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趙滿延心里格外的不爽,為什麼莫凡和穆白兩個人都觸踫到超階了,自己卻還要在高階領域里徘徊,這讓他以後三個人再去逛窯子,拿什麼資本跟那些妖嬈的小姐姐吹牛b?

    不過,木魚器皿確實對神鹿之角沒有任何的興趣,大概是因為霸下是海洋圖騰,對這種在空中的生物是不兼容的吧!

    那麼他需要的圖騰力量在哪里呢??

    趙滿延思考之時,莫凡已經將神鹿之角給笑納了,反正放在空間手鐲里,小泥鰍也會慢慢的將神鹿之角中的圖騰力量給吸走、消化。

    這下,小泥鰍是徹底滿足了,而且莫凡發現神鹿之角的圖騰之力是相當對它胃口的,當初月蛾凰贈予的圖騰之力似乎都沒有這個純正濃厚。

    這翻山越嶺,還差點就上了天,終于是有了回報了,莫凡整個人心情一下子飛躍了起來。

    小泥鰍的能量吞噬並沒有讓莫凡失望,很快莫凡就感覺到了小泥鰍在反哺一些可以讓自己晉升到超階的能量給自己。

    “你先保存著,我現在還沒法安定下來修煉。”莫凡見小泥鰍這麼義氣,也急忙告訴它不需要這麼著急。

    得到了這股神鹿的圖騰之力,莫凡接下去閉關修煉一段時間,跨入超階應該不成問題了。

    “呼呼呼呼呼~~~~~~~~~~~~~”

    冰冷的娑風打來,那泛著彩色的葉裙劇烈的擺動了起來。蔣少絮抬起頭往更高處望去,然後指著誓言樹的更高點道︰“它們還在繼續往上飛,我們不追上去嗎?”

    “小月蛾凰的體質可能支撐不住這種冷娑風。”俞師師道。

    俞師師也希望小月蛾凰能夠飛到更高的地方,可小月蛾凰的體格是沒有銀色穹主它們健壯的,這里大概是小月蛾凰的極限了,再往上飛的話很容易就會被凍死在冷空之中。

    而且,不僅小月蛾凰承受不住,他們這些人也不可能抵抗得了那種高空極寒的穿透!

    “但願其他幾只大羽妖強勢一些,將銀色穹主給干掉。”張小侯說道。

    “銀色穹主的實力在君主級里面也算很強的了,羽皇之爭,我們無能為力的,就看老天保佑不保佑我們華夏了,別讓秦嶺再多出一場禍端。”蔣少絮開口說道。

    “有您父親在,秦嶺即便被銀色穹主接管了,也保證不會威脅到中原任何一座城市!”李德鑫對蔣少絮說道。

    “現在局勢這麼嚴峻,能少一些威脅自然是最好不過了。”蔣少絮說道。

    張小侯一直仰著頭,目光注視著那些順著誓言樹一直繼續朝著更高處飛去的幾只大羽妖,還有那個強勢無比的銀色的身影。

    雖然圖騰玄蛇可以將銀色穹主打得毫無脾氣,但這個君主在他們面前還是一個強大無敵的存在,他們這群人要敢真的挑釁銀色穹主,多半是要全軍覆沒。

    張小侯暗暗咬牙,假如自己的修為再高一些,他無論如何都要再沖上去殺的,哪怕只是干擾銀色穹主爭奪羽皇之位也好。他比誰都清楚,羽皇之位落到了銀色穹主身上的可怕後果。

    莫凡自然知道張小侯心里在想什麼,他拍了拍張小侯肩膀道︰“就算了吧,等以後再擔當起這種重任,以你現在的修為,再加上軍方的重點培養,就算是銀色穹主成為了秦嶺羽皇,你有能力與它對抗的那一天也不會太遠。”

    張小侯點了點頭,他明白莫凡的意思,現在強行沖上去無非是送死,能夠做到的,自然會奮不顧身,而無法做到的,就只有任它發展,再不甘心也要沉得住氣,得對自己的未來有絕對的信心。

    “誓言樹上有一些比較稀有的果實,我讓小月蛾凰摘給你們,聖瀑我們是沒有希望看見了,帶一點我們抵達過這個高度的證明吧。”俞師師說道。

    誓言樹就像小月蛾凰的老家一樣,它對這里的一切都非常熟悉。

    而誓言樹上也棲息著一些非常特殊的生靈,它們躲在那些彩色的樹葉後面,警惕的打量著這群外來者,不過有月蛾凰在,它們並沒有直接發動攻擊。

    小月蛾凰摘了一些果實,分給了前來這里的每個人一個。

    “這東西有什麼用啊?”凌菲問道。

    “這個果實好像因人而異的,帶回去直接吃就好了,算是誓言樹對那些能夠觸踫到它的生靈的一種饋贈,只不過每個生靈一生只能夠吃一個誓言樹的果實,接下去無論再吃多少,都不會有任何效果的,反而可能造成一些不良的影響。”俞師師說道。

    “誓言樹果實的效果有點類似于帕特農神廟的神印禮贊,你們可好好珍惜,這東西也就我們正好敢上羽族盛典沖到了這個高度才有的……”這時蔣少絮開口說道。

    “真的假的,相當于神印禮贊??”莫凡和趙滿延同時眼楮大亮了起來。

    “嗯,是一種永久祝福,就是不知道威力能不能達到神印禮贊的那種程度了,可能只是小幅度的永久提升吧。”蔣少絮說道。

    “這麼神奇嗎,小月蛾凰,我這里有個籮筐,麻煩你幫我裝滿這種果子。”莫凡非常不要臉的對小月蛾凰說道。

    “你把誓言果實當飯吃嗎!”俞師師沒好氣的道。

    “我多拿一些送人啊,而且這東西放競拍會里賣,怎麼也得市區一大棟樓才賣吧?”莫凡說道。

    “莫凡,剛才人家就說了,誓言樹只會贈予那些到過這里的生靈,沒有到過的,它是不會給的。”靈靈說道。

    “哦哦,也是。”莫凡感到一陣可惜,但忽然間想起蔣少絮那些話,不禁有些好奇了起來,開口問道,“蔣少絮,你跟我們一樣才剛到這個高度,你怎麼知道這些的?”

    “我哥游歷手札上有寫著,所以我才來的。”蔣少絮說道。

    “蔣少軍也到過這上面嗎??”

    “嗯,我現在就在沿著他走過的路感受他的氣息,能全部走完的話,我想我就可以和他真正道別了。”蔣少絮笑了笑道。
最近更新小說