洞里面。冰空翼鳥們不斷的使用凍結之術,想要將我們直接冰封在那顆大樹身軀里……我是利用暗影系能力逃了出來。”木炭臉軍人說道。

    “你們對秦嶺一點都不了解,行事還這麼魯莽自大,遲早會落得這樣一個下場的。那些冰空翼鳥可不是什麼善類,我們還有別的事情要做,還是讓你們李德鑫軍少將自己想辦法吧。”張小侯說道。

    “張軍將……”木炭臉軍人沒有想到張小侯回絕得這麼干脆。

    “你們找到你們要救的人了嗎?”莫凡問道。

    “找到了,可眼下……”木炭臉軍人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他明顯不擅長言辭。其實這一路上木炭臉軍人也覺得李德鑫挺過分的。

    “我們跟你們過去,但這次我們是搭上我們自己去救援你們,等你們安全後,我希望你們也能夠幫我們做一件事。”莫凡對木炭臉軍人說道。

    說曹操曹操就到,莫凡也沒有想到自己正在想念這群紫禁軍成員的時候,他們就出現了。

    其實莫凡也知道,以張小侯的性格,見死不救這種事情是不會做的,何況同為軍人……

    不過,既然要出手,那怎麼也得討點好處!

    有這群紫禁軍的高手們在,就有希望把天冠紫椴神樹的最後一條命根子也給它娘的閹了!!

    “沒問題,沒問題,出門在外互相幫助是應該的!”木炭臉軍人馬上回答道。

    ……

    木炭臉軍人在前面帶路,這家伙的身手確實很不錯,穿梭在這復雜的密林藤海中,一不留神便會找尋不到他的蹤影。

    “俞師師,這天冠紫椴神樹和你的月蛾凰不是關系也很大嗎?”莫凡想起了這件事情,不由的問道。

    “如果能夠把天冠紫椴神樹殺了,取走紫椴神葉,月蠶可以跳過化蛹,直接成蛾。”俞師師說道。

    上一代月蛾凰和天冠紫椴神樹可是宿敵,俞師師的性命可就是月蛾凰給了,如果能夠幫它報了上一個輪回的仇,俞師師自然也會安心很多,而且,天冠紫椴神樹的紫椴神葉對月蠶來說是大滋補,比月桑葉強了上千倍!

    “那這小家伙不是直接變成成年圖騰了??”莫凡很是意外的說道。

    “應該離最強的月蛾凰還差了一個形態,只能夠稱之為小月蛾凰。”俞師師說道。

    “也很不錯了,好歹是君主吧?”莫凡道。

    “嗯。”俞師師點了點頭。

    “那我們凡雪山就擁有了君主級的守護圖騰了!”莫凡忽然興奮了起來。

    放眼那麼多大小城市,除了杭州有玄蛇之坐鎮,又還有什麼地方會有圖騰保在守護呢?

    俞師師是徹底扎根凡雪山了,那她的月蛾凰當然也把凡雪山當做自己的家園……

    “宰了!這天冠紫椴神樹一定要宰了,乘它病要它命!”

    天冠紫椴神樹已經被岩氏給重創,現在是這個偽裝魔鬼最脆弱的時候,從它到了這里一些枝葉重新生長出來的情況來看,天冠紫椴神樹是可以恢復元氣的。

    等它恢復到九株干,再想要殺它就沒有可能了!

    因此,必須在這里將天冠紫椴神樹給滅了,這家伙肯定全身都是寶!!!

    沒準沒有找到誓言樹,就從這家伙這里得到了可以沖擊超階的好東東。

    “就在前面了。”木炭臉軍人說道。

    莫凡還在想著天冠紫椴神樹的事情,回過神的時候才發現這一片植被徹底被層層厚厚冰霜給凍結著,從外面透進來的風都是一陣刺骨之意。

    “數量很多。”阿帕絲提醒了莫凡一句。

    莫凡目光轉向了張小侯,想知道張小侯這里有什麼解決辦法。

    “冰空翼鳥群體出沒的時候,都有一只鳥頭領的,我去把冰空翼鳥的頭領給引開,你們趁機逃走,別和它們糾纏就好。”張小侯說道。

    (卡文了,卡殼了很久~~~~~有的時候,確實不是不想早點更新,實在是一整個白天對著電腦卻寫不出幾個字來,我比你們還急還難過的。)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