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噗噠噗噠噗噠~~~~~~~”

    小月蛾凰懸停在天冠紫椴神樹的樹口處,凝視著這個帶給它悲慘歲月的這個魔鬼。

    岩氏白發蒼蒼的悔恨。

    上個輪回月蛾凰藏在深山中的孤獨。

    那份直到雙方走到生命盡頭才化開的誤解……

    但時間不會倒流,回不到曾經!

    唯有將這魔鬼之樹給徹底消滅,否則上一代月蛾凰與岩氏游蕩的魂,永遠無法得到真正的安息!

    “?!!!!!!”

    天冠紫椴神樹再一次撕裂開了那魔口,在宣泄著無盡的憤怒!

    小月蛾凰忽然猛的振翅,光輝閃爍的身軀劃過了一個絢麗的軌跡,直接鑽入到了天冠紫椴神樹的魔口之中。

    天冠紫椴神樹此時卻流露出了至深的恐懼,它瘋狂的扭動著龐大的樹軀,想要將小月蛾凰從魔口中吐出來,可它根本奈何不了小月蛾凰這種特殊的生靈……

    沒有了紫椴神葉,天冠紫椴神樹軀干本就嚴重潰裂開,再加上莫凡等人的不斷攻擊,它很多地方已經殘破不堪。

    隨著小月蛾凰的鑽入,一縷縷聖潔月光從里面透射出,天冠紫椴神樹身體內部其實腐爛無比、血腥濃郁,就像一根根吸血之管,好讓外面的樹干呈現精美的紫色,好讓那些葉片更加鮮艷茂盛,而月蛾凰卻擁有對這些腐朽、敗血有著極強的淨化之力!

    它身體內部的那些腐朽受到這樣的淨化,便意味著它整個艷麗強壯的軀殼也無法支撐了,那些裂痕越來越大,透射出來的光也越來越強!!

    “ !! !!! !!!!! !!!!!!!”

    一段又一段,天冠紫椴神樹正在這種淨化之光中崩垮,從主樹干位置到那數十根分主干,再到那數百數千的枝干,最後到那近萬的枝條、葉片!

    這些靠著吃肉喝血得來的絢麗紫色與鮮艷外衣在淨化之光中一點一點的化作了紫色的灰燼,娑風卷來,它們像一縷縷紫色的燼紗在天空中慢慢的消散,慢慢的遠去……

    拔山上,莫凡仰著頭,看著這顆魔鬼樹的消亡,終于長長的吐了一口氣。

    終于還是將它消滅了,上個輪回的月蛾凰在拼死擊殺這個魔鬼的過程中與岩氏一同泯滅,新的月蛾凰在這個魔鬼的消亡中獲得了新生,這應該也算得上圓滿了!

    “莫凡,葉子,那些葉子!”就在這時,趙滿延不停的提醒著莫凡。

    “什麼葉……哇,發財了!”

    莫凡剛才注意力全在小月蛾凰的光輝上,卻沒有發現天冠紫椴神樹消亡的過程中不斷有紫金色的葉子飄落下來,這些紫金色的葉子雖然沒有紫椴神葉那麼稀有珍貴,但昆崳山那邊可是有個企業高價在收集,一片至少十萬,那麼現在從天空中飄落下來的就是一張張鈔票!!!

    莫凡和趙滿延都是見錢眼開的,兩人在其他人還在發蒙的時候就開始瘋狂的收集,戰斗的時候都不見他們動作有如此敏捷。

    沒多久,莫凡已經收集了快一麻袋,趙滿延那邊也收獲甚多,兩人大致估算了一下,他們都可以做紫椴葉的批發商了,輕輕松松億萬富!

    “快看看,還有沒有什麼好東西!”莫凡說道。

    趙滿延當然在找,這樣一個天冠魔鬼,即便只是九分之一的身軀那也渾身都是寶物……

    “噗噠~噗噠~噗噠~~~~~”

    光芒最盛的位置,小月蛾凰輕緩的拍打著翅膀飛了過來,它那縴細如須的手上正捧著一個紫色泛著鮮紅光暈的果實,它將這顆果實遞給了見錢眼開的莫凡。

    不管怎麼說,堅決要殺這顆樹的人是莫凡,小月蛾凰明顯還知道報答,把這顆小果實主動送給了莫凡。

    莫凡拿著這個果實,說實話這東西看上去更像是一顆大大的鮮紅心髒,哪有果實會帶著心髒一般的跳動的。

    “這是什麼?”莫凡詢問道。

    小月蛾凰發出了很細微的聲音,像一陣清風吹過耳邊。

    莫凡听不懂,叫來了阿帕絲。

    阿帕絲翻了一個白眼道︰“我又不懂這種生物的語言!”

    “小炎姬,你來。”

    小炎姬站在莫凡肩膀上,那雙大大的眼楮看著小月蛾凰,小月蛾凰也瞪著一個圓溜溜的大眼楮……

    過了有幾分鐘,兩個家伙一聲未吭,宛如在相互比萌!

    “這是紫椴果實,里面承載著的其實是那些被天冠紫椴神樹殺死過的生靈的怨念,小月蛾凰覺得你應該能夠處理它。”俞師師終于站出來做了一下翻譯。

    “什麼意思?這種怨念囤積的東西給拿給我,我這里又不是冤魂收攏所!”莫凡不滿的說道。

    “莫凡,珠子。”靈靈扯了扯莫凡衣角,提醒他道。

    “什麼珠子,小月蛾凰什麼意思啊,憑什麼把這種邪惡能量的果實……咦……”莫凡說著說著忽然間想起了什麼。

    他低頭一看,發現自己藏在身上的凝華邪珠正在發出一種幾乎要爆開來的光輝,恨不得將莫凡手上的那個紫椴果實給一口吞吃了……

    對啊,這東西可以用來充盈凝華邪珠!!

    凝華邪珠要是會脾氣的話,估計都要跳起來砸莫凡的腦門了,它就是吸收各種天地邪氣的專家,這種里面蘊藏幾萬噸戾氣的果實不就是它最美妙的食物嗎!!

    “來來來,歸你了,歸你了。”莫凡心中一喜,急忙將這紫椴果實給凝華邪珠。

    放在凝華邪珠旁邊,紫椴果實那泛著光暈的鮮紅正在明顯弱化,看上去就像一縷縷輸送鮮活血液的脈絡,從紫椴果實這里到凝華邪珠中,這個過程紫椴果實不斷的干癟。

    很快,凝華邪珠吸納了果實里的所有能量,吃飽了的它很快安靜下去了,想來這股戾氣它是需要一些時間去消化的。

    凝華邪珠現在心滿意足了,但隔壁的小泥鰍墜就不開心了,發出了輕微的顫抖向莫凡表示抗議。

    小泥鰍對這種果實不感興趣,它要真需要這種果實,哪還能等凝華邪珠吸收,不等莫凡問那些弱智問題小泥鰍已經把果實榨干了,它抗議是抗議莫凡到現在還沒有找到它需要的糧食!!

    “別急,別急,我們很快就找到誓言樹了,人家小月蛾凰還小,給不了你圖騰之力,但誓言樹的那個神鹿一定是老神鹿,奶水很足,肯定能讓你吃個飽!”莫凡這樣安撫道。

    小泥鰍也比較好哄騙的,相信了莫凡一定可以找到誓言樹和神鹿,很快就安靜了下去。

    “話說起來,你們沒覺得羽妖們都在盯著我們嗎?”凌菲忽然開口說道。

    天冠紫椴神樹很龐大,連著百拔山的話,他們所在的這里就像是一座植物茂密的山峰,那些飛翔在空中的羽妖們只能夠看到魔法光輝在不斷閃耀,倒無法完全看清這里的人。

    可等天冠紫椴神樹徹底瓦解,他們這群人就等于站在一個光禿禿的山峰上了,所有人直接暴露在了羽妖們的視線里,那些銳利的目光多如漫天冷星,更感覺是被成千上萬的冷矢指著,冷汗不由的從脖後滑落了下來。

    “他們這不會是要攻擊我們吧,我們可是幫它們做了一件好事,給它們消滅了這樣一個潛藏隱患,怎麼可以這樣翻臉不認人呢?”趙滿延有些心慌的說道。

    “戾!!!”

    “戾戾!!!!!!!”

    噪耳的啼叫聲不斷的響了起來,張小侯目光尋去,正發現羽妖群中有一大片巡山羽妖,它們正非常努力的飛到這個高度來,並且圍繞著一頭全身被灰色鋼羽的大羽妖,宛如一群小妖正向它們的大王打報告。

    “糟了!”張小侯心髒劇烈的跳動了一下。

    “又是這些家伙!!”李德鑫一看到巡山羽妖們就來氣。

    “那是磨山羽君,是所有巡山羽妖的主人,那些巡山羽妖認出了我們……我們來的時候殺了不少它們同伴。”張小侯說道。

    “這些羽妖怎麼這麼記仇啊,而且它們憑什麼肯定就是我們,難不成它們也有人臉識別系統?”趙滿延說道。

    “我們身上有巡山羽妖的血氣息……該死,本來我們到這個高度,巡山羽妖是不可能出現的,它們沒有上到這里的資格,但現在是羽妖盛典,空中的等階管制被取消了,有一些被我們攻擊過的巡山羽妖也飛到了這個空層來了!”張小侯說道。

    灰黑色鋼羽大妖揮動著翅膀,那一大群巡山羽妖便如同黑壓壓的蝙蝠團,簇擁著磨山羽君往這里靠近!

    磨山羽君氣勢磅礡,完全就是一座灰黑色的小山在空中漂浮,沒多久它就出現在了眾人的上方,帶著一種審視的威嚴姿態凝視著他們這群人類。

    “它不會想找我們打架吧,如果就它對我們有意見的話,我們可以聯手將它滅了。”莫凡已經準備好了接下去的戰斗。

    “凡哥,別沖動,這家伙就是秦嶺治安官,它要覺得我們是一群對秦嶺存在威脅的人類,將這個信息通告給羽皇,我們就會被這一整片天空的羽妖攻擊……”張小侯說道。

    “那怎麼辦!”莫凡也有些慌了。

    被所有羽妖攻擊……凝華邪珠應該沒有完全充盈吧??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